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教授不要禽兽 这条新规向有性侵前科者说“不”
2020-09-27 08:56 来源:法人网 作者: 姚瑶

法治日报-法人网 全媒体记者 姚瑶

当“天使”沦为“恶魔”,谁能守护住未成年人身心健康这片“净土”? 2019年4月至8月,江西赣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原教师陈锡明利用教师工作之便,分别与2名女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同年10月,该校召开党委会会议,依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决定给予陈锡明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的处理,并在全校通报和开展警示教育。11月5日,赣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陈锡明以涉嫌强奸罪,强制猥亵、侮辱罪依法批准逮捕。

而令人不寒而栗的是,此事曝出之后,该校多名毕业生留言表示:陈锡明并非初犯,且受害女学生多达十几名,更有受害者发布了一封“迟到的自述信”。

▲自述信部分内容截取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近年来,全国发生了多起有性侵犯罪“前科”人员继续性侵学生案件。在教育部官网发布的教职员工准入查询违法犯罪信息典型案例中显示这样一例:1988年出生的王某,在2010年大学毕业后通过考试考核获得了教师资格,此后并未就业,而是考取了研究生继续读书。 王某就读研究生二年级期间,于2012年5月12日,在江苏省扬州市某商城一书店内,趁无人注意,对被害人李某(女,7岁)以隔衣摸大腿、臀部等私密部位的方式进行猥亵。后被害人家长报案,王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2012年10月29日,扬州市广陵区法院以猥亵儿童罪判处王某有期徒刑八个月。刑满释放后,王某竟然通过求职,顺利进入常州市一所以面向青少年开展英语培训为主要业务的学校从事英语教学工作,并在该学校网站“环球名师”栏目担任教学推介工作。 2020年4月,常州市检察院、教育局、公安局在联合开展教师资格专项清查活动中,发现王某的上述“前科”,教育主管部门当日责令培训机构对其予以辞退,并在三日内取消了王某的教师资格。

据最高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检察机关起诉强奸、强制猥亵、猥亵儿童等性侵未成年人犯罪分别为10603人、13445人、19338人,分别占当年起诉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总人数的22.3%、26.5%、30.7%,后两年同比分别上升26.8%、43.8%。另据公安部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各地公安机关先后破获强奸、强制猥亵、猥亵儿童等侵害未成年人案件1.2万余起。 为健全预防性侵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机制,进一步加强对未成年人的全面保护,8月20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教育部、公安部联合下发《关于建立教职员工准入查询性侵违法犯罪信息制度的意见》(以下简称“入职查询意见”)。由最高人民检察院、教育部与公安部联合建立信息共享工作机制;教育部统筹、指导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及教师资格认定机构实施教职员工准入查询制度;公安部协助教育部开展信息查询工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对相关工作情况开展法律监督。

9月1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入职查询意见”进行了解读。最高检第九检察厅厅长史卫忠表示,多起有性侵犯罪前科人员继续性侵学生案件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也表现出性侵未成年人犯罪的成瘾性、重犯率高等特点。

对于此类犯罪,单靠日常教育和事后惩处难以实现预防目的,只有限制其接触未成年人,才能从源头上最大限度地防止再犯。性侵害是未成年人遭受犯罪侵害的主要犯罪类型,且呈现持续上升态势。因此,将预防关口前移至入职审查阶段,并采取严厉的从业禁止手段,是非常必要的。

存性侵“前科”者,不得从事教学工作

“入职查询意见”规定,学校在招录教职员工前、教师资格认定机构在授予申请人教师资格前,应当进行性侵违法犯罪信息查询,对具有性侵违法犯罪记录的人员,不予录用或不予认定教师资格。在职教职员工经查询发现有性侵违法犯罪信息的,立即停止其工作,按照规定及时解除聘用合同。

基于行为性质和防范重点,“入职查询意见”暂把查询的违法犯罪信息限定为狭义的性侵行为。史卫忠介绍,一类是因强奸、强制猥亵、猥亵儿童犯罪被作出有罪判决的人员,以及因上述犯罪被人民检察院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的人员;另一类是因猥亵行为被行政处罚的人员。

性侵未成年人犯罪具有熟人作案比例高、重新犯罪率高的特点,史卫忠强调,必须前移关口,加强源头预防。

据了解,“入职查询意见”规定:1.中小学校(含中等职业教育和特殊教育学校)、幼儿园新招录教师、行政人员、勤杂人员、安保人员等在校园内工作的教职员工,在入职前应当进行性侵违法犯罪信息查询。2.教师资格认定机构在认定教师资格前应当对申请人员进行性侵违法犯罪信息查询。3.教育行政部门应当做好在职教职员工相关违法犯罪信息的筛查。 此外,由于高校的学生大多已成年,校外培训机构管理体制比较复杂,因此规定,对高校和面向未成年人的校外培训机构的教职员工、工作人员的性侵违法犯罪信息查询,参照本意见执行。

教师资格认定前,应先行“性侵犯罪查询”

