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永定河
2020-12-24 13:13 来源:法人网 作者:李韵石

法治日报-法人网 全媒体记者 李韵石

“妈妈你看,那个小鸭子飞起来了!”11月29日,北京丰台的园博湖畔,一个3岁左右的小姑娘拉着妈妈的手,兴奋地指着正在嬉戏的水鸟说。

园博湖清澈如镜  李韵石/ 摄

此时,一列高铁快速驶过,惊动了在湖面享受阳光的水鸟,它们快速地躲进了岸边芦苇从中,清澈如镜的湖面泛起一阵阵涟漪。

园博湖,永定河生态治理“五湖一线”中的一湖。近年来,北京通过永定河补水、再生水利用等多途径,让清水灵动蜿蜒、鸟语蛙鸣的自然景观再现。

黄河之水滋润北京

永定河,古称治水,是海河水系最大的一条河流。永定河北京境内长172公里,上游自河北幽州村入北京,下游自大兴区崔指挥营出市界,依次流经门头沟、石景山、丰台、房山、大兴5个区。

历史上,永定河水量丰沛,永定河水哺育了北京城,是北京的母亲河。但是,受气候变化和用水增长影响,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永定河逐步出现了常年断流、水体污染加重、植被破坏加剧、生态空间萎缩、生态功能退化等问题,严重制约了流域的生态环境改善和经济社会发展。

为改善永定河生态环境,2016年12月,国家发展改革委、水利部、国家林业草原局联合印发《永定河综合治理与生态修复总体方案》(下称“总体方案”),提出永定河综合治理与生态修复指导思想、基本原则以及治理目标和重点措施。2017年,永定河综合治理与生态修复项目正式启动,把逐步实现“流动的河、绿色的河、清洁的河、安全的河”作为治理目标。2018年6月,京津冀晋四省(市)人民政府和中交集团在京组建了永定河流域投资有限公司,至此对永定河的治理进入了一体化、市场化协同阶段。

北京市永定河管理处副主任韦怡冰告诉《法人》记者,为实现永定河“流动的河”的目标,自2019年4月19日起开始引黄河水为永定河补水,第一次的补水量达1.2亿立方米,首次实现黄河与永定河的历史性牵手。2020年4月20日,永定河第二次补水,补水总量达到1.7亿立方米,实现了北京境内172公里河段25年来的首次全线贯通。如今,已经成功为永定河补水3次,部分河段已经实现全年有水。

记者跟随永定河管理处的工作人员来到凉水河治理一期工程的“五湖一线”进行实地探访。所谓的“五湖一线”就是在三家店拦河闸以下的18.4公里河道内形成了5处水面,它们分别是门城湖、莲石湖、园博湖、晓月湖以及宛平湖。一线指的是地下管线进行流水循环,使得这五湖水形成了循环水系。

行走在晓月湖的永定河拦河闸上,记者看到拦河闸将晓月湖一分为二,上游存水充足,而下游却是干涸的河床。对此永定河管理处工作人员申阳告诉记者,造成这样的原因有三:一是目前上游的水量不足,难以支撑全年不断流供水;二是晓月湖下游部分正在修建高铁桥,供水会影响进度;三是永定河作为悬水,晓月湖位置水平面高于天安门15米,在所有工程完成以前不能大水量长时间供水。

在宛平湖畔,记者遇见了几位摄影爱好者,他们端着“长枪短炮”,躲在宛平湖岸边的树林里。伴着他们的目光,记者看到在远处的宛平湖中有几只水鸟。

当记者向他们询问起永定河变化的时候,年轻摄影师潘阳告诉记者:“自我记事起,永定河就没有水,当社区宣传永定河即将补水时,我兴奋得一宿没睡。北京人天生爱水、喜水、盼水。”潘阳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他的家就住在卢沟桥附近,距离景点卢沟晓月直线距离只有800米。但是,据潘阳讲述,之前,卢沟晓月的美只停留在课本和想象中。

南水北调送水60多亿立方米

除永定河的生态补水外,南水北调工程也给北京带来了宝贵的水资源,它极大地缓解了北京人的用水问题。

据北京市水务局工作人员介绍,自2014年12月27日南水入京至今,已经给北京送水60多亿立方米,其中向北京水厂供水39.44亿立方米,人均水资源从原来的100立方米提升到了150立方米,超过1300万人喝上了南来的水。

同时,南水北调工程还向密云、怀柔等大中型水库补水8.35亿立方米,水源地补水7.2亿立方米。根据北京市水文总站的最新统计,截至2020年9月末,北京市平原区地下水埋深平均为22.49米,与2015年同期相比回升了3.68米,与上年同期相比回升了0.5米。地下水水位已经连续5年实现回升,超采区面积大幅减少,水质稳定向好。地下水储量增加了15亿多立方米,仅密怀顺水源地就已经回补了近6亿立方米的水资源。

谈起南水北调,和潘阳一起照相的姜阿姨告诉记者,她家就是南水北调的直接受益者。据姜阿姨介绍,家住大兴的她在南水进京之前一直喝的是深井水,水碱特别重,每次烧开水后,水面都会有一层水碱,热水壶要每两个月就清理一下。姜阿姨有个小外孙,从小比较淘气,他总爱抱着家里的凉水壶喝水,每次家人都会提醒他不要喝壶底下的水,为了让他看意识到不能喝,姜阿姨把瓷水壶换成了玻璃水壶,透明一眼就能看到壶底下一层水碱。

