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素惊扰酒鬼酒
2020-02-05 19:56:32 来源:法人杂志 作者:伍洲奇

◎ 文 《法人》全媒体记者 伍洲奇

2019年12月20日,红星新闻等媒体报道了酒鬼酒经销商实名举报酒鬼酒产品存在违法添加甜蜜素的问题,《新京报》等媒体随后跟进报道。酒鬼酒方面则回应称,从未添加甜蜜素,并称经销商石磊的举报是因与公司诉争及不正当利益引发而起。

在经销商石磊与酒鬼酒公司之间的诉讼中,法院并没有对涉案的酒鬼酒进行甜蜜素的检验。更重要的是,湖南省市场监管局回应举报人称,不会抽检酒鬼酒举报者的库存酒,举报人可与湘西州市场监管局联系处理。随后,湘西州市场监管局表示对石磊的投诉不予受理,此举引发舆论一片哗然。

媒体报道次日,酒鬼酒的股价一字跌停。持续的媒体报道,给酒鬼酒造成了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酒鬼酒品牌受到重创。

舆情发展态势

2019年12月18日下午,作为酒鬼酒54度500ml老酒的全国总经销,来今雨轩公司向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市场监督管理局实名举报,称其代理经销的一批酒鬼酒产品发现存在添加甜蜜素的问题,该举报暂时没有媒体报道。

舆情走势折线图

2019年12月20日,红星新闻等媒体报道:湖南监管部门已受理石磊的实名举报。12月20日晚,酒鬼酒总经理董顺钢通过媒体回应称,酒鬼酒是对老百姓健康负责的企业,上述报道引发了147家以上媒体网站予以转载。

2019年12月21日至24日,《新京报》以《酒鬼酒甜蜜素疑云:老酒带入还是人为添加?》为题,跟踪报道酒鬼酒涉嫌添加甜蜜素问题,界面新闻等一众媒体也参与跟踪报道,并翻出了酒鬼酒涉塑化剂的旧账。酒鬼酒则回应称从未添加甜蜜素,并称石磊举报因与公司诉争及不正当利益而起。上述报道引发了大量媒体网站转载,12月21日,约有374家媒体网站进行转载;12月22日,约有364家媒体网站进行转载;12月23日,约有521家媒体网站进行转载;12月24日,约有271家媒体网站进行转载。

2019年12月25日、26日,《新京报》等媒体先后报道,针对酒鬼酒诉讼中法院未对酒鬼酒进行甜蜜素检测的质疑,湖南省市场监管局回应称,不会抽检酒鬼酒举报者的库存酒,举报人可与湘西州市场监管局联系处理,舆论一片哗然。12月25日,约有240家媒体网站进行转载;12月26日,约有375家媒体网站进行转载。

2020年1月1日,《证券时报》等媒体报道称,石磊对记者表示,湘西州市场监管局此前对自己的投诉不予受理,有60天申请复议时间,决定近期暂不申请复议,将先与相关部门进行沟通,此举引发超过520家媒体网站进行转载,随后舆情态势逐渐低微,但至此舆情已给酒鬼酒品牌造成巨大伤害。

网民观点分析

对于媒体报道经销商石磊举报酒鬼酒涉嫌添加甜蜜素一事,网民发表了不同观点,笔者抽样300条网友观点进行统计,发现主要观点集中于批判酒鬼酒(47%)、国家部门应当积极主动介入(41%)、事不关己(8%)、力挺酒鬼酒(2%)以及其他观点(2%)。

抽样观点比例构成(抽样300条)

抽样观点1:批判酒鬼酒(47%)

网民“白桦呀”:屡教不改的问题公司,害人不浅,赶紧和獐子岛一起退市!

网民“我在海边”:上次是塑化剂,这次是甜蜜素,还添加了什么?

网民“地球村维持会会长”:建议给酒鬼酒颁发社会责任明星企业奖,恶心。

网民“阿莲医师”:酒里有甜蜜素,酒鬼酒:不是我加的。那就是喝酒的人加的了??

网民“传统老思想”:厂家,商家你们做些良心的往嘴吃的东西吧!不要坑害善良国人吧!!现在医院这病那病这癌那癌还少么?快收手吧……

抽样观点2:国家部门应当积极主动介入调查(41%)

网民“棋落难悔”:国家质监部门在看戏?为什么不介入?

