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律界 > 正文

赵春雨:一位刑辩女律师温柔的坚定

2018-09-06 09:19:29  来源:法人网  评论:0

80后的赵春雨有种异于同龄人的笃定与认真,她一直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却拒绝“女强人”的标签

法制日报《法人》记者 周乔

娇小的身材、淑雅的举止、时常挂在嘴角的微笑,这些标签让外界很难将赵春雨与刑辩律师联系起来。正是这位声音甜美、彬彬有礼的女律师,在刑辩领域杀出了一片天地。

80后的赵春雨,却已有11年的执业经验。

采访前,记者翻阅了赵律师的微博,试图提前做些了解。微博里的赵春雨,总是标配优雅得体的服饰与妆容,温婉的笑容下仍透露出强大的职业气场,她的文字细腻平和却有态度。

赵春雨很忙。7月19日,作为中国政法大学第三期刑辩高研班公益讲师之一,为来自全国26个城市的律师同行授课;7月23日至27日,参观香港律政司、立法会、海关、法律援助署、高等法院;8月4日至5日,在深圳参加“第四届全国80后律所主任论坛”;而就在受访的前一天8月23日,赵春雨刚在吉林开庭三天。

“两个被告,两个罪名,开庭三天,两位证人、四位鉴定人出庭,法庭准许控辩双方充分发问与辩论,这种情况并不多见。中院副院长担任审判长,市检公诉处长担任公诉人,重点不在规格,在于他们对案件的熟悉与精准把握。搭档的当地律师也很优秀,经历这样的庭审是幸运的……”受访前的最后一条微博,更新于8月23日21点51分。

8月24日下午四点半,北京金隅大成中心六层的盈科总部。眼前的赵律师,优雅从容,大气谦和。

教育世家的法学生

赵春雨出身教育世家,做一名人民教师也是她曾经的理想。高考那年,她却机缘巧合地报考了中国政法大学,成为一名法学生。1999年到2006年,得益于母校七年的培养,赵春雨打下了扎实的法学基础。

从毕业初期每月2000块的微薄收入,到现今年入数百万的刑辩律师,笃定与坚持是赵春雨的制胜法宝。“我现在执业十年了,相信执业20年的时候,一定会比现在更优秀。”谈及未来,赵春雨双手托着脸颊,微闭双眼短暂地思考,仿若能穿越到十年后,看到更好的自己。

“为什么?因为如果你走的是一条正路,积累的经验是对的,那么再积累10年,一定是有用的。”赵春雨如是说,“律师这个职业是需要时间来积累的,年轻本身就是一种瓶颈,不能急于求成。”

赵春雨不是个会刻意计算得失的人。

对于越来越多的刑事律师因为“收入少,风险大”,纷纷转向民商事领域的现象,赵春雨却显得云淡风轻。

她告诉记者,最大的风险,其实主要来自于办案过程当中律师本身的不规范。“比如取证时有意诱导证人,还有一些比较激进的‘死磕’行为等。如果剔除了这些,这个职业其实并非和风险必然挂钩。”

当被问及如何看待某些律师的“死磕”行为,赵春雨亦有自己的角度。

“‘死磕’我认为是一把双刃剑,看如何去理解。某些程度的‘死磕’,已经超越了一个律师理应遵循的职业规范,那便是不可取的。首先律师不能脱离自己的角色,说话的尺度是需要把握的。但同时,许多案件也正是因为‘死磕’,才为刑辩律师,甚至整个律师群体争取了权益,或为被告人赢得了无罪的结果,推动了法治的进程。”

赵春雨坦言,法治进程的推动,有激烈式推动,也有缓和式推动。她将自己划于后者,并称之为“温柔的坚定”。“我不推崇,也不反对。我推崇一种温柔的坚定,用润物无声的方式,坚持得到胜利。”

