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报社主办
搜索
公告: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我们整装出发! 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总编辑致读者

民营医院:在寒风中坚强活着

◎ 文 《法人》全媒体记者 张会甫

对于北京的近500家民营医院而言,这个冬季格外寒冷。

民营医院是中国改革开放、实行市场经济的产物。1980年8月,国务院批准原卫生部《关于允许个体开业行医问题的请示报告》,标志着民营医院开始萌芽;10年前的2009年,中国民营医疗市场迎来大发展。有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民营医院数量达到了20977家,而据北京市卫健委提供的最新数据,北京市现有民营医院495家。

11月下旬,伴着早冬的料峭,《法人》记者对北京市辖区内的民营医院进行了为期10天的走访。令记者印象深刻的是,前些年风起云涌的民营医疗市场,如今就像这个不断降温的冬天,枝叶凋零,寒风袭人。记者采访发现,一些曾经红火的民营医院如今已经歇业,而那些依然“活着”的民营医院纷纷表示“日子不好过”。

北京五成以上民营医院亏损

在繁华的北京市东城区北四大街上,北京健行中医医院(下称“健行中医院”)的仿古琉璃瓦建筑,在冬日阳光下显得古朴而耀眼。

面对记者的采访,负责医院全面工作的肖女士直言不讳:“医院的运营状况很不好,从成立到现在一直亏损。”肖女士告诉记者,健行中医院成立于2011年8月,现有骨科、妇科、皮肤科等7个诊疗科目,以治疗股骨头坏死为专长。医院成功研制某种国药准字号药品,可治疗、抑制和逆转骨细胞及软骨细胞的坏死,促进骨和软骨的修复,“我们已经有了社会公认的医药品牌,每年的就诊量在两万人次左右,但即使这样,在税负、成本和不断上涨房租的重压下,我们一直在亏损。”她还表示,北京市东城区多数中医院现状都不乐观。

北京健行中医医院尽管拥有治疗股骨头坏死的医药品牌,但经营形势并不乐观 张会甫/摄

11月下旬,记者采访了东城区北京康贝佳口腔医院、西城区北京长安中西医结合医院、朝阳区和睦家医院、国医之家中医医院等10余家民营医院,发现除了和睦家等少数医院外,多数医院就医者寥寥,显得极为冷清。一家专科医院院长对记者坦言,“我不是不愿接受采访,是说出来很尴尬:我说经营状态不好,怕影响我院的名声;我说经营状态很好,可其实我们的日子真的很难过”。

北京健行中医医院尽管拥有治疗股骨头坏死的医药品牌,但经营形势并不乐观 张会甫/摄

位于朝阳区、隶属于京东方集团的北京明德医院是一家综合性私立国际医院,其年报显示医院近几年亏损严重。同时,多家民营医院面临多重风险,有的已经关停。例如记者查询企查查发现,北京长安中西医结合医院存在6项司法风险、4项经营风险以及10项预警提醒。而位于北京海淀南路的原“北京海婴妇产医院”,现已改头换面,变成“大美管家产后修复”,记者经多方了解得知,原来的北京海婴妇产医院因经营困难已经停业,知情人士称目前“大美管家是这里的新主人”。另外,奥克斯集团在京投建的第一家口腔医疗机构——北京奥克斯口腔医院,开业11个月便宣告停业。

记者采访发现,除了华润凤凰医疗旗下医院、爱尔眼科、北京京顺医院等大型民营医疗集团(医院)运营良好外,多数民营医院呈低位运营和亏损状态。

北京市非公医疗机构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赵锡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大概仅有10%~20%的民营医院运营良好;15%~20%经营不善,处在关门大吉的边缘;其余则“处于维持状态”。

令人无奈的“夹缝生存”

北京民营医院生存与发展为何如此艰难?对此,医院的经营者及业内人士有不同看法。

数额巨大的房租和税费成为民营医院发展的沉重“包袱”。健行中医院负责人肖女士告诉记者:“我院现有工作人员36人,其中医疗科研及技术人员20人,不缺技术和人才;同时我们有自己的医药品牌,仅药品的营收就可维持我院的正常运营。但是我们的负担主要是房租,现在我院每年的房租是200多万,每年还在按照15%~20%的幅度递增”,肖女士说:“中医医院本来就利润微薄,所以除去巨额房租,医院利润所剩无几;再减去员工工资及原料费用,最后核算就是亏损,要谋求发展实在很难。”多家医院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民营医院没有雄厚的资本购置土地、独立建院,只好租房经营,医院的大块利润花费到租金方面,例如北京圣马克医院的年租金为3000万元左右。有研究数据显示,民营医疗机构的主要税费占全年业务总收入的10.11%,但是结余只占7.66%;因此有专家比喻称“民营医院是背着几十斤的包袱与公立医院赛跑”。

