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报社主办
搜索
公告: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我们整装出发! 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总编辑致读者

财经与法

  • 证监会年内开出217张罚单

    近日,因未充分核查五洋建设应收账款、投资性房地产等问题,证监会重罚五洋债承销商德邦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罚没逾1900万元。据不安全统计,截至12月3日,证监会以及地方证监局共发出217张罚单,内幕交易和信披违规罚单合计占比近七成。值得关注的是,被处罚对象中,包括证券公司、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详情

  • 消费税法征求意见 现行税负总体不变

    12月3日,财政部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税法(征求意见稿)》,开始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中对消费税的纳税人、征税对象和税率、计税价格、抵扣政策等内容作出规定。>>详情

  • 警惕涉外ODM合同雷区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尤其加入世贸组织以来,越来越多本土企业走出国门,投身到更加广阔的国际市场。然而,因中国与东南亚、欧美等国家在商业合作、行业规则甚至法律法规等方面的不同,不少中国企业在与海外企业合作中,其合同的签订与履行,存在误区或知识盲点。本文作者从专业角度,结合经典案例,就如何签订涉外ODM合同,及合同条款的核心要点展开深度讨论,以飨读者。>>详情

  • 国企治理:不合规将后患无穷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企业管理者把目光集中于公司治理的合规性,他们发现,一些公司因股权纷争、监事会监督不力、财务造假、独立董事不“独立”等公司治理缺陷而身陷危机,导致公司效率低下甚至破产。>>详情

  • 轨道交通企业须防三大风险

    ◎文《法人》特约撰稿蒋国皎随着经济社会快速演变和发展,我国在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塑造国有企业治理结构、优化公共产品建设管理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就,市场经济体制运行平稳,国有企业现代治理机制渐趋科学,城乡公共产品供给管理进步明显。对于轨道交通企业而言,在营建交通一体化的大格局下,城市轨道交通体系日益扩展,轨道交通企业经营不断市场化,企业集团架构下公司治理的重要性逐渐凸显,日常经营管理中法律风险种类与外延持续扩张,这给轨道交通企业的发展转型带来机遇的同时亦带来了挑战。同时,随着全球化趋势出现波折,国内改革开放持续深化,国有企业改革进入了深水区。如何在国际化和市场化背景下增强国有企业的经营治理能力,成为新一轮国有企业体制改革的关键。对于轨道交通企业而言,应重点关注城市公共产品供给中的法律风险识别与防范,在增强轨道交通营建管理企业系统风险防控能力的基础上,持续优化企业市场竞争力、创新能力和治理能力。依托法社会学和法经济学理论框架,立足国内轨道交通企业法律风险一线管理实践,借鉴海内外轨道交通行业法律风险防控有益经验,并结合田野调查、重点访谈、专家赋权、文献分析、问卷调查等扎实积累,本文尝试对国内轨道交通营建企业日常经营管理中的重点法律风险进行全面梳理和剖析。借助人、组织、制度间互动机制分析,依托传统法律风险、社会责任风险和内控与合规风险的法社会学经典分类范式,融合交易成本理论,对合同全周期管理、知识产权、招标采购、纠纷处置等传统法律风险,运营安全、经营开发等社会责任风险,以及信息安全管理、公司治理和财务管理等合规与内控风险要点进行精准识别与概括,以期为具有相近性质和特征的企业全面法律风险识别与防范工作,提供可能的启发与借鉴。外部合规风险在有关企业的性质分析中,科斯将企业定义为一系列契约的联结,是人们为降低市场机制下交易成本从而进行利益衡量的结果,也是人们进行产权交易的工具。本文中传统法律风险分类正与上述逻辑相呼应,用以连接企业、产权、市场交易等关键要素,统合起合同管理、知识产权、纠纷处置和招标采购等四类风险。其中,合同作为债权合意形式,在公司经营中居于基础地位,其风险管控也应居于公司运营之核心;知识产权作为产权中的重要分类,在现代企业运行中地位日趋突出,对知识产权风险管理效益可视为观察谋求转型发展企业的关键要素。在市场环境中,纠纷产生与处置是产权交易中不可回避的重要议题,而招标采购机制也是对市场竞争环境下对企业交易竞争的制度回应。合同管理风险对现阶段轨道交通企业而言,合同全周期管理在传统法律风险中居于核心地位,而合同管理风险体现在合同从订立、审核、生效到履行、归档的全过程,不仅关键环节众多,且风险点相对密集,体现在合同成立基本要件缺失、合同订立强行性规范违反、合同管理周期内不同环节关注失衡、合同修改机制有待完善、合同订立后向对方跟进评估不足等关键问题中。对此,合同基本要素设置、强行性规范遵循、相对方履约能力动态评估、合同修改审慎实践等应对之策需在基础合同知识的全面宣贯培训中得以落地。招标采购风险相较之下,考虑到纠纷处理和招标采购实践在企业运营中的深刻影响,相应风险也应结合轨道交通企业自身特征加以审慎对待。轨道交通企业纠纷处置与其利益相关方种类、范围、数量等相对复杂密切联系,主要体现在企业法人与行政机构、内部员工、外部债权人、设施所在社区、周边环境潜在纠纷的产生和应对,涵盖与行政机构物理边界界定、客伤纠纷多元处置、系统内多元用工实践冲突等现实问题。相较之下,招标采购风险则主要体现在标的拆分、串标围标防范、供应商管理、强行性规范遵守等方面。防范上述风险之关键应在于强行性规范的严格遵守和与一众利益相关方的妥善沟通。知识产权风险同时,受到信息技术持续迭代演进的深刻影响,知识产权相关风险不可忽视。基于轨道交通企业资本密集、体量巨大的特点,轨道交通企业知识产权信息数量庞大、分布面广、专业性强,且相当比例知识产权管理未设置统一归口,当下主要由各业务部门进行分散的人为管理,不具覆盖的完整性和信息更新的及时性。进而,轨道交通企业内知识产权总量、类别、利用情况等关键要素处于相对无序状态,缺乏系统梳理把控,尚且没有相应组织或机制对上述知识产权管理空白进行有效梳理或回应。应对此类风险,关键在于合理设置知识产权保护预期,增强保护科学性,并推进相应保护制度化。社会责任风险我国国有企业引入现代公司制度的历史相对短暂,自改革开放以来仅有数十年发展历程。实际上,自上世纪90年代引进现代公司治理机制以来,一系列相关制度在普通法系公司治理体系和大陆法系治理体系间借鉴与融合,前者主要以英美公司治理制度中的独立董事制度为代表,后者则以日德公司治理实践中的监事会制度最为突出。随着对普通法系和大陆法系公司治理制度经验的消化和移植,公司治理和社会责任概念也随之引起关注,这与大陆法>>详情

