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正文

国土局违约致富翁成“老赖” 哪能这样坑民企

2018-12-04 14:52:00  来源:新京报  评论:0

资料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31岁的民营企业家王昆在拍得一块地皮之后,因为当地政府的一再违约失信,从亿万富翁沦为了“老赖”。

2011年4月,王昆通过所在的地产公司以1.24亿元土地出让金,从营口市国土资源局拍到一块土地。然而,直到如今,7年多过去了,这块土地还没有完成拆迁及交付工作。王昆提起仲裁后,2015年9月,营口仲裁委做出“终局裁决”:国土资源局退回土地出让金,并向其公司支付每日0.06‰(原合同约定为每日1%)的违约金。但国土局拒不执行生效的仲裁,又向营口市中院申请撤销裁决,中院一度驳回申请,不到一个月之后,即2016年1月19日,营口市中院又“书面”通知营口仲裁委重新仲裁。

经历了漫长的2年9个多月之后,营口仲裁委第二次裁决,违约赔偿却从每日0.06‰,改为了人民银行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政府要少向王昆赔大概7000万元,这意味着整个项目王昆将净亏1.3亿元。

从营口这起案件可以看出,当地有关部门的某些行为简直称得上视法律为无物。一方面,当地政府部门一错再错,无视契约精神和诚信原则,不尊重仲裁的司法既判力;另一方面,有关法院和仲裁机关也一味“胳膊肘往里拐”,迁就当地政府部门的违约行为。总体而言,其违法违规行为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则,政府进行土地招拍挂,拿了土地出让金就应该出让土地,完成土地拆迁工作。但西市区政府两次承诺,两次违约。消费者买房,开发商不给房,可以找消协撑腰;但是土地的一级供应者——地方政府不按合同办事,找谁主持公道?

二则,按我国《仲裁法》和《民事诉讼法》规定,我国的仲裁是实行“一裁终局”制度,仲裁委员会作出的仲裁,就应该立即执行,不履行仲裁就是“老赖”,不存在向法院上诉这个环节。2015年作出仲裁之后,当地政府却没有执行,反而是去申请撤销仲裁。

为了保障仲裁终局性的权威,最高法明确规定,只有针对证据伪造等严重违法行为,才可以撤销原仲裁。但是营口市中院却以违约金过高为由,撤销了第一次仲裁,这难言合理。

三则,营口仲裁委两次仲裁,一退再退,完全无视当地政府的违约行为,无视民事法律“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原则,将合同中白纸黑字写的每天1%的违约金,生生降成了按照银行的同期利率支付违约金,导致开发商在付出土地出让金,等了7年之后,既拿不到土地,又拿不到全额的赔偿金。

王昆一家之前是亿万富翁,却因为竞拍这块地皮,债台高筑,自己成为“老赖”。地方政府的失信违约行为,可以说给这位民企负责人带来了巨大的痛苦。

保护民营企业,需要把法律赋予民营企业的权利不打折扣地交给民营企业,把政府与民营企业签订的合同执行到位;政府违约了,就该按白纸黑字的合同违约规定承担违约责任。

“一处失信,处处受限”,当有些政府部门失信,更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营口当地政府却是一再失信、违约、不执行已经生效的法律文书,这本身就构成了老赖行为。

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做出了掷地有声的承诺:“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之后最高法副院长江必新也发了话:“绝不能单纯以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维护公共利益等为由,置民营企业和企业家的正当诉求于不顾,损害其合法权益。”

保护民营企业是需要拿出动作和态度的,希望当地能以此案的纠正,立木取信于民营企业家,促进民营企业健康有序发展。新京报

  稿件编审:阮加文   编辑:新媒体部

今日推荐

同仁堂蜂蜜事件击穿品牌责任底线

12月15日晚,江苏电视台城市频道《零距离》栏目播出了关于盐城金蜂食品科技有限公司涉嫌违规生产食品蜂蜜的相关报道,为此,北京同仁堂发表相关声明表示,相关产品已全部封存,未流向市场。...[详细]

司法拍卖成交后被撤销,若非“内定

据扬子晚报报道,金先生今年7月份参加盱眙县人民法院的一场司法拍卖,最终以526万元、高于拍卖价1万元拍得位于盱眙的一处厂房。让金先生意外的是,一个小时后,他接到一个神秘电话,电话那头...[详细]

“最多跑一次”为何变成了“再多跑

近年来,浙江省最多跑一次改革如火如荼、轰轰烈烈,已成为全省上下改变干部作风、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主抓手。在此大背景下,浙江乐清市却出了咄咄怪事:市民陈正辉三年跑了一百多趟而一证难求,以...[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