网民“麦穗波波富”:官方洗地真的很恶劣。

网民“东方小人物”:这件事情很蹊跷,我相信酒鬼酒公司没有任何动机在白酒当中添加甜蜜素,建议向公安部门报案侦查。

网民“任民名义”:奇葩!法院:酒没有问题为何支持退货,既然支持退货为何不支持赔偿?市场监管局:作为食品安全监督部门竟然对问题食品举报不予受理,理由居然是法院已对举报产品做出了民事判决,你是法盲吗?承担了民事责任就能免除其应当承担的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吗?故意的吧!求真相。

网民“阿棘的美酒”:地方政府强制平息此事,别搞的跟鸿茅一样,令人反感。

抽样观点3:事不关己(8%)

网民“雨人大叔man”:反正我是不喝,也不买他的股票。

抽样观点4:力挺酒鬼酒(2%)

网民“迈克尔老徐”:2012年之前甜蜜素添加并不违法,它这个是陈酒,2012年之前的。

主流媒体观点

2019年前三季度,酒鬼酒净利润为1.84亿元,同比增长14.27%。有业内人士表示,此次酒鬼酒“甜蜜素事件”的发酵,很有可能破坏酒企销售节奏和信誉口碑。一般来说,白酒厂商与经销商之间的经济纠纷、诉讼官司,只是常见的商业合作问题。但这起“甜蜜素事件”已经超出了普通的商业纠纷范畴,而是一个关涉食品安全、关涉整个社会的公共利益的大问题。真相究竟如何?孰是孰非?一系列相关问题还有待监管部门进一步调查检测,相信会给公众一个满意的答案。

——《经济日报》

拒不检测,却又不准销售,湖南及湘西州市场监管部门如此处置,令人难以理解。如果监管部门认为这批酒没有问题,那就痛痛快快放行,使之成为民众双节餐桌上的美酒;如果有疑惑、不确定,或者也倾向于认为这批酒有问题,那为什么不赶紧检测?这样把事情搁置起来的“冷处理”做法,看似高明,实则愚蠢,并不可取。只做“封存”而不给任何结论,处置太简单化,是一种行政不作为。既然当事人已经实名举报,已经提供了涉案线索,监管部门对此就应该有一个明确说法。这批酒鬼酒到底有没有添加国家明文禁止的甜蜜素,不能不闻不问,更不能“封存”了事。

——《法治周末》

举报人石磊是不是还有后手?或者还有其他我们不知道的和酒鬼酒的协议或者其他利益纠纷呢?据传石磊身份不一般,甚至还有酒鬼酒瓶型的所有权,那么背后可能还有更多故事,我们吃瓜群众静静看着事态发展就好。对股价、对白酒行业,近期肯定会有点波动。至少在市场情绪上,一定会有影响。对整体行业,大酒厂一般不会用甜蜜素来调制,所以估计没有大影响,但是也会鞭策他们对食品安全更加用心。对于食品行业,食品安全这个雷一爆,就是灭顶之灾。

——新浪财经

破解酒鬼酒添加甜蜜素疑云,不能任由酒鬼酒与举报人双方打口水战,关键是市场监管部门依法履职,及时出手,一锤定音。各地市场监管部门要对酒鬼酒进行抽检,让广大消费者看一看酒鬼酒里到底是否添加过甜蜜素,这也是还酒鬼酒清白和为酒鬼酒正名的唯一方法。如果酒鬼酒被抽检出甜蜜素,那么市场监管部门、公安机关就要亮剑,依法下架召回已经上市的含有甜蜜素的酒鬼酒,并依法对酒鬼酒公司进行处罚。

——《南国早报)

舆情处置建议

酒鬼酒又闹“鬼”了:曾经的金字招牌,前番陷入塑化剂风波,此番陷入甜蜜素危机。

纵观新闻报道,不难发现其中端倪。首先是举报人也是经销商石磊,与酒鬼酒公司打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官司,打官司的时候,石磊单方面进行了酒质检测,发现酒鬼酒含有禁止添加的甜蜜素,但并没有马上举报。虽然是单方面检测,但是可以判定其中的事实,举报人基本上是不敢诬告的,从行政司法部门对此事的处理态度可以看出,从举报人与酒鬼酒公司的实力对比不难发现。

问题来了,既然有违规添加,为什么不能妥善处理?毕竟查出来有问题的产品,只是其中的一个批次,赔偿和销毁的成本,与目前品牌伤害所带来的损失,显然不可同日而语。但酒鬼酒公司表现出来的态度似乎一直是强势而惜字如金,对举报人如此,对媒体记者也是如此。

当然,酒鬼酒应该向公众澄清一些网民的疑问:2012年生产这个批次的酒时,有没有禁止添加甜蜜素?甜蜜素在多少食品中可以添加?白酒禁止添加仅仅是因为不宜影响口感,甜蜜素只是影响口感而微量添加并不对人体造成伤害等等,这些意见或许能为酒鬼酒挽回一些颜面。

但遗憾的是,很多媒体记者联系酒鬼酒的董秘也好、总经理也好,基本上很难得到正面回应。媒体的一个公开的秘密是,这么大一个舆情事件,报道的准备肯定是做好了的,既然被举报方采取抵制的方式进行处理,那么大篇幅的报道空间就留给了举报方。这对于酒鬼酒的品牌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积极面对媒体,这应当是互联网时代酒鬼酒公司应当保持的起码姿态,之前如此,以后也应当如此。(责编 王茜 美编 刘晓莹)

编辑:姚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