法学硕士毕业11年,赵春雨自认交出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没有背景,一路走来小有成就的赵春雨,多年来与丈夫一起,热心公益活动,关切弱群体,持续捐助贫困山区的儿童、困境中的未婚妈妈、服刑人员的子女……

2017年5月,在导师宋英辉教授60岁生日之际,为感谢恩师、回报社会,赵春雨出资105万元,在北京师范大学刑科院设立“春晖刑辩奖学金”,以亲身经历激励更多科班出身的高校学子投身刑事辩护。

紧接着,在中国政法大学66周年校庆之际,赵春雨又向母校捐赠100万元人民币,用于支持国家法律援助研究院项目资金。

“正如发言时所言,作为一名青年律师,这100万对我来说,如果用来换更大的房子,或许只是房款的1/10,但是,它可以用来在这10年中资助100个学生的法律援助调研工作,我认为更有意义。”赵春雨说。

工作,我是认真的

“必须认真对待我代理的每一个案件。”赵春雨认为,成功没有捷径,唯有认真与专注,总会有量变到质变一天。

2015年12月,赵律师担任辩护人的郭某涉嫌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一案,二审宣判,郭某改判缓刑,即时释放。

该案所涉罪名在内陆城市较为少见,一审期间郭某一审被判处四年有期徒刑。尽管在几位上诉人中,郭某的一审量刑最低,但赵春雨律师接到委托后,依旧本着对每一个案件认真负责的态度,开展了大量的工作。经过不懈努力,最终成功推动了案件的改判。

而这个案件的典型意义在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和适用的法律并无错误,但赵春雨却认为如若因司法解释未做修改,而坚持按原数额标准量刑,势必会造成轻罪重判、背离法理。

赵春雨为此撰写的学术文章《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量刑数额标准亟待修改》,在国家级刊物《民主与法制》和《中国法院网》公开发表。此文充分论证了现有司法解释虽未废止,但已严重滞后,一审法院机械适用法律导致量刑畸重,应当予以纠正。

最终,赵春雨的专业观点得到采纳,二审法院历时整整一年,经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对全部上诉人予以改判。承办法官高度肯定了辩护律师的业务水平及对案件的推动作用。

除了认真专业的执业态度,良好的沟通能力也是律师必须具备的职业素养。赵春雨认为,女性做律师有着天然的沟通优势。

与委托人的沟通,与公检法机关的沟通,甚至同事助理间的沟通,沟通将会贯穿于律师的整个职业生涯。

执业11年,良好的办案效果和业内口碑;盈科四年,赵春雨业绩稳中求进,带领职务犯罪部核心成员迅速成长与其极强的沟通能力也是密不可分的。

今年1月20日,江苏徐州,赵春雨高票当选为盈科律所全国刑委会主任。藏蓝色连衣裙职业干练,妆容婉约,搭配齐肩微卷的短发,驾轻就熟的脱稿演讲后,她从11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开启盈科全国48家分所刑辩业务的整合与联动工作。

赵春雨坦言,她从未把自己当作领导,只想做好一个纽带,她不是一个习惯做决策的人,但执行力很强。正如她在竞选演讲中提到:“如果当选主任,我计划在两年任期内,开展下述工作:1、每年组织一次盈科刑辩高峰论坛或学术研讨会;2、每年走访分所不少于10家;3、计划再出资100万元,在母校中国政法大学设立奖学金……”当选后不久100万捐赠落实完毕,10家分所走访现已完成,刑辩高峰论坛也即将于2018年9月8日举行。

近年来,澳门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等十余所高校的讲台上都留下了赵春雨传道授业的足迹;央视《律师来了》、北京台《现场说法》、山西台《顶级咨询》,嘉宾赵春雨又成了全国人民的普法“教师”;在职业生涯中转了一圈,她竟圆了当初教书育人的梦想。

我不是女强人

一位成功的职场女性,往往会被贴上“女强人”的标签。对于这个标签,赵春雨律师是抗拒的。

“我从来不认为我是一位女强人。”赵春雨说。

在她的朋友圈,除了同微博一样分享工作状态,还会分享二人世界、亲子时光、闺密小聚、全家旅行……在她的世界里,爱情、亲情、友情、事业,一个都不能少。

7月22日,赵春雨在朋友圈写到:“难得的二人世界!放松的时刻,便是幸福时刻!”

