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也能治?黑龙江再现“气功大师”治死人案 ,伪疗法还要害人多久
2020-07-28 10:28:14 来源:法人网 作者: 张会甫

文  法治日报-法人杂志 全媒体记者 张会甫

“刘尚林喜欢学员们称他‘活佛’‘大师’,号称包治百病、无所不能,包括今年的新冠肺炎也能治疗,所以今年到康养中心治疗、练功的有1000多人。”来自黑龙江省黑河市、曾在铁力市日月峡大森林康养中心治疗的刘女士告诉《法人》记者。

也是在这家康养中心,今年26岁的哈尔滨青年男子李某燃却遭遇不幸:6月21日凌晨,已在这里治疗将近三年的他,在接受刘尚林“节食治疗”54天后浑身抽搐离世。

6月24日晚,黑龙江省铁力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该局已依法以涉嫌利用迷信致人死亡犯罪对黑龙江省日月峡大森林旅游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尚林等3人刑事拘留。7月17日,铁力市委宣传部发布消息,铁力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利用迷信致人死亡罪对犯罪嫌疑人刘尚林批准逮捕。

而在此之前,已有多名“气功大师”因“伪疗法”被捕入狱,或没能给自己“发功救命”而“英年早逝”。

刘尚林:成也气功 败也气功

现居铁力市城中心、熟识刘尚林的赵卫国(化名)告诉记者,刘尚林今年71周岁,铁力市(伊春市下辖县级市,1988年撤县建市)本地人,原为某林场运输工人(也有称后来转为干部),文化程度不高。他从上个世纪90年代就开始习练气功——自然中心功(注:创始人张香玉,1992年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以诈骗罪判刑6年),逐渐小有名气,之后号称已开发了“特异功能”,给人“发功治病”、收徒授课。

“刘尚林到哪里说得都神乎其然的,说自己创立了密藏气功,包治百病。在他的多次演讲和授课中,自称经他的气功治疗痊愈的全国病人能有10万人,很多是绝症患者。所以周边地区很多人都找他看病,主动给他拿钱、捐款”。赵卫国说:“有一次我得了腰椎间盘突出,他给我发功治疗几次,可是我什么感觉都没有”。

刘尚林由毫不起眼的林场职工摇身一变成为众人仰慕的“气功大师”,不管对患者“疗效”如何,自己却就此发家。“他投资建了一座小楼,当时叫气功养生中心,既办公又治病又授课。当时很多政府干部来找他发功治病,所以刘的势力和影响在当地越来越大。”铁力市一位政府工作人员说。

记者采访获悉,日月峡森林集团位于铁力市东北约37公里,开车沿哈伊公路或鹤哈高速很是方便。几位知情人告诉记者,刘尚林成立日月峡大森林公司之后,在森林公园内大兴土木、挖山毁林,不仅建设水上乐园、滑雪场等旅游项目,还建设了一座新楼,即现在的“日月峡国家森林公园”大楼,除了公司办公,刘还注册了“铁力市日月峡老年恩霖康养中心”,对外叫“日月峡国际森林养生中心”,当地人简称“日月峡康养中心”。

记者几经周折,联系了曾经将母亲送到该康养中心疗养的伊春市民张女士。张女士告诉记者,她的母亲当年70岁,因中风留有轻微后遗症,但生活基本能自理,因兄妹俩无暇照顾便将老人送到这里疗养,兄妹两人经常过来看望和照顾。张女士说,自己曾多次见到刘尚林,他身材魁梧,喜欢戴着墨镜,说话很直,嗓门很大,在指导学员或患者练功时经常高呼“你们遇到了世界最强的大师!上天派我来救助你们”!在此治疗的人早晚在指定区域内练习“森林瑜伽”,招式简单;另外就是让大家练习“大森林拍手功”,临睡前要还打坐。这里的学员和患者一日三餐基本吃素,刘尚林还让“三高”和肥胖患者“断食治疗”(辟谷),说“断食、节食是治疗百病的良方”。

▲刘尚林正在为学员授课。图片来源于黑龙江日月峡大森林集团官网。 

问及治疗效果,张女士表示:“老妈说在这里吃不好、睡不好,感觉很受限制,心理压力很大,病情反而加重,所以呆了四个月我们就把她接回家了。很多患者家属都觉得钱花了很多,但效果不好。蹲蹲马步、拍拍双手怎么就能治病呢?现在证明,刘尚林就是在骗钱”。

多名“大师”受到制裁或因病而死

根据铁力警方发布的通报,“气功大师”刘尚林被抓的原因是“涉嫌利用迷信致人死亡犯罪”。当地多位市民向记者反映,刘尚林还可能涉嫌非法占地、毁林、偷税漏税等多项犯罪。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气功大师”因犯罪被抓在此之前已有多起。上个世纪80年代,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后国门大开,国民的思想意识发生转变,新旧观念激烈碰撞,“特异功能”“气功热”一度风靡全国,相继出现多名影响很大的“气功大师”。

其中最早的当属严新,其自称有特异功能,能“隔山灭火”、令“导弹拐弯”,人类的任何灾难、病变都可以被他的气功消除,但是在科学和法律面前,严新的“气功神话”被逐一击破。其1990年出逃国外,至今下落不明。

