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报社主办
搜索
公告: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我们整装出发! 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总编辑致读者
首页 > 金融 > 正文

跨境贸易日趋便利 改革不能忽视风险防控

◎ 文 《法人》全媒体记者 赵青

随着外汇管理政策的不断调整,中国营商环境正持续优化。

近日,国家外汇管理局(下称“外汇局”)再推出优化外汇管理、促进跨境贸易投资便利化12条措施,包括6项跨境贸易便利化措施和6项跨境投融资便利化措施。

事实上,今年以来,一揽子优化外汇管理、促进跨境贸易投资便利化的政策已经密集落地。外汇局先后出台了深化跨国公司资金集中运营管理改革,实施资本项目外汇收入支付便利化试点,取消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投资额度限制,货物贸易外汇收支便利化试点等多项措施。

辽宁大学金融与法律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法学会银行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杨松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些举措旨在消除原有外汇管理上的障碍,规范外资进入门槛,简化外资进入程序和手续;促进我国外贸转型升级,通过便利化措施调整外贸结构,深度开展与各国的贸易投资合作和区域共建,拓展多元化市场;逐步实现贸易平衡,由扩大出口向进出口平衡发展转型,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同时,深层次的开放能够有效应对逆全球化趋势,减少贸易摩擦。

赋予企业更多自主权

跨境贸易便利化措施方面,首先是扩大贸易外汇收支便利化试点,使诚信企业享受更大便利。

国家外汇管理局总经济师、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10月25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介绍,扩大贸易外汇收支便利化试点,即允许符合条件的银行,为信用良好的企业办理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外汇收支时,自主优化业务办理流程。自今年初在粤港澳大湾区、上海、浙江开展货物贸易外汇收支便利化试点以来,试点银行反映,可节约企业单证准备和审核时间50%以上。本次改革将扩大试点地区范围,并将试点业务范围从货物贸易外汇收支扩大至服务贸易外汇收支。

有关便利企业分支机构名录登记的举措,主要是便于跨境企业设立分支机构,使设立分支机构将变得更简单更快捷。

此外,便利化政策简化了年度货物贸易规模在20万美元以下的小微跨境电商企业货物贸易收支手续,允许其可不办理“贸易外汇收支企业名录”登记手续,小微跨境电商迎来发展新机遇。

“20万美元免登记的制度会让行业的小企业设立变得更简单,利于更多的人员进入这个行业。”行云全球汇副总裁高长春在接受记者采访表示,除了大平台外,下游还有6万多中小分销商群体。预计这一政策将惠及支付机构95%以上的跨境电商企业客户。

跨境投融资更加便利化

在跨境投融资便利化措施方面,6项措施涉及境内股权投资、资本项目收入支付、外汇资金结汇使用、外债登记管理、外汇账户开户、信贷资产跨境转让等多个方面。

其中,允许非投资性外商投资企业依法以资本金开展境内股权投资,成为重大进展。

改革以前,外商投资性公司、外商投资创业投资企业和外商投资股权投资企业等投资性外商投资企业可依法依规以资本金开展境内股权投资,所有的外商投资企业也可将境内取得的合法利润进行境内再投资。

从2015年起,外汇局取消了外商投资企业利润再投资的核准,若其他的非投资性外商投资企业经营范围内含“投资”字样,也可将资本金原币划转或结汇开展境内股权投资。但若经营范围内不包括“投资”的字样,就不得开展境内股权投资。

本次政策出台后,所有类型的外商投资企业无论其经营范围内是否含“投资”字样,都可以以资本金原币或者结汇,在依法依规的前提下,且在符合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及境内所投项目真实合规的情况下,进行境内股权投资。

根据外汇局数据,中国目前登记的外商投资企业有37万多家,其中投资性外商投资企业不到3000家,而非投资性外商投资企业占比超99%,取消非投资性外商投资企业境内股权投资限制,可以说上述政策的惠及企业面非常广泛。

高长春表示,取消非投资性外商投资企业资本金境内股权投资限制,便于跨境贸易企业接受互补企业融资或对互补性企业的投资,有利于行业整合,大企业通过并购实现业务增长,小企业更容易依附大企业从而快速发展的需求。

“在资本项目方面,扩大资本项目收入支付便利化试点的改革,对于获得较多外资投资的境内企业来说,资金入境的渠道变得更加便利。而境外获得的资本金入境变得简单,将降低资金入境的摩擦成本、时间成本。”高长春说。

改革不能忽视风险防控

另外,银行的不良资产处置也将迎来新途径,新政策提出,开展银行不良债权和贸易融资等跨境转让试点。

业内人士表示,银行不良债权的自由跨境转让是推进我国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的重要手段,能为境外投资者提供更多样化的金融产品选择,可以分散银行信贷资产风险,由于国内不良债权的相当比例是人民币计价,不良债权的跨境转卖对于人民币国际化也有一定推进作用。

“中国市场有序推进资本项目开放和外汇市场建设,是适应我国经济走出去和逐步融入全球经济的需要,也是我国对外开放不断升级和金融开放的重要表现。”杨松表示,我国的对外开放是循着对外贸易、境内外投资、境内外资本融资的路径逐步深化的。

资本项目开放通常是在经常项目开放之后实施,它需要以国内金融市场成熟以及金融、外汇法制完善为前提。因为资本项目的开放会给国内金融市场带来更大风险,特别是系统性风险,必须谨慎有序推进。而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WTO也没有把推进资本项目开放作为成员国的基本义务。但是,随着我国在经济全球化中的地位和影响逐步提升,我国经贸已经成为全球经济重要引擎,在这样背景下,适度、有序推进以资本项目开放为内容的金融开放,不仅是我国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关键,也是有效对冲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需要。

随着外资金融机构在我国业务不断拓展,为了确保跨境资金流动的平稳有序,在相关风险防控上需要更加注意。

杨松表示,在开放过程中,我国应当通过改革完善金融监管体制,加强事中事后监管,进一步健全跨境资金流动的宏观审慎和微观监管并举监管框架,坚持以防控系统性风险为底线的宏观审慎管理,以微观放活为理念的市场行为监管。

“要建立一个完善的跨境资金流动法律监管体系,要求我国整合现有外汇管理层面的法律法规,制定统一的基础性法律。”杨松说,与此同时,应加强对外汇指定银行的监管,完善银行内控机制,充分发挥银行在外汇业务中的代位监管职能。还应改革外汇管理制度,建立跨境资金异常流动监测预警体系。并加强工商、海关、税务、人民银行、外汇管理等监管部门之间的横向交流以及与境外金融监管机构的合作,建立协同监管机制和信息共享平台。(责编 吕斌 美编 赵佳)

编辑:张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