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报社主办
搜索
公告: 中央第八巡视组巡视司法部动员会召开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我们整装出发! 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总编辑致读者

为文物艺术品“加密”

◎ 文 《法人》全媒体记者 赵青 实习记者 李沛峰

近年来,随着技术的日益成熟,区块链也逐渐推动各行各业的发展,文物艺术品领域也不例外。

如今,投资界、文物圈围绕区块链与加密货币的对话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文物艺术品机构闻风而动,展开大量区块链应用试验。尽管还有许多与监管、标准化相关的问题没有解决,但一场关于区块链技术如何运用到文物流通市场的热烈讨论,已在文物圈引发。

艺术品市场机遇与挑战

不似其他网红文化区的繁华气派,位于城区一隅的北京琉璃厂,古朴的四合院与斑驳的高矮墙交错掩映,路边鳞次栉比的文博商店,透露着浓浓的文化气息。谁能想到,这条有着百年历史的老街,竟走在了艺术品市场技术变革的前沿。

2019年12月中旬,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法人》记者慕名前往位于北京市琉璃厂文化街的老窑瓷博物馆参观。

老窑瓷博物馆面积并不大,却收罗了很多古董和名窑瓷器,其中以元清两代居多。据工作人员介绍,老瓷窑博物馆专门建立了互联网拍卖平台,用户可通过平台浏览藏品,并购得自己喜爱的瓷器,也可以将自己拥有的瓷器挂在上面销售。

老窑瓷博物馆创办人、北京中艺文投控股有限公司总经理蔺辉告诉记者,文物市场的环境随着整体经济环境的调整而不断变化。早期的文物商店都是国营,上世纪90年代开始出现文物拍卖,自此形成了我国的文物市场,文物得以在民间以合法方式流通。

作为文化大国,悠久的历史为我们留下了数不胜数的文物瑰宝。随着中国艺术品市场不断发展,近些年来,中国的市场规模一直在全球范围保持领先地位。

据巴塞尔艺术展和瑞士银行联合发布的《2018年全球艺术品市场的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交易额为128亿美元,占全球份额为19%,位列全球第三。其中,中国拍卖市场以85亿美元的成交额占据全球拍卖市场的29%,是全球第二大艺术品拍卖市场。

蔺辉介绍,艺术品的流通有两种方式:一是文博艺术品商店,二是文物拍卖。而民间的自发流通市场如古玩城、文物交易市场等,并不在文物商品的流通范畴,有点属于模糊地带。

“从文物商店和文物拍卖会购买的肯定不会有问题,但从古玩城买的文物就有可能是涉案文物。”蔺辉表示,文物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流通,但前提是要合法。因此对于文物流通来说,溯源问题是十分核心的。而区块链技术与文物流通的结合,最早正是源于艺术品溯源。

我国艺术品市场在飞速发展的过程中,相关的政策和监管并未及时跟进,这也导致了在艺术品交易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很多问题。其中主要包括:市场参与各方的诚信机制、艺术品价格的泡沫化、流通渠道受限等。

在艺术品交易方面,艺术品的购买价格、真伪鉴别和交易场所的选择,均是摆在收藏者、投资爱好者面前的难题。有研究报告估计,每年全球艺术品和收藏品伪造和欺诈的市场规模高达60亿美元,几乎占到艺术品总交易额的十分之一。即便交易成功后,在艺术品的流通环节,如何将购买的艺术品转手又成为横在投资收藏者面前的一座大山。目前,我国艺术品流通渠道和交易平台仍不足以适应市场需求,而艺术品的经济价值需要在流通中体现。如果不能流通,艺术品的经济价值也就无从说起。

文物流通试水区块链

新技术为艺术品市场带来“新春天”。

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创新逐渐应用到各领域,也给很多传统产业带来产业升级的机遇,艺术品市场亦是如此。

老窑瓷博物馆推出的“文物艺术品电子身份证”以及文物艺术品科技检测技术,相当于利益区块链技术让每个文物都拥有自己独特的“身份”。很好地增加了交易透明度,解决市场中赝品泛滥、诚信缺失等情况。

“该项技术通过技术创新实现了对文物艺术品的鉴定和追踪,运用区块链技术整合各平台的数据信息,将文物艺术品的流通过程记录并串联起来,形成了一个有机的系统,从而实现了大数据的统筹和管理。”蔺辉说,利用区块链构建文物溯源系统,主要体现的是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和“记录不可篡改”这两个特征。

如在一个细分领域里的若干机构形成一个联盟链,其中每家做的数据都会在联盟链的服务器上做备份,且各家的操作权限和义务均等,就使得任何一家都不可能更改其中的数据,从而起到去伪存真的作用。同样,因为数据的不可更改,区块链中的各家企业机构的诚信也得到了保证。

关于区块链在文物保护中的作用和优势,蔺辉介绍说,从文物艺术品的流通过程来看,市场放开之后,假的东西多了,伪造的也多了,但流通环节又有不可控的特性,所以在区块链技术推出之后,在原来溯源的基础上可以链化。

“文物艺术品的特性之一,就是具备资产化的趋势。但是具体怎么来做,需要认真探索。”蔺辉说,这需要更多的创新和尝试。

新技术应用需要更包容

区块链等新技术的应用,一方面可以为艺术品流通带来便利并增加市场信任度,但另一方面也会对现有产业造成冲击,带来产业结构调整、技术对接、人才引进等一系列转型问题。

蔺辉对此表示,“技术一定是用来解决问题、提供便利的,区块链可能带来的最大问题就是联盟链中各家机构要将自己专有的数据共享,信息专有权会受到一定的约束。但区块链带来的积极意义远大于此。”

除在文物流通领域的溯源及诚信保障之外,区块链技术还可为文物保护立下汗马功劳。区块链技术对于文物领域的应用,需要大数据的积累,通过技术开发者与文物、市场等监管机构的合作,从而制定文物艺术品数据标准。

“从开始单纯的溯源应用,到数据标准,再到大数据工程,需要一个时间过程。”蔺辉说,当前文博行业关注的热点是艺术品的溯源,随着技术的成熟之后,艺术品的数字资产化将成为发展方向。

蔺辉介绍,数字资产是指企业拥有或控制的,以电子数据的形式存在的,在日常活动中持有以备出售或处在生产过程中的非货币性资产。

将实体资产通过智能数字化的方式更加便利地进行资源共享,应用到艺术品流通领域,可以实现实时的交易结算,并创建防篡改的可验证来源,提高艺术品交易的透明度,简化冗长的金融服务流程,减少前台和后台交互,节省大量的人力与物力,从而提高艺术品市场中的竞争力。

当前,区块链技术仍处于早期阶段,在共享经济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经营者走向联合,区块链的优势也逐渐显现。随着相关法律政策的完善和监管的落实,更多的经营者会选择尝试发掘出新技术的应用价值,中国艺术品市场也将焕发出新的活力。(责编 吕斌 美编 赵佳)

编辑:姚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