  • “三三制”企业合规管理之道

    2019年是中国企业合规管理建设之年。越来越多的国企、民企都在说合规、做合规。但对实现属于舶来品的“合规管理”,如何本土化应用,不同的企业有不同的做法。可以说,有的企业合规是“真合规”,有的企业合规是“假合规”。这一方面跟企业的发展需求相关,另一方面和企业对合规的认识相关。>>详情

  • 王思聪再收3条限制消费令

    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对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发布3条限制消费令,限制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和王思聪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详情

  • 警惕涉外ODM合同雷区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尤其加入世贸组织以来,越来越多本土企业走出国门,投身到更加广阔的国际市场。然而,因中国与东南亚、欧美等国家在商业合作、行业规则甚至法律法规等方面的不同,不少中国企业在与海外企业合作中,其合同的签订与履行,存在误区或知识盲点。本文作者从专业角度,结合经典案例,就如何签订涉外ODM合同,及合同条款的核心要点展开深度讨论,以飨读者。>>详情

  • 贾跃亭:活着就有百万种可能

    贾跃亭,在中国商投圈里无疑是一个神话般的人物。他一边债台高筑,另一边却为梦想飞蛾扑火,这位深陷信用危机的创业者近日又走向了破产。今年9月,贾跃亭辞去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下简称“FF”) CEO职位,失去对FF控制权,可能就是他身上被拔掉的最后一根羽毛。>>详情

  • “夫妻共债”之痛 祸起“对赌协议”

    近日,“小马奔腾遗孀案”二审判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了金燕的上诉,金燕需为一笔高达2亿元股权回购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判决之后,当事人金燕依然表示并不认可这个判决结果。这起媒体公开报道中,涉案金额最大的“夫妻共债”案,再次引发人们对于“夫妻共债”法律边界的探讨。已被写入民法典草案的“共债共签”规定,究竟能否破解夫妻一方“被负债”现象?>>详情

  • 谁来规范“飞刀走穴”

    何为“飞刀手术”——就是医生到其他医院去做手术,业内称之为“飞刀”,取意“飞过去动刀”。在医疗行业里,属于医生赴异地会诊、手术等诊疗活动的管理范畴。>>详情

  • “税务筹划”时代将至

    回忆2018年范冰冰被罚8.8亿元的偷逃税案件,这个罚款金额不是某一次偷逃税的金额,而是多个项目连补带罚的结果。也就是说,在查处之前,不是范冰冰没有偷逃税行为,只是没有查到。今年上半年,全国税务机关累计公布的7282件税收违法“黑名单”案件,也不仅是今年上半年发生的,而是今年上半年,税局开始加大力度查处了。>>详情

  • 外商投资法出台背景

    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国外商投资领域迎来了一部基础性法律——外商投资法。这既是以实际行动向世人表明我们党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的政治勇气和历史担当,也充分展现了新时代中国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坚定不移扩大对外开放的坚定意志和坚强决心。>>详情

  • 如何打造中国版“监管沙箱”

    今年9月联合国发布的《2019年数字经济报告》显示,全球数字经济总量已达到11.5万亿美元,占全球经济总量的15.5%。中国从最初的互联网后来者已经转身成为现在的数字经济领先者。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近期发布的《全球数字经济新图景(2019年)》白皮书显示,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在2018年达到31万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1/3,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67.9%。>>详情

  • 不能自证中介身份受托运人应担承运人之责

    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物流业不断繁荣,承运人、无车承运人、运输中介等多种模式并存,“互联网+物流平台”被高效运用,整合并调度着物流、运力等资源。在实践中,一定要严格区分承运人和运输中介的不同身份,因为运输过程中一旦发生损失,二者承担的责任是不同的。>>详情

  •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