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健康 | 知名药企被曝腐败窝案,多家药企高管被查
2024-05-11 18:16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韦香惠

中新网北京5月11日电(韦香惠)医药反腐还在持续发力中。从企业端来看,据中新健康不完全统计,2024年以来,官方通报被查的医药企业高管人数至少已有14位。仅最近一个月,就有5位医药企业高管被查。

多家药企爆发腐败窝案

专家提醒关注高管人事动向

8日晚,据经济观察网报道,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白药”)爆发窝案,原董事长王明辉、原首席运营官兼高级副总裁尹品耀等5位公司曾任高管,从2023年年初至2024年年初,因涉及同一事项先后被纪委监委部门带走调查。

对于这一消息,云南白药方面向媒体回复,公司没有收到过任何这方面的信息,上市公司都是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信息披露的。

中新健康注意到,贪腐窝案在药企当中频频发生,引发广泛关注。比如,去年,上海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医药”)曾发生过不小的“人事地震”,在短短3个月时间内,6名高管先后被查。

今年5月初,上海检察机关对上海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原总裁周军涉嫌贪污、受贿案提起公诉。公开资料显示,上海医药是上海实业旗下的医药公司。2016年9月,周军任上海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裁;2016年10月至2023年11月18日,任上海医药的董事长。

另外,今年4月16日,中国通用技术(集团)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纪检监察组也宣布中国医药健康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所属湖北通用药业有限公司两位前高管被查消息。分别是,湖北通用药业有限公司原财务总监代旭辉和湖北通用药业有限公司原总经理王建。

专注药企合规领域的北京至瑾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岑岩向中新健康分析,药企窝案与医药行业经营模式密切相关。行贿行为往往由个人上升至公司甚至集团层面,形成一条自上而下或自下而上的链条,增加了发现窝案的可能性。同时,受贿方通常涉及医院管理层如院长、副院长,以及医生、药师委员会成员等,他们在药品进入医院及增加用量的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从而形成了围绕药品的一系列腐败事件。

在被查的药企高管中,有一部分先前已经离开原公司。比如,4月29日,海正药业(600267.SZ)发布公告称,收到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函告,公司前董事、前总裁李琰 2019 年至 2022年期间在公司代理业务中涉嫌贪污罪、职务侵占罪、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目前相关部门正在调查过程中。这距离李琰从海正药业辞职才1年左右时间。

李岑岩提醒,受医药反腐影响,医药企业高层的任免不再仅仅是公司内部事务,它反映了企业面临的合规风险及市场环境的变化。这种人事变动不仅关系到公司的日常运营和战略调整,还可能预示着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和潜在挑战。

严查商业贿赂

行贿犯罪或成近期反腐重点

中新健康注意到,近期在这些被查的药企高管中,有多人涉嫌行贿犯罪。去年8月,各省市相继公开征集医药领域商业贿赂的举报线索,范围涉及药企、经销商、医疗机构以及相关工作人员的所有违法行为,截止时间大多定在2024年6月。业内普遍认为,近期,医药反腐的工作重点或将落实在惩治行贿犯罪上。

4月28日,慧心医疗(广东)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梁小兵就被通报涉嫌行贿犯罪,目前正接受珠海市监委监察调查。

在医药行业当中,为行贿铤而走险虚开套现是沉疴顽疾。4月23日,新三板挂牌公司辽宁百丰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丰医药”,872260.NQ)披露,2023年该公司3名高管因涉嫌虚开发票罪被刑事拘留,涉及百丰医药4家子公司。目前该案件正在审理过程中。

为了严打商业贿赂,2020年9月,国家医保局印发《关于建立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的指导意见》,要求各地于2020年底前建立并实施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价格招采信用评级主要依据行贿金额、不正当价格行为、扰乱集中采购秩序等严重程度进行确定。比如,单笔行贿1万元以上为“一般”,单笔行贿10万元以上为“中等”,单笔行贿30万元以上为“严重”,单笔行贿200万元以上为“特别严重”。

根据医药企业信用评级,可采取提醒告诫、提示风险、披露失信信息,直至限制或中止该企业涉案或全部药品医用耗材挂网、投标或配送资格等处置措施。比如,对“严重”评级企业,采取取消涉案产品挂网和配送资格等处置措施;对“特别严重”评级企业,采取取消其所有产品挂网和配送资格等处置措施。

4月30日,国家医保局最新发布的《价格招采信用评价“特别严重”和“严重”失信评定结果(第9期)》显示,截至2024年3月31日,有4家医药企业被评级为“特别严重”,21家医药企业被评为“严重”失信。

价格招采信用评价“特别严重”和“严重”失信评定结果(第9期)图片来源:国家医保局官网

反腐成效显现

药企进一步管控销售费用

值得关注的是,医药反腐已有成效显现。据经济参考报5月7日报道,截至发稿,A股493家医药生物企业中,除普利制药外,其余492家均已披露2023年年报。同花顺数据显示,223家药企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下降。

中新健康还注意到,在医药反腐高压态势之下,不少药企着力转型改变营销模式,对销售费用率进行管控。

例如,在医药反腐开始的下半年,上海医药下半年销售费用骤降至61.69亿元,较2022年同期下降了13.15亿元,在下半年大幅度缩减后,上海医药2023年的销售费用同比减少2.64%。

上海医药在业绩说明会上对销售费用管控措施回应时就表示,2023年下半年开始,管理层就坚决对于营销模式进行了有效的调整和优化,自营终端能力得到很大改善及提高。预计在营销模式优化的过程中,2024年的销售费用率将得到进一步的管控。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医药反腐对销售费用率下降起到的作用可能是一时的,真正促使药企降费还是需要加强研发能力,提升内功。(完)

编辑:刘晓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