配图中的赵春雨素颜出镜,身着工作照中鲜少出现的蓝底白花短袖,依偎在丈夫身边,少女般如初的笑容。此时,法庭上唇枪舌剑的名律俨然一副小女生的姿态,卸下妆容与职业的着装,沉浸在自己的小幸福里。

“我们研究生还没毕业就领证了,真正的裸婚,当时经济不宽裕,正好解决了合租的问题。”拿到硕士学位之前,赵春雨选择嫁给了“爱情”,丈夫是研究生同学。

“许多时候是他影响了我,他是一个真正有大格局的人,很宽容,我是依赖他的。”谈起丈夫,赵春雨毫不掩饰自己的仰慕之情,即便自己的收入已远超从事公务员工作的丈夫。她笑言自己是一个生活小白,几乎不做家务,家人帮她解决了家庭的琐事。

6月28日。“云南之行结束,最大的收获不是美丽的风景,而是我的女儿长大了。……尽管平时陪伴不够,但从小到大,最爱带她旅行的是妈妈,我们在旅行中更爱彼此!”

女儿是赵春雨的希望,忙碌的工作使她不能给予女儿特别多的陪伴,但是她会尽全力挤出整块的时间去参与女儿的成长。

5月27日。“这次成都之行,要讲课三次,参会一次,把家人一并带过来,利用间隙游山玩水一番。由于奶奶和姥姥都在老家陪二胎孙子,只好带了爷爷和姥爷出来……”

赵春雨是律师,是妻子,是母亲,亦是女儿、儿媳。父母与公婆,长辈的支持是这个家庭最坚强的后盾。她很感恩他们对自己以及女儿的付出。

或许这就是赵春雨不愿承认自己是一个女强人的缘由,因为世俗眼中的女强人往往是茕茕孑立的。而她,则是想努力让自己成为“人生赢家”。

近四个小时的采访里,赵春雨偶尔捧起手边淡绿色的猕猴桃汁,始终带着温婉的笑容。

赵春雨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学士、诉讼法学硕士,现任盈科律师事务所全国刑事诉讼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盈科北京职务犯罪法律事务部主任,盈科全国首届十佳刑辩律师;兼任中国政法大学司法改革研究中心研究员、安徽师范大学诉讼法研究所研究员、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法律硕士校外导师、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卓越法律人才培养基地”实践导师、甘肃政法学院客座教授;受邀为澳门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电子科技大学等十余所高校授课;受邀为苏州大学第一期刑事辩护高级研修班和中国政法大学第三期刑事辩护高级研修班授课;央视《律师来了》、北京电视台《现场说法》、山西电视台《顶级咨询》节目嘉宾;中国政法大学“春晖法律援助研究基金”设立人,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春晖刑辩奖学金”设立人。

  稿件编审:阮加文   编辑:新媒体部

今日推荐

大爱报乡梓情怀法律人-律师赵月林

(资料图)2018年5月10日,四川省广安市武胜县龙女镇芋子溪村3组添了一座新坟,年仅34岁的赵月林长眠于此。赵月林,四川省律协最年轻的理事,他从山沟里一路走来,通过自学当上律师。他有个梦想:要...[详细]

十年前的“网红”律师为何再受关注

律师依法化解矛盾杭州出经验你就是央视上的那个调解律师吧?这是柯直收到的最新版问候语。柯直是浙江乾衡律师事务所主任,10多年前,因创办中国离婚网,成了网红。柯直这回再受关注,不仅因他成功...[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