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债出现"违约潮" 国企系3A级未能幸免
2020-11-16 10:26 来源:法人网 作者:曹萌

  ◎ 文 《法人》全媒体记者 曹萌

  近日,债券市场掀起了“惊涛骇浪”。多个信用债违约或者大跌,引发了信用债市场整体动荡。

  11月13日,多家国企债券继续大跌,截止收盘,紫光集团的“19紫光02”下跌20.01%,“18紫光04”下跌16.96%。

  随后,中金公司表示,经债券受托管理人申请,“18紫光04”、“19紫光01”、“19紫光02”自11月16日起,仅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固定收益证券综合电子平台上采取报价、询价和协议交易方式进行交易。这意味着出于对散户投资者的保护,上述债券自16日起仅能由机构来进行交易。

  10月下旬以来,从沈阳盛京能源两只存续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PPN)违约、青海国投永续债延期,到华晨私募债违约、紫光集团不赎回“15紫光PPN006”,再到永煤实质性违约,一连串的信用风险事件令信用债投资者如履薄冰。

  信用违约愈演愈烈

  信用债是指政府之外的主体发行、约定了确定的本息偿付现金流的债券。具体包括企业债、公司债、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分离交易可转债、资产支持证券、次级债等品种。

  Wind数据显示,11月11日,逾10只信用债出现较大调整。截至当日收盘,“19紫光01”“18紫光04”均下跌超过34%;CFETS也显示,19永煤CP003”和“20永煤SCP007”的成交净价也大幅下跌。

  其中,永煤控股10亿短融的意外违约,让本就风声鹤唳的信用债市场再受重创。11月10日,河南永城煤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永煤集团”)10亿元超短融“20永煤SCP003”到期未能兑付,构成了实质性违约。

  据了解,永煤控股母公司——河南能源化工集团是河南最大国企之一,主体评级同为AAA,存续期债券规模庞大。令人担忧的是,永煤控股的违约有可能引发存续期债券交叉违约。

  数据显示,11月12日,“19永煤CP003”最新净价跌逾90%报6.19元,“20永煤SCP007”净价跌874%报8.61元。其他煤企债券也被带崩,平煤股份“13平煤债”连续两日下跌,跌9.65%报76.8元,冀中能源“16冀中01”跌8.14%,均创历史新低。“20永煤SCP003”违约后,中诚信国际已将两家公司主体信用评级从AAA瞬间降至BB。

  11月12日,负责监管信用债市场的交易商协会公告称,将对永煤集团及相关中介机构在业务开展过程中是否有效揭示风险并充分披露,是否严格履行相关职责启动自律调查。

  交易商协会表示,在调查过程中,若发现相关机构违反自律规则的,交易商协会将予以严格自律处分;如相关机构存在涉嫌欺诈发行、虚假信息披露等违法行为的,交易商协会将移交相关部门进一步处理。

  紫光集团、清华控股亦未能幸免

  11月12日,紫光集团存续债全线大跌30%左右,三只债券盘中二次临停,百元面值债券报价仅14元。另外,紫光集团母公司清华控股发行的存续债“16清控02”跌幅达到27%。

▲19紫光02的价格走势图
▲18紫光04的价格走势图

自10月底以来,紫光集团存续债异动频频,个别债券单日跌幅甚至超过57%。据财新网本周四报道称,清华控股董事长龙大伟将进入紫光集团董事会,与紫光集团法定代表人赵伟国一起,处理紫光集团的债务问题。

  本周二,紫光集团亦发布公告称,清华控股宣布进一步加强本集团公司治理,优化董事会和经营管理机制,同时引入专门工作团队,以有效推动校企改革工作,促进企业稳定运行,积极稳妥化解经营风险,实现产业战略发展。

  Wind消息显示,紫光集团寻求支付即将到期的13亿元境内债券“17紫光PPN005”10%本金及全部利息。知情人士称,紫光集团希望将剩余90%本金展期半年,以避免违约。

  11月5日,中诚信国际将紫光集团 AAA 的主体信用等级以及“18 紫光 04”、“19 紫光 01”和“19 紫光 02”AAA 的债项信用等级列入可能降级的观察名单。

  悲观情绪蔓延至整个信用市场

  华西证券分析称,11月12日,在没有新的信用事件发生的情况下,市场开始进一步将近期密集发生的信用事件加以联系,风险偏好变化开始进一步向其他信用债传导,部分与永煤、青海等债券模式具有相似点的信用债也开始遭到市场的抛售,恐慌情绪横向蔓延;部分债基因持有违约债券导致净值下降,遭遇份额赎回,开始通过抛售高等级、流动性较好的债券及在资金市场拆入资金的方式应对赎回压力。

  国泰君安首席策略分析师陈显顺表示,此次信用债背后不仅仅是疫情带来的外生性冲击,也存在地方国企等自身性问题。尤其是在经济复苏的大背景下,此类信用风险的暴露更凸显信用债发行主体的资质担忧。当前,AAA地方国企信用利差回归历史地位(接近2016年),这意味着信用风险没有真正定价,还是带有刚兑预期。

  信用环境恶化后果很“严重”

  对于信用债来说,江海证券屈庆指出,信用环境一旦被破坏,要重新建立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前几年民企违约多,所以后来它们的融资环境恶化,一直没有真正的恢复。从整体信用债融资功能角度看,2016年后违约加剧后,信用债融资占社融的比例明显下降。虽然2019年以后有所改善,但占比一直没有恢复到过去的高位,说明信用环境一旦破坏了,再建立就非常难。未来中国经济依然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本身的宏观环境就不利于建立良好的信用环境,如果社会各个部分对信用的建立不重视且主观上破坏,那么信用环境只会越来越差。

  值得注意的是,一旦信用环境恶化,注入流动性是没用的。流动性的注入只会缓和金融市场流动性紧张,而无法改善企业的信用资质。实际上,企业信用资质的改善,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

  屈庆指出,信用环境的恶化,最终会伤害实体经济。客观地说,实体经济的好坏决定信用环境的好坏,而信用环境的变化又反过来影响实体经济。最近违约的一些企业,既有实体经济相对低迷的客观环境,也有企业不重视信用环境的原因。但如果企业主观上不重视信用,企业违约行为又会加剧信用环境的恶化,最终伤害到实体经济。不管如何,信用债融资占社融比例接近10%,而未来信用债到期压力不小,如果信用环境恶化了,企业再融资难度加大,可能引发实体经济的恶化。

  (版权属法治日报社《法人》杂志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编辑:刘晓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