“现在我们小区改为了南水北调的水,水碱明显少了,我爱人经常和别人说我们现在喝的是丹江口的水。”说完这个话,姜阿姨开心地笑了。

“第二水源”令北京水系环绕

虽然北京年人均水资源量提升到了年150立方米,但依然远低于联合国认定的年人均500立方米的极度缺水线,北京还是一个特大型缺水城市。那么这些年北京市内各公园以及众多河道中都蓄满了清澈的水,这些水都是从哪儿来的?通过采访,记者了解到,北京75%以上河流中的水均为再生水,而再生水也被称为北京的第二水源。

永定河流淌的再生水李韵石/ 摄

在北京的南四环公益桥外,有一片占地面积31.36公顷的厂区。假如不看大门的厂牌,你很难想象这个地方就是全国唯一、亚州最大的全封闭地下运行污水处理厂:槐房再生水厂。

走进厂区,记者看到,进厂的道路将厂区分为南北两部分,南半部分是水清岸绿、鸟语花香,风景如画的湿地公园,其中湿地面积达15.6公顷。北半部分是厂区,地下空间东西长648m、南北宽255m、基坑深度为18.5m,总占地面积约12.8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3.3万平方米。地下空间部分共分为三层,地下一层为生产用房及操作层,地下二、三层为构筑物池体及管廊。

走在厂区的湿地栈桥上,记者看到一个出水口,源源不断的再生水从中流向湿地,在出水位置几条锦鲤正在逆流嬉戏。据槐房再生水厂工作人员任天昊介绍,这个水源是专门给湿地提供保障的。任天昊告诉记者,槐房再生水厂紧邻小龙河发源地,该发源地曾名为一亩泉,因有 23 处泉眼,面积约有一亩而得名。乾隆所撰《重修马驹桥碑文》记载,“水自南苑出者二,其南源曰团河,其北源曰一亩泉。”

曾经,一亩泉河水清澈,为湿地景观。但近年来地下水位下降,泉眼干枯,一亩泉美景不见。如今,槐房再生水厂通水运行达到地表Ⅳ标准的再生水注入湿地景观,并输送至小龙河,消失的一亩泉景观得以重现。得以恢复的景观不光一亩泉,凉水河也是利用再生水得以水清复明。

据北京市凉水河管理处副主任黎小红介绍,凉水河是北京市西南城区主要排水和景观河道,它流经7个区、流域面积达695平方公里,是南城地区最大的排水“动脉”,担负着北京城市防洪体系“西蓄、东排、南北分洪”中南护城河的分洪任务。同时,凉水河也是一条多年用于排污的河道,随着城市建设的快速发展,大量污水直排入河,导致凉水河曾遭受严重污染,又脏又臭。

如今,通过前期的清淤、截污、除臭、绿化造林等工作,以及北京众多再生水厂的建立,北京市的污水做到100%回收再处理,曾经向凉水河直排的情况已不复存在,经过再生水厂处理后的水经由管道输送到凉水河上游,确保凉水河全线全年清水长流。目前,凉水河全线68公里的主河道通水全部来自再生水。

漫步在凉水河经开区段旁,记者看到岸边的风车慢慢转动,绿色步道上三三两两的游人驻足拍照,红色骑行路上的自行车快速掠过,一片自然好风光。作为北京市首个国家级示范河湖,每天往来的游客络绎不绝。据统计,槐房再生水厂的日处理能力达60万立方米,相当于2000万户污水量。而在全北京,共有11座高品质再生水厂,每天污水处理及再生水生产能力总计413万立方米。这些再生水作为第二水源为全北京市的河流、公园湖泊的水资源补充提供了保障。

缺水矛盾依然存在

虽然,如今在北京的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水流潺潺,但这并不意味着北京已经不缺水了。

在宛平湖下游, 记者看到,那里还是一片土河床,没有一点湿润的迹象,一辆蓝色卡车正行驶在河道内,后面扬起了一大片尘土。

潘阳告诉记者:“我们这个位置是北京的一个风口,每年刮大风的时候,永定河滩里的沙子就会随着风飘扬在空气中,在院子晾晒的衣服会落一层土。什么时候永定河全线通水了,沙子应该就没了。”

对于永定河的治理工作,记者采访了永定河流域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国升。他表示,当前治理永定河流域的第一难题仍然是水资源短缺的问题。按照总体方案和工程实践,生态需水量达4.6亿立方米,生态用水供需仍存在较大矛盾。第二个难题就是如何保证治理效果可持续。永定河治理项目公益性强、建设期投入大,公司初期融资压力较大。同时,随着新建项目逐步建成,工程运行养护资金落实难度也逐步增大,不但要靠政府的投入,还要在流域生态产品价值上做好文章,进一步拓展资金筹措渠道,提升公司自身造血功能也是面临的另一项挑战。

对于未来永定河治理的成效,孙国升坚定地告诉记者:“未来,我们的计划就是永定河能够像其他大江大河一样长年水清岸绿、不断流。”(责编 谢昱航)

(版权属法治日报社《法人》杂志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编辑:刘晓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