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治日报社主办
搜索
公告: 中央第四巡视组巡视中央政法委机关工作动员会召开 法治日报社《法人》杂志总编辑致读者 105212 人民网评:央地联动,下好深改一盘棋
首页 > 法治新闻 > 正文

“温州论坛”名誉权纠纷案再度“升级”最高院再审立案

法制日报-法人网 全媒体记者 彭飞

2016年10月3日,刚满22周岁的林清颖在自家电脑上,用“正义何在3”的网名将一篇名为《温州协会会长殴打七旬老人》网帖发布于温州论坛上。她当时并未想到,这篇帖子把她卷入了与蒋成富、温州市公安局鹿城分局、温州市鹿城区政府之间的长达四年之久的系列纠纷中。

2020年6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决定对蒋成富诉温州市鹿城区政府、温州市公安局鹿城区分局的行政诉讼一案再审立案,该名誉权纠纷再度翻开新的一页。

刚刚通过的民法典(草案)将“人格权”独立成编,成为这部意义深远的法典最为引睛的亮点之一。民法典“人格权编”第五章第一千零二十四条规定:民事主体享有名誉权。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侮辱、诽谤等方式侵害他人的名誉权。

《法人》记者注意到,该再审案件的审限为184天,从再审立案之日——2020年6月3日算起,该案很可能于民法典正式施行日——2021年1月1日的前后判决。无论之前、之后,其皆有一定司法实践指导意义。

复议决定:公安机关作出的处罚决定被撤销

2016年9月29日,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东明锦园业主委员会召开换届大会期间,小区业主蒋成富与业委会成员周某发生冲突。

2016 年10月 3日22时50分许,林清颖在家中用网名“正义何在3”在温州论坛“703804”网站上发布一篇名为 《温州协会会长殴打七旬老人》的帖子称,蒋成富依仗鹿城区人大代表、温州市业主委员会协会会长身份有恃无恐、为所欲为,在业委会换届过程,对业委会副主任、七旬老人周某殴打致伤。

蒋成富在温州当地算是小有名气的公众人物。10年前,因为与物业管理公司之间的一场官司,让蒋成富意识到“业主、业委会力量太单薄了”。官司结束后蒋成富便与其几位发起人一起创立了“温州市业主和谐生活研究会”,并担任会长至今。

网帖发布之后的2016 年 10 月 4日,蒋成富向鹿城公安分局下属江滨派出所报案,称其在网上被林清颖发帖侮辱诽谤。2017 年 7 月 6 日,鹿城公安分局作出温鹿公(江)行罚决字[2017]13971 号行政处罚决定,认定林清颖发布网帖的部分内容存在虚构,破坏了蒋成富的名誉,构成诽谤,决定给予林清颖罚款三百元。

蒋成富、林清颖对此结果均不服,分别向鹿城区政府申请行政复议。鹿城区政府随后撤销了鹿城公安分局的处罚决定,并被责令重作。林清颖对鹿城区政府的行政复议决定也不服,随后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18 年 4 月 26 日,温州市中院分别作出行政判决,撤销了鹿城区政府的行政复议决定,并责令重作。

法院认定:对监督申请不予答复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

在温州中院作出判决后的2018 年 10 月 14 日,鹿城区政府再次作出温鹿政复决字〔2018〕73 号行政复议决定,认定鹿城公安分局在未调查帖子点击、浏览、转发次数、未核实林清颖是否及时停止侵害行为的情况下作出处罚,属于主要事实认定不清,及存在程序轻微违法,决定撤销鹿城公安分局此前的处罚决定,责令鹿城公安分局重新作出处理决定。

蒋成富认为,在鹿城区政府再次作出温鹿政复决字〔2018〕73 号行政复议决定之后,鹿城区公安分局并未履行“重新作出处罚”的决定,遂于2018 年 11 月 30 日,向鹿城区政府提交行政复议监督申请书 ,请求鹿城区政府责令鹿城公安分局限期履行温鹿政复决字〔2018〕73号行政复议决定,并依法追究鹿城公安分局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鹿城区政府收到该申请后,并未对蒋成富提交的行政复议监督申请书再进行答复。

蒋成富认为“鹿城区政府对其行政复议监督申请书不予回复属于不作为”,遂将鹿城区政府、第三人鹿城公安分局告到温州市中院。

鹿城区政府认为,“不予答复”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行政机关内部监督行为也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

此前的2017 年 11 月 13 日,鹿城公安分局对蒋成富进行询问,告知其与林清颖的诽谤纠纷已经达到自诉标准、可以向法院提起自诉。同日,鹿城公安分局作出不予刑事立案的通知书。

故该局认为,2018 年 10月 24 日,鹿城区政府对蒋成富、林清颖行政复议案重新作出“撤销并责令重作”的复议决定,因该局已对该案作出不予立案决定,故重新作出的复议决定已不具有可履行的内容。

温州市中院一审支持了鹿城区政府,认为行政复议机关的督促行为属于行政机关的内部监督管理,对申请人的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蒋成富以鹿城区政府不履行行政复议监督职责为由,向法院起诉,不应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驳回蒋成富的起诉。

蒋成富上诉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同样认为,复议机关鹿城区政府的不予答复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

专家建议:可以以不重新作出处理的公安机关为被告起诉

蒋成富对一、二审法院的判决均不服,遂向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申请再审。

蒋成富认为,尽管鹿城区公安分局于2017年11月作出了不予刑事立案的通知书,但鹿城区公安分局未履行鹿城区政府2018 年 10 月 14 日作出的〔2018〕73号行政复议决定;同时,鹿城区人民政府对蒋成富提出的监督申请不答复系行政不作为,影响到再审申请人合法权利,因而应当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

2020年6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决定对该案再审立案。

值得注意的是,蒋成富对林清颖以诽谤罪提起自诉后,2020年1月23日,鹿城区人民法院以缺乏罪证为由,裁定驳回对被告人林清颖的起诉。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王天华教授告诉《法人》记者,行政复议有一个“一级复议”原则,即对复议决定不服,只能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不得再向复议机关的上一级行政机关申请复议。回归到本案,复议机关鹿城区政府的不答复可以理解为“不作为”,但其“作为”也无效已经被证明了,为了权利救济的实效性。为了权利救济的实效性,当事人也可以以不重新作出处理决定的公安机关为被告起诉。

记者了解到,目前本案再审已经组成合议庭,最终如何判决,本刊将继续关注。(编辑 何睿)

(版权属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编辑:刘晓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