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报社主办
搜索
公告: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我们整装出发! 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总编辑致读者

盛大的溃败 动荡5年 如何重生

◎ 文 《法人》特约撰稿 谢孟卿 全媒体记者 王茜 整理

博尔赫斯说过,世界是由声音、画面以及回忆构成的……他们可以打开一个特定的空间。2000年到2004年,盛大公司就像拿到了一枚时空的钥匙,精准地搭建了一个迷离恍惚、霓虹闪烁的场景,带着网民穿梭进入了未来时空。

2019年3月31日,“盛大游戏”宣布更名为“盛趣游戏“,一字之差,印证了盛大传奇时代的结束。对于如今进入VR游戏时代的年轻人而言,盛大本身就像“时代之谜”。回忆过往,那个时代是如何闯入我们的生活,又是如何退出舞台。

传奇盛大 独霸江湖

1993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经济系的陈天桥追随儿时的理想,进入了上海著名国有企业陆家嘴集团。不过,工作几年后,陈天桥意兴阑珊,辞职的原因被陈天桥后来总结为“公务员机制和自我价值观有所冲突”。

1999年11月,26岁的陈天桥与妻子雒芊芊 、胞弟陈大年共同筹集50万启动资金,成立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大”),开启了互联网的创业之路。

2001年,28岁的陈天桥选择“豪赌”,倾尽所有掷出30万美金,拿下韩国ACTOZ公司在线网游《热血传奇》(以下简称《传奇》)的代理权,正式进军在线游戏市场。

起初,这款游戏的经营主要依靠点卡收费。后来,陈天桥不顾众人反对,做出了一意孤行的决定:由点卡模式变更为游戏免费。免费游戏的模式在2001年的中国网游业绝无仅有,后来事实证明,这是一套相对成熟且持久的商业形态,至今仍被多数厂商所采用。陈天桥坚信道具收费才是网络游戏的未来,后来游戏经营收入果然出现强力反弹。

2001年9月,《传奇》上线,凭借“简单粗暴”的游戏特性和“容易上手”的操作特点,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这款网游的在线人数便突破了40万。随后创造了多项纪录:上线一个月就实现盈利,当年突破百万人在线,游戏人数累计超过五千万。到2003年,盛大的收入达到了6.33亿元,净利润接近收入一半。

从成立以来,盛大先后推出了《热血传奇》 《传奇世界》 《泡泡堂》《龙之谷》《最终幻想14》等70多款精品游戏,注册用户超过21亿,在中国网游的市场份额跃居68%。

可以说,《传奇》就是盛大公司的聚宝盆和印钞机,在当时家庭个人计算机尚未全民普及的年代,占领着中国大大小小的网吧,盛大游戏的缔造者陈天桥“一夜封神”,全国网吧老板们都尊称他为“桥哥”,颇有万人空巷之势。

2004年5月,盛大在美国纳斯达克股票市场成功上市。从2001年创建到2004年的上市,盛大仅用了三年时间。那一年,31岁的陈天桥以88亿身家问鼎中国首富,成为带给人无限希望的“励志偶像”。

但是,《传奇》带来丰厚利润的同时,也引发了一些社会事件:一名《传奇》玩家因丢失装备冲入陈天桥的办公室,指着他的鼻子大骂;同样原因,另一位玩家企图在盛大总部自焚(未遂);还有人玩《传奇》玩到心脏病发作身亡。

于是,盛大游戏开始被批评。有网友认为,《传奇》是青少年网络成瘾的祸首之一,过于接地气和传奇亲民的场景设计,也被讥讽为“民工玩具”。《人民日报》更是在头版点名批评盛大,直斥网络游戏成为青少年的电子鸦片。陈天桥对此不置可否,多次在公开场合回应“《传奇》不是个好游戏,但盛大是个好公司”。从2004年开始,盛大开启了品牌转型之路。

品牌转型 意识超前

2004年,盛大在游戏行业中达到巅峰,几乎望不到竞争对手。陈天桥曾在一次采访中说“盛大当下唯一的敌人,是5年前的盛大”。 没有对手,年轻气盛的陈天桥有些“浮躁”。 他多次传递出一个信号,游戏不是“正道”,娱乐才是。为此,陈天桥设计了一个更加宏大的发展蓝图,他要打造“中国网络的迪士尼”, 推出中国领先概念的图形化网络虚拟社区游戏“网络硅谷”。

