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最年轻的“特区一哥”
2020-11-19 13:28 来源:法人杂志 作者:李韵石

法治日报-法人网 全媒体记者 李韵石

站在深圳湾的人才公园环看四周,地标“春笋”(华润集团总部大厦)和“春茧”(深圳湾体育中心)屹立水边。在可视范围内,一座座塔吊拔地而起,一座座摩天大楼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当中。路边,行人匆匆,车水马龙,一派繁荣景象。

这就是深圳,一座年轻又朝气蓬勃的城市,改革与发展是这里永远的主旋律,已经响彻40年不曾停歇。

40年来,深圳开创了1000多项改革举措,GDP从1979年的1.96亿元增至2019年的2.69万亿元,年均增长20.7%。至2019年,深圳外贸进出口总额已高达2.997万亿元,其中外贸出口总额1.67万亿元,连续27年居全国大中城市首位。

从最早的“三来一补”到如今的深圳创造,深圳速度和深圳成就已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标杆。

开放之窗始终敞开

面积仅有187平方公里的深圳市南山区,2019年GDP超过6000亿元。

“全球最牛街道”粤海街道就是南山的一部分,这里聚集了两万余家企业,其中有94家是上市公司,享誉全球的华为、腾讯、大疆等知名企业均诞生于此。

南山区还有新中国第一个外向型经济开发区——蛇口工业区。1979年7月8日,蛇口炸响了填海建港的开山炮,这是新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炮,它炸出了一个震惊全球的中国速度。

当时的蛇口工业区,提出了许多改革措施,为后来深圳特区全面建设奠定了实践基础。1982年,蛇口工业区举办了全国首次公开人才招聘会,开始了干部人事制度改革;1983年试行管理体制改革;1984年推行住房制度改革;1985年成立专门的社会保险公司,这是我国第一家由企业成立的社会保险机构,也是中国平安保险集团的前身;1986年在内部结算中心基础上创办招商银行,这是新中国第一家由企业创办的股份制商业银行。

“我是1982年从河南来到南山的,当时这里就是一个大工地。”曾经参与南山区早期建设的施工人员安康向《法人》记者讲述了他初到深圳时的印象。据安康介绍,当时的南山区只有蓝天白云和周边的茫茫青山,到处是因施工露出的黄秃秃的土地,看不到什么大型建筑。彼时,参与建设的人们并不知晓这块土地将经历怎样的变革和发展。

如今的深圳,不仅在经济改革和发展方面名列全国前茅,在发展外向型经济、吸引外资方面,亦是全国排头兵。据“2020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显示,深圳已有中国平安(21位)、华为(49位)、正威国际(91位)、恒大集团(152位)、招商银行(189位)、腾讯(197位)、万科集团(208位)、深圳投控(442位)8家本土企业荣登世界500强。而在深圳投资的世界500强企业已超290家。

这一切,都源于深圳40年来始终坚持以开放的胸怀迎接着全世界资本的到来。

2020年10月,中央印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在全国统一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基础上,制定深圳放宽市场准入特别措施清单,放宽能源、电信等领域市场准入。

进一步放宽前沿技术领域的外商投资准入限制,再一次向全球展示深圳经济特区的开放之窗将始终大开的决心。

打造一流营商环境

“种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深圳市全力打造的高水平营商环境就是一棵参天的梧桐树,吸引了许多企业来深圳落户扎根。”深圳市家具行业协会主席侯克鹏告诉记者,很多家具企业初在深圳发展时都是小微企业,资金来自山南海北,创业者都是外来人,很担心政府会在各方面为难自己。然而,投资者担忧的事情并没有出现。

40年来,深圳家居产业始终在飞速发展,从当初的年产值为零发展到如今接近3000亿元。侯克鹏告诉记者,“对于企业投资,深圳市政府采取的是积极不干预态度,无事不扰、有求必应是最大特点。”

良好的投资环境,也吸引了其他产业在深圳扎根落地。其中,黄金珠宝制造业已经成为深圳一项重要支柱产业,深圳的水贝国际珠宝交易中心成为国内最具影响力、交易量最大的珠宝专业交易市场

