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界镜鉴 > 正文

山东钢铁深陷反腐漩涡 副总王广连高坠身亡

2018-07-21 07:27:04  来源:华夏时报  评论:0

7月16日下午,山东钢铁发布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王广连因工外出期间,于2018年7月13日不幸高坠身亡;目前公司各项生产经营活动一切正常。

一石激起千层浪。适逢集团党委巡察期,上市主体公司副总高坠身亡事件被罩上几层疑云。

“单从公告字面上看,山东钢铁只说了‘不幸高坠’,而非‘不幸意外高坠’。”一位不愿具名的评论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而在山东钢铁对外通报王广连去世的第二天,2018年7月17日,最高检主办的《检察日报》廉政周刊刊发文章通报了山钢集团原副总蔡漳平受贿案。

副总高坠身亡

7月16日,王连发因工外出期间不幸高坠身亡的消息不胫而走。

几个小时后,某微博大V转发了一条有关王广连去世前细节的传言,截至7月19日上午10点,该微博已被转发150多次。记者7月17日22点在微博上私信该大V,询问其是否知道内情,一直未获回应。

而在更早时,7月16日上午9点左右,即山东钢铁发布公告几小时前,一条有关王广连去世前细节的传言,在山东莱芜当地论坛“莱芜在线”发布。

从上述两份传言措辞与叙述顺序上看,似是出自同一源头。传言里提到了王广连出事前见过的人、接过的一个重要电话,以及出事时所在的地区。7月17日下午,记者就此致电传言中提及的出事地公安分局宣传部门,未获接听工作人员的答复。

7月19日下午,本报记者联系到山东钢铁方面,一名工作人员在电话里表示没看到微博上的消息,随后挂断了电话。

事实上,山钢集团近一年来深陷反腐漩涡。

在山东钢铁对外通报王广连去世的第二天,2018年7月17日,最高检主办的《检察日报》廉政周刊刊发了标题为《权钱交易披上“公司合作”外衣》的文章。通报的是蔡漳平受贿案。

与此同时,山钢集团近期密集组织巡察行动。

山钢集团7月6日公告称,根据山钢党委巡察工作统一部署,3月7日至5月7日,山钢党委第一巡察组、第二巡察组、第三巡察组分别对济钢集团党委,山钢地产党委、新力公司党总支,淄博张钢党委、永锋淄博党委开展巡察。6月29日至7月3日,山钢党委巡察组对2018年首轮巡察情况进行反馈。

而王广连的任职轨迹中,既有上市主体山东钢铁,也有在山钢集团旗下非上市公司。

2017年4月18日,王广连升任上市主体公司山东钢铁副总裁,第一次出现在董监高管理人员名单中。他任营销副总的2017年,公司业绩趋向好转。根据光大证券研报,山东钢铁年度业绩“历史最佳”,全年实现销售收入479亿元,同比下降4.39%,全年实现归属母公司净利润19.24亿元,而2016年为亏损6亿元,公司盈利大幅改善,主要因为钢铁行业景气度好转,钢价和利润提升。该研报称未来业绩将显著增长,维持“增持”评级。

记者梳理发现,在2017年升职前,王在山东钢铁莱芜分公司副总经理的职位上任职多年,并兼着山钢集团非上市公司的一些职务。

山钢“老臣”另一面

王广连在山钢集团的升迁史,伴随着他在专业学术领域上的不断上升。

“他是电炉炼钢领域的行家。”一位专注钢铁行业的媒体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记者查询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官网发现,王广连作为主要完成人之一的《电弧炉炼钢复合吹炼技术的研究应用》项目,获得2016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该项目主要完成单位,包括王广连曾任职的莱芜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和北京科技大学等。

记者查询中国知网资料显示,2003年至2013年期间,有十几篇王广连为联合署名人或是第一作者的期刊、报纸文章刊发,内容多涉及电炉炼钢技术。

2013年底前后,王广连由莱芜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特钢事业部经理、党委副书记,升任莱芜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另据天眼查资料,2016年6月13日,王广连在莱芜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变更为罗登武时,进入董事会,但王广连等4人又于2017年10月17日退出董事会。原因不详。

《华夏时报》记者查询中国知网发现,王广连在莱芜钢铁集团有关公司任职期间,同时在攻读北京科技大学在职博士,并于2011年2月28日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在《工业加热》期刊刊发了《电炉炼钢流程能量优化利用》的文章。

值得一提的是,山钢集团不少高层,都拥有前身为北京钢铁工业学院的北京科技大学学位。比如,前山钢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任浩,现任山钢集团副董事长陶登奎,前任山钢集团副董事长陈启祥等。

除博士学位外,王广连求学的其它信息,没有公开的权威资料。

前述专注钢铁行业的媒体人士称,王广连1988年毕业于安徽工业大学自动化专业。《华夏时报》记者查询安徽工业大学官网,未发现王广连的相关信息,但在某论坛发现一份《安徽工业大学部分杰出校友录》文档,该文档记录:“王广连,男,自动化,88(级),莱钢股份公司特钢厂厂长。”山东钢铁官方资料显示,王广连确实曾任莱钢股份公司特钢厂厂长。

另外,该文档还显示,前述已落马的前山钢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蔡漳平,也是安徽工业大学毕业生,毕业时间比王广连早6年,学的是炼钢专业。

与求学履历一样难寻的,是媒体曝光文章。在2001年至2018年的17年间,王广连几乎没接受过媒体采访。

一家报社驻山东记者站的工作人员向《华夏时报》记者称,虽然同山钢系很多高层都打过交道,但王广连是为数不多未碰过面的副总之一。另外多名山东地区媒体人士均向记者表示,没有接触过王广连。

这可能与王的个人意愿有关,也可能是面对媒体的工作机会不多。但事实上,从薪资层面看,分管营销的王广连在上市主体山东钢铁的行政级别并不低。

根据山东钢铁2017年年报,王广连报告期内税前报酬(42万元)在所有高管中排第三。第一是总经理罗登武(65万元),第二是另外一位副总兼财务负责人尉可超(44.2万元)。在其余副总中,仅闫福桓所获薪酬与其相当(42万元),另外3位副总,邵明天为37.5万元,王培文35.4万元,王向东28.9万元。

去世前,王广连54岁,官方资料显示其是山东兖州人。

《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一份“王广连同志治丧办公室”发布的《讣告》还显示,王广连还是莱芜市第十八届人大代表,常务委员会委员。但记者在莱芜市人大官网,未找到任何有关王广连的相关信息。华夏时报 见习记者 麻晓超 记者 陈锋

  稿件编审:阮加文   编辑:新媒体部

今日推荐

赵薇一案凸显A股市场法律软肋

赵薇小燕子赵薇因为涉嫌信披违规而被证监会处以顶格罚款和市场禁入一案,表明当前监管部门对于高杠杆收购仍然保持监管高压态势。与此同时,这一案件也凸显了资本市场违法成本和违法收益严重...[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