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具盲盒,“新宠”带来“心愁”
2022-02-25 15:38 来源:法人杂志 作者:李韵石

法治日报-法人网 全媒体记者 李韵石

你可能想象不到,中小学生购买文具也能上瘾。精美的包装、奇特的造型和动漫人物联名的文具盲盒成为中小学生的“新宠”,但越来越多的文具盲盒,因溢价高、交易不公、成瘾性高等使得家长日益忧虑。

近日,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通过互联网调研、抽样调查、家长访谈等方式对文具盲盒展开调查。据分析,未成年人购买盲盒与社交需求有关,且相较于成年人,未成年人更易购买成瘾。

文具盲盒成中小学生“新宠”

2021年12月16日,突如其来的大风降温令北京寒气逼人。17时30分,正值晚高峰,尽快回家享受温暖是多数人的选择。但《法人》记者无意中发现,几个小学生刚放学就跑进一家仅几平方米的文具店里,对着店员喊:“叔叔,我要那个粉色的。”“叔叔,我要5个海贼王的盲盒。”海贼王、奥特曼、哆啦A梦、柯南等原本应该出现在玩具店的玩具,现在却以文具盲盒的形式热销,成为中小学生的“新宠”。

文具盲盒是指集合了笔、本、橡皮等,经随机组合,搭配中小学生喜爱的动漫人物形象,以盲盒形式出售的文具组合套装。记者走访北京市丰台区、朝阳区和大兴区内几所学校周边的文具店发现,货架上包装绚丽多彩的文具盲盒和盲袋,占据着店铺最为醒目的位置。

2021年12月17日,在北京市丰台区一家文具店里,老板胡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现在每天放学后,我这里都会排长队,很多家长带着孩子前来挑选文具盲盒和盲袋。”与之前“店内经营传统文具、生意一度惨淡到要关门地步”相比,如今的火爆让胡先生颇感意外,他准备抓住这个商机,“我要把货架上的文具撤下来,全部换成文具盲盒。”

丰台区另一家文具店里,当记者询问文具盲盒和盲袋的销售情况时,老板张先生告诉记者,“文具盲盒套装”特别受小朋友的欢迎。带有海贼王和奥特曼形象的款式最受男孩子喜欢,而囡茜系列和哆啦A梦款式比较受女孩子青睐。

2021年12月16日晚,大兴区某文具店内一名家长带着孩子在挑选盲盒   李韵石/摄

张先生介绍,文具盲盒价格从2元到100元不等。有的里面仅有一根铅笔或一块像皮,有的里面却包含了便签本、精美书签、荧光笔等,还会随机出现文身贴、手表、桌游卡牌等。记者随机在店里拿起一款名为晨光熊猫书院的文具盲袋套装,其外包装显示:里面有4种实用文具,售价30元。

在对家长的随机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文具盲盒大多是孩子用自己的零花钱购买,只有遇到比较贵的,才会让家长帮忙购买。一些中小学生购买文具盲盒具有较为明显的上瘾倾向。

“其实,我真不想再给孩子买了,家里相似的文具太多了。”学生家长高女士一脸无奈地告诉记者,为了让孩子能够在朋友间有共同话题,或是为了保护孩子的自尊心和“面子”,家长不得不妥协。“之前,孩子让我给他买文具盲盒,被我拒绝了很多次,后来孩子缠着奶奶给他买。”

记者在采访中看到,两个10岁左右的男孩抱着一个印有海贼王图案的文具盲袋不停地说着:“我就是从这个盲袋里抽到的‘路飞’(‘隐藏款’文具盲袋中的一根笔),你摸摸是不是。”其中一个就是高女士的儿子。他向记者抱怨,隐藏款(盲袋)很难得到,这次还是没得到。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学生得知,“隐藏款”易让人上瘾,很多孩子为此反复购买。

记者在某购物APP上发现,网络购物平台上也不乏文具盲盒,且价格较线下店更低。但家长们表示,网上出售的文具盲盒和盲袋无法挑选,心里不踏实,在线下店购买更让人放心。

“盲盒社交”影响未成年人健康成长

近日,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发布了未成年人盲盒消费调查报告,通过互联网调研、抽样调查、家长访谈等方式对文具盲盒展开调查研究。报告显示,未成年人购买盲盒与社交需求有关,且相较于成年人,未成年人更易购买成瘾,不少孩子频频向家长要钱购买盲盒,导致精神恍惚,影响学习。盲盒营销对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和人格养成产生的负面影响不可忽视。