深圳市金匠心珠宝首饰有限公司创始人陈棋勇对于深圳的营商环境有着深刻体会。陈棋勇是福建莆田人,做黄金首饰起家的他辗转杭州、上海和北京等几个大中城市,最后选择了在深圳投资。

深圳的法治化建设一直处于全国前列,早在1994年,深圳就确立了建设法治城市的目标。深圳还出台了全国首部“法治政府建设指标体系”,率先开展法治政府建设考评等政策。深圳成为国内唯一的政务信息共享示范市,“秒批”事项已达244个,“无感申办”196个。截至2020年6月,深圳共制定法规235项(其中经济特区法规194项),政府规章332项,是全国立法最多的城市。

优秀的营商环境不仅为深圳吸引来传统制造业企业,更吸引着无数高新技术企业前来投资创业。2011年10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原国家卫生部联合批复同意深圳国家基因库建设方案,深圳国家基因库在深圳市大鹏区启动建设。2016年9月,深圳国家基因库正式启用。这是我国首个国家级综合性基因库。目前,深圳国家基因库已建成千万级生物样本存储能力、88PB数据存储能力、691万亿次/秒计算能力以及百万碱基/年基因合成支撑能力。

防范“大城市病”

作为中国四个特大城市之一,深圳几年来的“大城市病”也较为突出。道路拥堵、房价过高等问题直接影响着深圳的综合发展。

在深圳采访期间,记者曾从蛇口港乘坐接驳车到地铁2号线蛇口港站,短短1.5公里的距离,接驳车行驶了约25分钟。近来,为缓解交通拥堵问题,深圳许多地方都在修路,导致导航地图都会出现偏差。

另外,房价过高也影响着深圳对外来人才的吸引力,一些想到深圳工作的年轻人最后不得不因此放弃。据统计,2019年,深圳的常住人口为1343万人,户籍人口为494万人,户籍人口占比仅有36.8%,而北京、上海、广州分别为60%、59%、62%,其他区域中心城市如西安、成都、南京、武汉等则分别达到96%、90%、83%、80%。

户籍人口占比过低说明流动人口巨大,一方面对社会安全治理提出考验,另一方面也意味着部分产业存在人才流失的风险。

对于经济特区来说,行政管理能力和行政服务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到对外来资本的吸引力,更直接影响本地经济活力和对外形象。

40年来,深圳优秀的法治化建设给各行各业提供了最大的安全保障。同时,政府服务的便利化,又给企业节省了许多成本。

鉴于背靠港澳的区位特征,深圳借鉴了两者“义工制度”的优势。多年来,“义工制度”在深圳遍地开花,形成了国内最完善的义工服务模式,鼓励各行各业的人士积极投身义工服务中。

据深圳义工联合会的数据统计,截至今年11月,深圳全市在册义工人数为208万人,正式志愿者为198万人,志愿服务项目175万个,服务时长累计达到8165万小时。与此同时,志愿者的人员构成多元,其中在校学生约占18.8%,党政机关和社会团体人士占26.3%,企业员工占33.1%,其他社会人士占21.8%。

深圳市巾帼志愿者协会秘书长刘雯艳告诉记者,2018年国家改革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时,深圳市各级税务部门每天都要接待大量前来咨询政策的人,队伍都排到了大街上。为第一时间解决服务需求问题,税务部门向巾帼志愿者协会寻求帮助,协会随后向深圳税务部门提供了几千人次义务、专业的税务支援工作。

深圳义工的发展,极大缓解了人口不稳定带来的用工短缺等问题。深圳市还专门制定了《深圳市义工服务条例》,这是我国第一部专门规范义工及义工服务的地方性法规。

40年间,从一个小渔村成长为国际大都市,深圳的崛起从任何角度来看都是一个奇迹。它的成功,既有其特殊性,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缩影。作为四个经济特区中发展最快的“一哥”,深圳或将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依然扮演中国经济发展“探路者”角色。深圳,风景正好,未来可期。(责编 吕斌)

  (版权属法治日报社《法人》杂志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编辑:刘晓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