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正文

“最多跑一次”为何变成了“再多跑一次”

2018-11-26 09:13:49  来源:法制日报  评论:0

近年来,浙江省“最多跑一次”改革如火如荼、轰轰烈烈,已成为全省上下改变干部作风、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主抓手。在此大背景下,浙江乐清市却出了咄咄怪事:市民陈正辉三年跑了一百多趟而一证难求,以致感叹:省里说的“最多跑一次”,我遭遇的是“再多跑一次”。

“最多跑一次”与“再多跑一次”,发声相近而旨趣迥异。“最多跑一次”为何变成了“再多跑一次”?令人感叹,发人深思。

不难看出,乐清市住建规划局虹桥管理所原所长瞿康胜在其中起了“大作用”。这位瞿所长,执法严格起来很严格,让乐清市测绘院去陈正辉家测量了四次,还说“我就不相信你家建房没有违章。”宽大起来很宽大,对温州市人大代表周明明在农保田里建别墅违法行为视而不见、无动于衷。随意起来很随意,同样是超面积、超高度,对面积超200多平方米、高度超4.31米的,认为其基本符合规划补办条件;而对面积超22.97平方米、高度超1.6米的陈正辉家,就是卡着不办,谁也拿他没办法。在瞿所长那里,执法似乎就是拉橡皮筋,是松是紧,是宽是严,他随意拉,说了算。

瞿康胜为何力挺周明明而百般刁难陈正辉,个中原因有待细查。令人震惊的是,如此这般,他的行为却得到了乐清市规划建设局领导和同事们的默许、支持,甚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惜公开撒谎:“我们没有接到虹桥执法中队关于陈正辉家建筑处置的征询意见函。”

或许在他们看来,“最多跑一次”改革离他们很远,陈正辉无权无势,非亲非故,可漠然视之,而瞿康胜毕竟是同事,抬头不见低头见,于是,明哲保身、好人主义、办事拖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护犊子等衙门陋习在这一问题上集中大爆发,导致陈正辉们办证无路、告状无门,“最多跑一次”变成了“再多跑一次”。

在乐清,仅虹桥镇一地,每年约有200来户建房户被市规划建设局认定为不符合规划补办条件而退件,不予罚款,也领不了不动产证,成为“黑房”。严格执行《城乡规划法》《浙江省城乡规划条例》固然没错,但必须指出的是,这些法律法规都作出了明确规定,规划主管部门对正在建设中的违法建筑负有巡查、监管、制止、拆除职责,乐清市规划执法部门为何不在农民当初违法建房时就出手制止,而非要等房子建成了再予退件处理、不给出路呢?

估计乐清市规划建设局领导讲起“最多跑一次”改革肯定也是头头是道、莺歌燕舞。但陈正辉的遭遇让人们明白了,有一种行为叫阳奉阴违,有一种状态叫“所长当权”,有一种毛病叫“肠道阻梗”,有一种懒政叫听之任之。这些毛病一日不治,“最多跑一次”很容易变成“再多跑一次”,陈正辉这样的办事群众往往只能在冷冰冰的搪塞前叹气抱怨。法制日报 陈东升

  稿件编审:张凯华   编辑:新媒体部

今日推荐

同仁堂蜂蜜事件击穿品牌责任底线

12月15日晚,江苏电视台城市频道《零距离》栏目播出了关于盐城金蜂食品科技有限公司涉嫌违规生产食品蜂蜜的相关报道,为此,北京同仁堂发表相关声明表示,相关产品已全部封存,未流向市场。...[详细]

司法拍卖成交后被撤销,若非“内定

据扬子晚报报道,金先生今年7月份参加盱眙县人民法院的一场司法拍卖,最终以526万元、高于拍卖价1万元拍得位于盱眙的一处厂房。让金先生意外的是,一个小时后,他接到一个神秘电话,电话那头...[详细]

“最多跑一次”为何变成了“再多跑

近年来,浙江省最多跑一次改革如火如荼、轰轰烈烈,已成为全省上下改变干部作风、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主抓手。在此大背景下,浙江乐清市却出了咄咄怪事:市民陈正辉三年跑了一百多趟而一证难求,以...[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