从2005年开始,盛大进军家庭数字娱乐,提出了虚拟播控平台概念的“盛大盒子计划”,耗资4.5亿美元。当时,陈天桥的想法是把家庭电视升级为网络终端,将互联网内容搬上电视,实现个人电脑、手机、电视机的互联互通,整合PC、电视、手机、电影、音乐、游戏、广告、预付费和电子商务等九大业务于一身,围绕“家庭互动娱乐”这一主题构建自己的生态系统。毫无疑问,“盛大盒子”比如今的“小米盒子”、“天猫魔盒”提前了整整10年。

据说,有段时间,在盛大每个办公室的入口都会贴着CEO陈天桥写的一篇《论转型的实质》,在这篇文章中,他认为盛大转型的实质是内容和服务的转型。盛大要从一个单一的大型`游戏供应商变成一个集成大型游戏、休闲游戏、电影、音乐以及其他互动内容的综合供应商。但是当时的问题是,“盒子”里的内容严重匮乏。为了补足这个短板,盛大开始布局娱乐帝国。那几年,在公司集团化运营和资本化运作之下,陈天桥兵分三路,疯狂出击,一边为游戏业务持续输血,一边在其他领域招兵买马、攻城略地。

2008年7月,“盛大文学”成立。收购了包括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网、小说阅读网、榕树下、言情小说吧、潇湘书院六大原创文学网站以及天方听书网、悦读网、晋江文学城(50%股权)。 同时,还与“华文天下”、“中智博文”和“聚石文华” 达成深度合作。

当时,签约了包括韩寒、于丹、安意如、蔡康永等在内的多位当代作家。出版了包括《鬼吹灯》《诛仙》等名噪一时的作品,更是捧红了唐家三少、天蚕土豆等网络作家。

鼎盛时期,“盛大文学”一度占据整个网络原创文学市场72%的份额,成为中国互联网文学当之无愧的“扛把子”。另外,“盛大文学”还率先成立了云中书城,专门负责网络文学的对外经营销售,且自主研发了中国第一款电子书阅读器—锦书Bambook。这意味着,陈天桥的“中国网络迪士尼”版图中的文学板块基本搭建成型。

2008年,“盛大游戏”“盛大创新院”分别成立。“盛大游戏”并购了游戏对战平台浩方(游戏平台)和边锋(页游)、Actoz Soft(游戏内容),收购当时领先的视频播放网站酷六网,与湖南卫视合资成立华影盛视,在市场上左突右击,合纵连横;同年,“盛大创新院”以高出业内两倍的薪资招揽人才,先后开发了盛大网盘、万能钥匙等一系列产品,同时孵化出了云计算创新院、语音创新院、搜索创新院、多媒体创新院四个机构,成为助力盛大发展的重要引擎。盛大的收购大潮之下,互联网江湖甚至留下“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兵万马避天桥”。

2009年,盛大游戏被拆分在纳斯达克独立上市,总市值14.8亿美元,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游戏公司。

首次折戟 内乱初现

盛大公司由盛转衰的战役,始于收购“新浪”计划的失败。

2005年2月,盛大率先宣布,通过一致行动人已经购买了新浪接近20%的股票。新浪随即发表声明表示不欢迎盛大入主新浪。紧跟着,新浪使出杀手锏“毒丸计划”, 以“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决心大量低价增发新股,迫使盛大放弃控股新浪的计划。这一案例成为首例遵循美国法律进行并购的中国案例,也是盛大公司在资本市场的第一次折戟。

而此时,盛大内乱初现端倪。

由于经营理念不和,起点中文网的创始团队和盛大派来的职业经理人产生矛盾,起点中文网吴文辉创始团队转投腾讯;曾经排名第一的视频分享网站酷6网被盛大收购后,也因经营矛盾原运营团队出走,退出了头部视频网站的竞争。

另一个影响盛大走向的是承载盛大光荣与梦想的“盛大盒子计划”。这个项目于2005年开始执行。但是,由于当时中国家庭宽带速度缓慢,还没有走出2G时代,盒子的制造成本居高不下且内容相对匮乏。当时,“盛大盒子”的单个售价超过五千元,在无锡试点销售的时候,第一个月仅仅售出20台。

