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行为准则将出炉,研究生或不再做廉价“打工仔”
2020-09-29 09:03 来源:法人网 作者:银昕

法治日报-法人网 全媒体记者 银昕

“现行的研究生教育对导师和学生的关系缺乏详细的规定,希望能借这个机会具体约束双方的行为,详细规定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在教育部宣布即将推出《研究生导师指导行为准则》后,北京科技大学曾负责教导处工作的刘军对《法人》记者如是说。

9月22日,教育部学位管理与研究生教育司司长洪大用表示,教育部将出台《研究生导师指导行为准则》,依法依规建立师德失范责任认定和追究机制。“确有部分导师指导精力投入不足、指导方式方法不科学、质量把关不严,甚至有个别导师出现师德失范问题。”洪大用说。

研究生与导师之间本应是亲密无间的关系,近年来却偶有矛盾事件爆出,个别导师让研究生做廉价劳动力、做私活、对其人格侮辱甚至性骚扰。

“之前教育部出台了一系列关于师德建设的规定和文件,但都是针对课堂教育的,课堂教育为主的时代到本科生就截止了,针对研究生阶段导师的行为规范正处于真空地带。”北京某市属院校一位文科研究生导师对记者表示,研究生导师与学生间的那些事儿,已经到了“该管管”的时刻。

理工科“打工仔”远多于文史科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孙久文告诉记者,导师自己当老板,让研究生给自己打工的情况基本都发生在理工科,“文科很少有这种事。”记者梳理近年来较受关注的研究生与导师的矛盾事件也发现,廉价“打工仔”通常是理工科专业的研究生。

为什么“老板型”导师会在理工科多发?

北京科技大学某文科专业研究生导师王英告诉记者,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文科的科研经费和课题项目数量远远少于理工科。据了解,文史类和理工类不仅在课题数目上有高低之分,普通高等院校给文史类和理工类学科项目的启动经费也有很大不同。以贵州省某所市属高校为例,文科一、二、三类项目启动经费分别是10-30万元、5-20万元和5-10万元,而理工科一、二、三类项目启动经费则分别是15-40万元、10-30万元和10-20万元。

“没那么多经费自然就当不起‘老板’。”王英说。

另一个原因则是,理工科项目大多数牵涉到实验室的工作,不仅内容繁杂,部分工作技术含量也不高。因此耗费精力的琐碎工种成为导师希望研究生做的“首选”项目。而文科的研究工作则非常精专,研究生要想给导师打工,必须拥有和导师几乎相当的水平才行。

理工类学科有更多“老板”的另一个原因是,在国家教育政策鼓励“产学研”一体化发展的背景下,理工类导师自己在校外开办公司的机会远多于文史类导师,其中部分导师以“实习”和“社会实践”为名,要求研究生到公司“打工”,并且没有劳动合同的保障。

当导师变成“老板”

“市场经济大潮袭来的时候,一些脑子比较灵活的导师有了在外开公司的念头,有公司就需要人手,对导师而言,一个好用的廉价劳动力比正式招工划算得多,研究生迫于毕业的压力不敢得罪导师,只能屈从。”刘军说。

据了解,目前国家政策规定,研究生每年有一定的培养费用,每月发放数百到一千多元不等。其中部分费用的来源正是导师所申请的科研经费。

“按照规定,课题组也要聘用正式的科研秘书或者行政秘书,但如果算一笔账不难发现,聘用一个科研秘书每月的成本要近万元,而用研究生当劳动力的成本可能只有一千元,即便导师按照研究生的参与度多给一部分费用,也比正式招工便宜多了。”刘军说。

从研究生的角度来讲,他们觉得自己亏了。不止一位研究生阶段的学生向记者抱怨,导师给他做的课题与他本专业丝毫不相干,白白耽误学习时间,“如果在社会上找工作,肯定不止导师每月发给我们的这点钱。”

但从导师角度来看,不少导师认为自己是在帮学生寻找社会实践的机会,锻炼其“学术以外的其他各方面能力”,师生之间的认知分歧也就此产生。

某高校环境学院博士生导师对记者表示,课题分为两种,一种是纵向课题,与本专业息息相关,直接有助于学生毕业论文的写作,让学生参与这种课题无可厚非;横向课题则不然,是导师从校外企业接来的项目,导师会从企业直接获得一些“外快”,一些研究生的“工资”也来源于此,但横向课题与本专业往往关联度不高。

不可否认的是,有些矛盾的原因在学生一方,导师对此也有委屈。上述环境学院导师告诉记者,一些研究生对自己的认知和定位不清晰,学生想要的老师给不了,于是产生了矛盾。

“一些导师会详细了解学生对未来的规划是什么,如果学生要走学术路线,导师就不会给他安排公司里或者社会上的活儿,而是让他踏踏实实研究学问;如果学生自己对学术兴趣不大,想一毕业就进世界五百强,导师自然会分配他一些社会性较强、锻炼交往能力和扩充人脉的工作,只要各得其所就行。”该导师表示,这种“平衡术”的前提是学生必须清楚自己为什么来读研,如果只是为了躲清闲,毫无上进心,那导师出于好意的一切安排都会被解读成剥削和压榨。

行为准则应该什么样?

“不应该一刀切。”谈到对《研究生导师指导行为准则》的具体内容有何期待,不少导师的第一反应就是希望规则“能更加细化,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其实,对研究生导师的行为规范在我国并非空白。2018年11月,江苏省学位委员会和江苏省教育厅联合出台《江苏省研究生导师职业道德规范“十不准”(试行)》,对侵犯研究生学术权益、在有关学术成果中强行安排无关人员署名、安排研究生承担属于私人领域和家庭生活的事务、安排研究生在与自己有利益关联的单位从事与学业无关的劳动等行为一律“绝对禁止”。

多位导师表示,江苏省的“十不准”过于一刀切,有些事情远比想象的复杂,必须有针对性地提出具体规定。以安排研究生在自己所开的公司“社会实践”或“实习”为例,如果完全禁止,反而会使学生丧失极有意义的社会实践机会。

“关键还要看工作与学生所学专业的相关度,这一点很难做出统一规定。”王英对记者表示,一些导师完全是出于好意,自己所开公司又的确有极好的实习机会,比如律师事务所就是法律系研究生极佳的实习场所,不应只因存在问题就简单一刀切。

“希望看到特别详细的规则,比如对纵向课题而言,学生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对从校外企业接来的横向课题而言,学生什么能干,什么不必干;如果学生进入导师开办的企业实习,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刘军告诉记者,不同院系和专业的特点也不尽相同,一刀切的规定也很难落地。

“此外,研究生导师行为规范问题不能只靠行政部门制定规则,各个学校也应该出台具体而详尽的办法,毕竟学校离导师和学生更近,对各个院系的具体情况也更了解,制定具体规则时,高校不能缺位。”刘军说。(应受访人要求,刘军、王英均为化名)

  (版权属法治日报社《法人》杂志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编辑:刘晓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