1995年11月的一天,时任司法部部长肖扬同志找我谈话。大意是“法制日报既是政法机关的喉舌,也是我国民主法制建设的舆论宣传阵地。>>详情
​《法治日报》的40年,与中国改革开放“同步”且“同龄”,它伴随、见证、记录着中国法治政府建设的40年。我先从40年间,中国法治进程中的行政立法开始说起。>>详情
我与《法治日报》的初识是一场美丽的邂逅。>>详情
我是一名基层司法行政工作者,今年是我从事司法行政新闻宣传工作第8个年头。不论何时何地,我的办公桌上都少不了一份《法治日报》,每当翻开新鲜出炉、墨香四溢的报纸,就好似与一位相知多年的老友交流心得,亦如同向一位充满智慧的长者汲取养分。>>详情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转眼又是一年时间。>>详情
7月7日,北京迎来难得的好天气,受疫情的影响,今年高考较往年推迟了一个月,这也是自2003年以来首次在7月举行的全国高考。我一大早便只身来到北京市最大考点——位于海淀区的北京市中关村中学。这是我作为《法人》正式记者,第一次到现场进行实地采访。>>详情
“每天阅读《法治日报》,使我的法律知识越来越丰富”“我们对社会治理的探索灵感就是来自你们的报道”……>>详情
8月1日,是 《法治日报》 40岁生日。这40年,与中国改革开放同步、与民主法治建设同步,我有幸参与其中。从2010年到法治日报社浙江记者站实习、2012年正式入职至今,我个人也经历了从三十而立到四十不惑的关键10年。>>详情
2019年6月,中华环保世纪行正式启动,我跟随采访团首站来到青海。主办方给的行程非常紧凑,5天时间去3个地市,而且在玉树的两天,要去三江源的源头,一站是万里长江第一湾,另一站是澜沧江上游。>>详情
我 2013年1月到法治日报总编室担任编辑。总编室是报纸出版的“总闸门”,总编室编辑长期上夜班,可以说是报纸出版的“守夜人”。>>详情
2005 年,我从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博士毕业,进入法治日报社,开始了我的法制记者生涯。我自诩既是一名法律人,也是一名媒体人。>>详情
今年是《法治日报》创刊40周年。对一家报纸来说,40年不长;但对一个报人,基本就是一生。我1986年入职法制日报社,2011年退休,在报社工作25年。退休后也还是报社的人吧,前后算起来35年。回顾以往,我深感欣慰。因为,我供职期间,正赶上法制日报社的“辉煌时期”。>>详情
与改革同行,与法治共进。《法治日报》创刊于中国改革开放开启的重要年代,成长于依法治国和社会主义民主法治建设的伟大历程,记录了时代的进步,留存了历史的记忆。从人民大会堂到祖国边疆,从繁华的都市到偏远的乡村,从香港回归到西部万里行,从1998年抗洪到2008年汶川地震,处处都留下记者的足迹;无论是国家的法治大计,还是老百姓的点滴诉求,他们从不缺席。40年的执着,40年的拼搏,他们的努力和进步,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肯定,受到了民众的称赞。本期 《法人》杂志选取部分珍贵镜头,重现那些激动人心的瞬间,重温那段难以忘怀的美好时光。>>详情
开车从北京东四环下来,穿过霄云桥下的辅路,便拐进了一条僻静的小路。小路的一侧是条小河,河边长满开花的树。春天,满树的玫红色花朵飘落,覆盖了路面,车辆犹如在花雨中行驶,让开车经过的人不忍心踩油门;而冬天,如果赶上下雪,雪地上的车辙便会伸向小路的尽头。尽头处,便是花家地南街。>>详情
​这是一个眨眨眼睛都会变了模样的纷繁世界;这是一个不断快速更新的庞大系统;这是一个超越传统的“智”变时代。>>详情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