同时,部分民营医院的诚信缺失,令公众对民营医院认知度较低。记者从国家卫健委官网获悉,2018年1—9月,全国医院总诊疗人次达26.3亿人次,同比提高5.1%;其中公立医院22.4亿人次,同比提高3.7%;民营医院3.8亿人次,同比提高14.5%。公立医院诊疗量是民营医院的6倍;而在2015年公立医院诊疗量是民营医院的10倍。康贝佳口腔医院负责人赵女士告诉记者,我国公立医疗机构起步早、积累深厚,拥有良好的人才资源和政策支持,加上国有资本的背景,在市场竞争中比较容易获得患者的信赖。民营医院是在公立医疗机构处于垄断地位的背景下发展起来的,起步晚、积累少、技术水平和管理水平参差不齐,加上小部分民营医院缺乏诚信和自律,一味追求利益得失,甚至不惜采取虚假宣传、夸大效果、广告轰炸等手段,损害了民营医院在社会上的整体形象,使得民营医院较公立医疗机构难以获得患者的信任,从而导致患者及家属“宁愿高消费去公立医院,也不愿少花钱去私立医院”的现状。

多位民营医院负责人向记者反映,政府在用地、税收,甚至水电方面,对民营医院的收费标准都高于公立医院,从而增加了民营医院的运营成本。东城区某中医医院一胡姓负责人告诉记者,为了扩大服务规模和接诊量,医院曾多次申请诊疗科目增项,但未得到相关部门批准,而医院一旦“越界”就可能面临严厉处罚。还有新近出台的一项政策决定取消“药品加成”,即对中医药品“平进平出、不得加价”,周转费、加工费等由民营医院自行承担,而公立医院却可以获得政府补贴,这一政策将对民营中医医院无异于雪上加霜。

“医保”之殇

据中国非公立医院协会负责人统计,在北京市现有的400多家民营医院中,医保定点机构仅有20%左右,与公立医院几乎全部进入医保的现状形成巨大反差。

严厉的监管政策出台,部分民营医院将无法生存。多位民营医院管理者告诉记者,大多数效益好的民营医院都是“医保定点医疗机构”,“谁拥有医保权谁就有生存权”已成为业内共识。记者在“天涯社区”看到一位82岁的老医生发的帖子,严厉抨击医保“潜规则”,称“很多民营医院发展快势头好,并不是医德高尚、医术高超受到人民群众欢迎,相反正是有‘医保定点医疗机构’这块王牌的支持,才能获得患者和利润。”然而这一“潜规则”随着国内多名医保官员或医院院长的违法犯罪而曝光。2018年11月,沈阳两家医保定点医疗机构——于洪区济华医院、沈阳友好肾病中医院内外勾结骗取医保事件(警方刑拘37人),掀起了国家严查民营医院骗保的专项行动。随后,山东省泰安市医保局联合多家部门对2家民营医院进行现场查封;甘肃省临夏市公安局公布了6家涉法经营活动、寻衅滋事、敲诈勒索、诈骗、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行为的医院名单,而这6家医院均为民营医院。

国家医保局局长胡静林在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曾公开表示,当前,可以说欺诈骗保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也是相当普遍的。国家医保局在2018年9月会同相关部门,开展了打击欺诈骗保的专项行动,目的就是想要扭转和改变现在医保基金管理宽、松、软的现状,通过压实各级责任,严厉打击欺诈骗保行为。对此有专家表示,保持这种高压严打态势,将使部分有特殊背景的私立医院失去生存能力或信心。

业内人士认为,除了上述原因,骨干人才不愿从业、经营管理水平落后等,也是医院生存困难、步履维艰的原因。

回归医疗本质

一方面是民营医院步履维艰,另一方面是国家利好政策连续出台,不断递增的民营医院数量足以证明,国家医疗卫生政策顺民意、得民心。

2018年6月,国家卫健委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医疗机构、医师审批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二级及以下医疗机构设置审批与执业登记将“两证合一”,卫生健康行政部门不再核发《设置医疗机构批准书》,仅在执业登记时发放《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大力推动了民办医疗机构的审批效率。2019年更是利好政策不断:5月2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社会办医的用地、税收等政策支持;6月4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明确鼓励社会办医疗机构在内的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平等参与和适度竞争。可见,国家正积极为民营医疗机构的发展提供政策保障。

北京市非公医疗机构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赵锡银认为,随着信息的透明以及人们对医疗服务要求的提升,依法执业、规范经营、科学管理才是民营医院可持续发展必须要坚持的原则,靠医托、虚假广告等方式已经行不通了。

医院是高技术、高风险行业,医疗市场的竞争,最根本的就是人才的竞争。可以预见,随着国家医疗新政的出台和对非公医疗的大力支持,将有更多资本关注乃至投入非公医疗,民营医院之间的竞争将愈加激烈。赵锡银认为,没有人才的带动,再聪明的资本也很难将一家民营医院经营得顺风顺水。原厦门大学中山医院副院长张振清则建议,民营医院不要一心想从公立医院挖人才,需要的是沉下心来,培养自己的队伍,建立自己的人才队伍,这才是很关键的。

中国商业经济学会秘书长尹传高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医疗和商业是一对矛盾体,医疗要体现公益性,商业要体现经济性,医疗商业化运营是为提高效益,但医疗过度商业化却在伤害它的公信力,而没有公信力的医疗机构、医生,难以获得社会和患者的信任。纯粹以利润为中心的医疗服务,透支公信力的纯商业化运营,最终必然遭到患者的厌弃。因此,只有回归医疗本质,平衡医疗与商业运营的关系,民营医院才能得以生存和发展。(责编 崔晓林 美编 赵佳)

编辑:姚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