2006年初,盛大公布的2005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净亏损5.389亿元,与以往约2亿元的季度净利润形成强烈反差,破釜沉舟并没有换来成功。雪上加霜的是,2006年,广电总局叫停了市面上所有的准IPTV项目。这“一纸禁令”成为压倒“盛大盒子计划”的最后一根稻草,盛大回天之力,计划搁浅。2006年4月,这个项目戛然而止,

有人说,乐视和小米要干的事,陈天桥在2003年就开始筹划了,比其他人超前了十几年。甚至比美国的Apple TV提前了一年半。只可惜,生不逢时。事后有人评价道,在宽带尚未普及的日子里,陈天桥的理念太过超前,家庭娱乐的想法与市场现状严重脱节。陈天桥后来曾对这些创业失败的历程做过一个总结——“世界上没有做错的事情,永远是时间错误”。

随后的2012年,成立三年多的“盛大创新院”迎来最大一次调整,部分项目被关停,员工被变相裁员,整体编制被划入“盛大无线”。这个“看上去很美”的项目草草收场,也再次预示了盛大由盛转衰。

动荡5年 如何重生

并购新浪失败,创始团队出走,梦想被禁令扼杀,盛极一时的盛大开始逐步瓦解。2011年,盛大业务进行重大调整,正式从美国退市;2012年,边锋和浩方游戏平台以35亿元的价格被出售给浙报传媒;2014年,早已名存实亡的盛大创新院宣告正式解散;同年,盛大网络出售盛大游戏所有股份,而陈天桥也辞去了盛大游戏的所有职务,从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2015年,已经是腾讯文学负责人的吴文辉主导了对盛大文学板块的合并,成立阅文集团。从招致麾下到反目出走,再到转身收购,吴文辉完成了一个完美的逆袭。相反,随着《魔兽世界》《梦幻西游》《地下城与勇士》 《跑跑卡丁车》等游戏风靡,人们不再迷恋《传奇》中的打打杀杀,盛大游戏开始走向衰落。

失去冠军宝座位居次席,盛大游戏的前景还算光明。可惜好景不长,中概股在美股市场遭遇寒流,盛大决定退市回归A股。但是,回A这条路太难了。自2014年宣布私有化并筹备回A起,盛大游戏先后经历了7次易主,各方财团涌入,深陷股权乱局之中。水深火热中的盛大游戏,开始遭遇高管离职,其业绩跌入谷底。

2015年上半年,其营收为14.46亿元,同比下滑26.1%,净利润仅为3.266亿元,同比下滑50.5%。最终,做汽车零配件起家的世纪华通与盛大游戏成功“联姻”,但后者已元气大伤。

2017年,散落在全国各地的盛大离职员工组织了一场主题为“激昂斗志,不负盛年”的“盛斗士大会”。许久没有露面的陈天桥从澳大利亚通过视频与现场进行交流。视频中的陈天桥两鬓斑白,他表示“虽然盛大的创新业务不在,盛大的运营业务不在,但是陈天桥还在,盛大还在,自己和盛大愿意把资源、把资金投给离开盛大继续奋斗的盛斗士们,帮助他们创业”。言语间颇多感慨,脸庞上写满悲欣交集。当掌声响起的时候,一切关于过往的光荣与梦想,灿烂与辉煌,都将融汇于我们的记忆深处。

2014年,盛大游戏从纳斯达克退市,开始寻求A股上市。2017年8月,世纪华通通过三次收购合计直接间接持有盛大游戏100%股权,到了 2019年2月,世纪华通以298亿元重组盛大游戏案过会,后者登陆A股。

在2019年,盛大游戏更名为盛趣游戏的首次品牌战略发布会上,如今盛大游戏的董事长王佶坦言,“平时大家谈到盛趣游戏,其实更多谈到的是辉煌历史。但我们如何超越过去?可否破茧成蝶?我和所有员工都诚惶诚恐”。

如今,经历重组、改名、登A后,盛趣游戏是否正在褪去盛大的基因,这家网络游戏的老兵,还能续写新的“传奇”吗?(美编 刘晓莹 责编 王茜 )(文中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资料)

编辑:张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