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基层的幸福感扶一扶,也就正了
2020-12-21 10:09 来源:法人杂志 作者:谢昱航

法治日报-法人网 全媒体记者 谢昱航

吴满金幸福的一家 谢昱航 / 摄

“我看上他,就是因为他长得帅。”吴满金有些调皮地谈起她的丈夫龙先兰。龙先兰是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十八洞村村民,如今已是“脱贫明星”。经媒体大量报道,他已经被很多人知道,而妻子吴满金却对龙先兰有着自己的理解。

“我们相识于2015年扶贫工作组组织的一次相亲大会。如果回到2013年,即使再大胆地设想,我也不会想到和他结为夫妻。我以前不认识他,但我妈是十八洞村人。这个村没有不知道龙先兰的,他是有名的流浪汉、酒疯子。当然,我现在能理解他当时那个状态。”吴满金说。

龙先兰家庭很特殊,父亲是个酒鬼,经常打骂母亲,母亲不得已,只得离婚改嫁。2009年,他的父亲病死了,当时他还不到20岁,他的妹妹才14岁。此后,龙先兰带着妹妹,艰苦度日,谁知一年后,妹妹也意外去世了。这一连串的不幸,让龙先兰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开始消沉,越陷越深,终日借酒消愁,醉在哪里,就睡在哪里。马路上,水沟旁,经常能看到他醉得不省人事。

“这种情况下,谁都认为他的人生没有指望了,谁还会想到,他能娶老婆生孩子。2013年,习总书记到我们村后不久,扶贫工作组进入,从那个时候起,龙先兰的命运才发生改变。”吴满金回忆道。

湖南省花垣县委驻十八洞村扶贫工作组组长龙秀林很早就关注到了龙先兰,在帮助龙先兰解决吃饭问题时,已经考虑到了他的婚姻问题。龙秀林托人为龙先兰介绍了一个对象,但是人家嫌他穷,还是一个举目无亲的孤儿,根本看不上他。为了不让龙先兰失去信心,龙秀林放出话来:“谁说龙先兰没有亲人,我就是他的兄弟”。那一年过年的时候,龙秀林把龙先兰带回家,让自己的父母认下这个儿子,让自己的兄弟认下这个兄弟。

“大哥一开始安排我到县城卖鱼,我没有做生意的经验,因为投入少,也没有购买供氧设备,所以亏本了。回到村里后,大哥又帮我找到了养蜂这条出路。2015年,我开始养蜜蜂,大哥给我3000元本钱,我一共养了4箱蜂。那一年,我赚了5000块钱。”龙先兰亲切地称呼龙秀林“大哥”,看得出内心的感激之情。

同年,为了解决村里单身汉的婚姻问题,十八洞村组织了相亲联谊会。会上,吴满金认识了龙先兰。“我能与他交往,扶贫工作组起了很大的作用。他们为我介绍十八洞村的发展前景,带我参观了猕猴桃等产业基地,也介绍了龙先兰的养蜂事业,还说帮我优先在村里安排工作。” 吴满金继续介绍着他们的婚姻。

随后,吴满金开始试着和龙先兰接触,加强相互了解。交往了一个月,龙先兰一直未带她到家里看看。后来,在吴满金的强烈要求下,龙先兰才带她回家。见到龙先兰的房子后,吴满金心里凉透了——三间木制房,破旧不堪。龙先兰睡的地方,就是一个地铺。房顶很多地方漏雨,地铺需要不停地挪位置,家里乱七八糟堆满了杂物。

“这里哪像个人住的地方啊,我心里打起了退堂鼓。特别是我家里知道后,表示坚决反对。家人不仅担心日后生活没着落,还担心婚后可能存在家暴等问题,因为他之前是出了名的酒疯子。”吴满金说,“但龙先兰对我敞开心扉,说他以前也是受打击过重迷失了人生,以后一定改掉坏毛病。他还说,正在改变自己,需要一个人管住他,这个人就是防止他沉沦的守护者。以后一定努力赚钱,给我一个幸福的家。我听后心有所动,但还是不放心,说交往一年试试。”

这一年,龙先兰真的很努力,全身心投入到养蜂事业中。蜜蜂不是那么好养的,很辛苦,基本上没有休息,还有风险。有几次,蜜蜂成群飞走,造成的损失不小。但龙先兰没有气馁,想尽办法弥补损失,不断在失误中总结教训,学习先进技术。后来,龙先兰的养蜂生意果然逐渐做大。

“这一切我看在眼里,我的家人也逐渐放心了。一年后,我们走到了一起。一起养蜂,一起克服困难,养蜂规模越来越大。现在,我们一年的收入有几十万元,不但将自己住的房子进行了改造,还在县城买了一套120多平米的房子。”如今的吴满金对自己家的小日子很是满意,“我们的生活很幸福。他不但努力赚钱,对我也很好。随着蜜蜂养殖的规模化,我们也有了自己的时间。只要一有空闲,他就带我出去玩,对我也很体贴。虽然农村人常有大男子主义,但是家里的活他也不少帮衬。特别是今年3月我们有小孩后,他在家里的时间更多了。我现在觉得选他是选对了,他其实很优秀,以前只是没有一个好的机遇,是扶贫工作组拉了他一把。”

离开龙先兰的家,看着幸福的一家三口,《法人》记者对 “帮扶”又多了一层理解。在贫困家庭中,不乏误入迷途者,这些人,看似自暴自弃,其实就像长歪了的禾苗,扶一扶,也就正了。(责编 王茜)

  (版权属法治日报社《法人》杂志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编辑:刘晓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