还有河北农妇张香玉,号称“天神附体”然后创造了“自然中心功”,号称本人能够“看穿宇宙,透视人体,能与万物交流,能与鬼神谈话”,“只有此功能够拯救人类”。上个世纪80年代末,无论城市乡村都能见到习练此功的人群,全国会员约有数百万人。张香玉通过招收会员、气功治病等手段大肆敛财,后因宣传封建迷信、诈骗钱财而被逮捕,1992年被判刑6年。

另一位获刑的“大师”是江苏省启东市的沈昌,20世纪80年代末突然宣称无师自通具备了一种“特异功能”。沈昌的“特功理论”一是“辟谷”,即通过不吃饭来强身;二是想象,想什么就会成什么。他要求信徒绝对忠诚于他,听命于他。生了病不能相信科学,只能接受“沈昌信息”,用意识去调控;不能去医院检查治疗,否则就是心不诚。数年之间,几十万求医问病的群众成了他的信徒,沈昌牟利数千万元。2001年9月18日,江苏省苏州市虎丘区人民法院以偷税罪与非法经营罪一审判处沈昌有期徒刑12年。

近年社会影响最大的“假大师”,是1952年5月出生的江西宜丰人王林。他小学都没有毕业,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习练气功,自称曾在四川峨眉山潜心修炼,并掌握了神奇的“太极玄功”。王林自称用气功能做到空盆来蛇、空杯来酒等绝活,曾用气功为外国首脑高官治病,还可以通过给人“接气、开光”等特异功能让人转运、长寿。因为善于交际,特别是与演艺界、经济界的名人交往颇多,在他的别墅里存有很多和政界官员、社会名流、演艺明星的亲密合影及他们的题词,王林依此扩大自己的社会影响力,借机敛财。2013年7月,王林因涉嫌非法行医、非法持有枪支、非法拘禁等违法犯罪行为被调查,后被逮捕,2017年2月在取保候审期间病死。

没能给自己“发功救命”的“大师”,还有创建“中华养生功”的黑龙江人张宏堡、“国宝级气功师”张宝胜、“香功”创立者田瑞生,他们均称能用气功治病、延年益寿,最后却都是病死或事故死亡。

“气功大师”为何招摇撞骗至今

7月22日,国家体育总局气功中心下发了一份《关于健身气功推广功法目录的公告》(气功字[2020]51号,下称《公告》),该《公告》称,健身气功作为国家体育总局正式开展的第62个体育项目,长期以来为增进群众身心健康、弘扬优秀健身养生文化和促进社会和谐做出了积极贡献。然而,近段时间社会上出现了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自诩“气功大师”等名号,替人消灾治病、利用迷信聚敛钱财损害群众健康,甚至扰乱社会和谐等不良现象。对此,《公告》公布了“易筋经”“五禽戏”等11个健身气功项目。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得知,气功(炁功)在我国已有数千年历史,是一种中国传统的保健、养生、祛病的方法。古代或名“丹道”,以呼吸的调整、身体活动的调整和意识的调整(调息,调身,调心)为手段,以强身健体、防病治病、健身延年、开发潜能为目的的一种身心锻炼方法。因此气功被称为“生命科学”。

“但是总有人篡改气功精神,自封‘气功大师’,其目的就是为了蒙骗民众,牟取不义之财。”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在30年前就与号称有“特异功能”的严新斗争并如此表态。2013年司马南揭发王林的伪气功时,何祚庥再次表态支持司马南,并直言“气功大师都是假的”。

“独立学者”司马南被称为“反伪气功、反伪科学斗士”,他在2013年就公开表示“气功是一种健身的方法,带有传统民族文化特色,练气功强身健体是有效果的,所以我从来没有反对过气功,我反对的是假气功。”因此他20年前勇斗沈昌,几年前又叫板王林,最终这两个“气功大师”均被戳穿并受到法律制裁。

有媒体报道称,黑龙江刘尚林案的受害者、26岁的李某燃去世后四天,他的母亲接受记者采访时居然说:“我有些犹豫、醒悟,但还是有点信(刘尚林)。”

从严新到沈昌,从王林到刘尚林……众多假“气功大师”的真实面目都被揭开,他们都在蒙骗公众、骗取钱财,为什么他们屡屡得逞、公众屡屡上当?

何祚庥曾表示,这些“伪气功大师”之所以广受崇拜和热捧,是由于社会竞争压力大、社会保障体系不够健全等诸多原因,让很多人对未来缺乏安全感,凡事想寻求捷径,因而抱有一种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心理。一些不法之徒正是利用人们求捷径、求平安等心理,不惜铤而走险敛财骗财。他认为,要消除人们对伪气功大师的盲目崇拜,一是普及科学知识,加强民众理性意识的建构,让人们擦亮双眼,远离这类伪科学,谨防上当受骗;二是完善法律制度,对以敛财、骗财为目的的不法分子予以法律制裁;此外,要注重建设和完善社会保障体系。

打击“伪大师”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参与,树立科学理念和正确的价值观,才能让招摇撞骗的行为无处遁形。

编辑:刘晓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