调查显示,未成年人因同学之间讨论文具盲盒话题而开始购买相关产品,并会因抽到“隐藏款”“热门款”而成为同学们羡慕的对象,从而获得成就感和满足感。据不同年龄段的未成年人家长反馈,未成年人热衷于购买盲盒、收集盲盒的主导因素皆是同学、朋友之间必要的社交需求。“盲盒社交”导致部分未成年人频繁或大量购买盲盒,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文具购买方面的开支。

北京市丰台区某小学教师梁老师告诉记者,由于文具盲盒里的文具都很炫酷,有些笔帽是玩偶形态,极易吸引学生上课时的注意力。“每节课都有一些学生不专心听讲,我不得不暂停讲课提醒他们。”

梁老师说,孩子要想融入一个群体,需要有共同话题和爱好。文具盲盒和盲袋的多样性和随机性给一部分学生提供了共同话题。不买盲盒的学生,可能就是同学眼中的“另类”。文具很普通,也可能会被嘲笑。

除了影响学习外,文具盲盒还会诱发青少年犯罪。2021年12月17日,中国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常务理事袁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成年人沉迷盲盒,比较严重的后果多为盗窃和校园欺凌。未成年人难以抵挡盲盒的诱惑,家长应提高警惕。个别未成年人因盲盒得不到满足而不择手段,严重的甚至会导致犯罪。

袁纪进一步举例说明,去年年初,宁夏银川的李女士发现家中丢失2000元现金。经一番核实,最终得知是儿子偷偷拿去买了文具盲盒。当李女士发现一个抽屉里满满的铅笔、橡皮、尺子以及涂改带时,大吃一惊。


北京市丰台区某文具店内售卖的文具盲袋  李韵石/摄

“在我知道的案例中,由于缺钱而产生的校园欺凌事件占大多数。”袁纪告诉记者,一些未成年人沉溺于网络游戏和收集盲盒,造成大量不合理开销,无法保障正常消费,又不敢和家长说,便将目光转向其他同学。在这种情况下,易出现恶意地通过肢体、语言等手段实施欺压、侮辱,造成另一方人身伤害、财产损失或者精神损害的现象。

文具盲盒产品质量令人担忧

实际上,早在2021年年初,中国消费者协会就曾发布相关消费提示:盲盒经营者营销手段众多,其中打造系列概念并设置最难获得的“隐藏款”进行饥饿营销,引发消费者冲动购买,助长了非理性消费行为。尤其是青少年群体,好奇心强、喜欢攀比、消费观念尚不健全,容易对盲盒上瘾。上海市消保委建议出台专门措施针对未成年人的盲盒销售行为进行限制和规范。

2021年6月1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官网发布儿童用盲盒的消费提示,提醒购买盲盒的家长应引导孩子结合经济能力、消费需求等量力而行,不要过分沉迷、避免成瘾。消费提示称,由于盲盒包装的特殊性,容易导致消费者和生产者“信息不对称”,加之盲盒分为普通版和隐藏版,可能引起孩子的攀比心理,导致孩子购买和使用该类产品容易上瘾。

除了盲盒营销套路会对未成年人造成伤害外,盲盒本身也存在诸多法律与质量问题。与普通商品相比,盲盒存在虚假宣传、侵权以及劣质等问题。袁纪告诉记者,在购买盲盒的时候,消费者极易被商家夸大商品价值、虚构中奖概率以及不实产品款式所误导。

“在我们处理的文具盲盒事件中发现,盲盒内产品的质量参差不齐,甚至一些都是‘三无产品’。有些文具盲盒不符合有关国家安全标准,有些是假冒山寨品或者二次销售品,还有些是没有生产日期、质量合格证以及生产厂家的‘三无产品’,存在划痕、掉漆、污渍等质量瑕疵。”袁纪说。

2007年,当时的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和国家标准化委员会颁布了《学生用品的安全通用要求》,并且在2020年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和国家标准化委员会对其进行了修改,其中对文具的材质、做工以及丙烯酰胺等物质的含量提出了更高要求。

对此,袁纪认为,盲盒经济是近年来的新鲜事物,国家现行法律法规对文具以盲盒形式销售给未成年人,尚未作出禁止性规定。因此,相关企业应增加对相关社会主体的保护职责。未来国家应进一步明确相关法律法规,对向未成年人售卖盲盒行为加以规定和限制。

(责编 王茜)

编辑:赵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