值得注意的是,“入职查询意见”规定除对校园内工作的教职员工进行性侵违法犯罪信息查询外,教师资格认定机构在认定教师资格前也应对申请人员进行性侵违法犯罪信息查询,这一步起到关键作用。 据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明确规定,凡在各级各类学校和其他教育机构中从事教育教学工作的教师,必须具备相应教师资格,没有相应教师资格的人员不能聘为教师。 考生进行网络报名后,首先参加笔试及面试,二者通过并体检合格后,即可按照相关要求携带资料,进行教师资格认定,认定通过后,即可获取《教师资格证》。 那么目前各地教师资格认定机构是否已经开展相关工作?工作进度如何?《法人》记者对多地教育局工作人员进行了采访。 广东省深圳市教育局人事处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教师法中明确要求,受到剥夺政治权利或者故意犯罪受到有期徒刑以上刑事处罚的,不能取得教师资格;已经取得教师资格的,丧失教师资格。“无犯罪记录”是教师资格认定中的重要一环。 该工作人员表示,以前“无犯罪记录证明”由考生个人到当地公安机关开具并提供至教师资格认定机构,从去年开始,按照相关要求,“让数据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路”,现已由教师资格认定机构向所在区公安机关发函,申请查询教师资格认定申请人的无犯罪记录,认定机构将以公安机关返回的结果为准,按照相关要求进行认定工作。 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教育局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浙江省的文件已经下发,各城市会在相应工作时间段内开展工作。按照以往流程判断,认定机构在收集整理好申请人的报名信息后,按照流程向当地公安机关发函,公安机关进行违法信息查询后,将查询结果反馈回认定机构,如申请人无违法信息则继续进行相应认定工作,给予教师资格认定。 史卫忠在新闻发布会中谈到入职查询方法时表示,近年来,各地开展的入职查询探索,一般采取由教育部门汇总人员信息,向当地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进行书面查询的方法。为了减轻基层工作负担,入职查询意见采取了更加高效的查询方法,即采取教育部和公安部部门间信息平台对接的方式,通过数据交换和比对进行查询,信息实现即时交换,大大提高查询效率。

教师资格报考限制少,“入职查询”是最后一关

据教育部官网消息,2019年下半年教师资格考试考生人数达590万人,考试科次1237万科次,比上半年考生人数增加一倍多,加上上半年考生人数290万,全年考试人数近900万人,涉及人数众多。此次考试出现了6个考生人数突破10万的考区,其中,郑州12.6万、昆明11.4万、成都10.9万、济南10.6万、长沙10.5万、武汉10.4万。 “教师资格考试还是相对简单的,”某教师资格考试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教师行业缺口较大,资格证的报考限制较少。对于想从事教学工作的考生来说,教师资格证是踏入行业的‘敲门砖’。” 据了解,取得幼儿园教师资格,应当具备幼儿师范学校毕业及其以上学历;取得小学教师资格,应当具备中等师范学校毕业及其以上学历;取得初级中学教师,初级职业学校文化、专业课教师资格,应当具备高等师范专科学校或者其他大学专科毕业及其以上学历;

取得高级中学教师资格和中等专业学校、技工学校、职业高中文化课、专业课教师资格,应当具备高等师范院校本科或者其他大学本科毕业及其以上学历;取得中等专业学校、技工学校和职业高中学生实习指导教师资格应当具备的学历,由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规定;取得高等学校教师资格,应当具备研究生或者大学本科毕业学历;取得成人教育教师资格,应当按照成人教育的层次、类别,分别具备高等、中等学校毕业及其以上学历。 该工作人员表示,2019全年考试人数已近900万人,2020上半年受疫情影响考试推迟,预计下半年报名人数会超过千万人。

从教师资格考试笔试、面试、认定这一流程来看,教师资格“认定”环节尤为重要,而此次“入职查询意见”中明确要求,在认定教师资格前,教师资格认定机构应当对申请人员进行性侵违法犯罪信息查询。

“入职查询意见”还进一步规定:教师资格认定机构未对申请教师资格人员性侵违法犯罪信息进行查询,或者未依法依规对经查询有相关违法犯罪信息的人员予以处理的,由上级教育行政部门予以纠正,并报主管部门依法依规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史卫忠谈到,公安司法机关对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一直保持严打高压态势,但是实践证明,单纯打击并不能有效遏制犯罪,必须加强源头预防。

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九检察厅副厅长李峰也在9月18日举行的“入职查询让孩子上学更放心”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近年来,浙江、上海、重庆、广东、贵州等地检察机关会同有关部门,探索建立性侵违法犯罪信息库及入职查询制度,取得了明显效果。

但随着各地工作的逐步深入,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如查询范围、方式不规范、不统一;各地检察机关单独或者依托公安机关建立的违法犯罪信息库多数只包含本地办理的案件,信息数量少,查询不到涉案人在外地的违法犯罪行为。很难有效发挥预防作用等等。

但是,建立全国层面的制度后,能够在全国统一规范地适用该制度。尤其是,依托公安部建设的“全国性侵违法犯罪人员信息系统”,能够实现全国性侵违法犯罪信息共享,有效解决漏查等问题。因此,“因性侵违法犯罪受到处罚后,换个地方又混进教职员工队伍的情况基本上不会再出现,这将为我们的孩子提供更加严密的保护,同时也会给那些性侵违法犯罪分子产生极大的震慑。更为重要的是,‘入职查询意见’的出台,可以让这项制度在全国范围内落地,织密保护未成年人的法网。” 随着一些性侵未成年人恶性犯罪案件的曝光,社会各界关于加大未成年人保护力度、预防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呼声日益强烈。当前性侵未成年人犯罪持续上升,社会强烈关注,必须进一步加大预防力度,构建对未成年人更加有力的社会保护网络。

  (版权属法治日报社《法人》杂志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编辑:刘晓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