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报社主办
搜索
公告: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我们整装出发! 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总编辑致读者
首页 > 金融 > 观点 > 正文

网红“老爸评测”一边评测一边卖货 被疑变相营销

曾因报道而摧毁了百亿权健帝国的“丁香医生”,在报道期间因该平台出售的一款售价近 2000元的鞋垫也遭到消费者质疑,认为这与权健售卖的天价鞋垫一样都是智商税产品。近期,号称“为人民检测”的网红评测机构——“老爸评测”,因其商城售卖相关产品,遭消费者质疑为变相营销。

“老爸评测”成网红

魏老爸的成名作是“包书皮”,这次事件催生了“老爸评测”。“老爸评测”以民间众筹检测为主题的自媒体形式出现,2015年8月,一篇名为《开学了,您给孩子用的包书皮有毒吗》的文章将“老爸评测”推向大众视野里,后来的塑胶跑道问题、儿童手表以及校服等产品的评测,“老爸评测”都有参与,这在中国家长群中引起了不小反响,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相关产品质量标准的更新,也让“老爸评测”拥有了粉丝群体。

2015年春季开学,魏文锋偶然发现女儿使用的包书皮味道刺鼻,于是在学校门口随机搜集了七种类似的包书皮,送往泰州市国家精细化学品质量检验中心,花了9500元检测费。到手的检测报告显示,送检的七种包书皮都含有生殖毒性物质和致癌物质。魏文锋拍摄了8分钟的纪录片,并通过社交媒体曝光了“毒书皮”的纪录片,阅读量迅速突破了10万+,视频点击量超过了1500万。

自此,“魏老爸”创立了“杭州老爸评测科技有限公司”,评测工作也停不下来了:近20个学校跑道、全国16个城市共计20个学校的校服、很多家长委托的家具、板材、地板甚至食品,甚至还帮助杭州的一个家长退掉了有毒的大书柜。

2017年11月,浙江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关于公布第一批产品质量安全伤害信息监测点的通知。共计16个单位被指定为第一批监测点。“老爸评测”名列其中。监测点的责任是,主动提供产品质量安全伤害信息,积极协助开展产品质量安全风险评估以及缺陷产品召回工作。

与此同时,“老爸评测”各大平台的粉丝纷纷猛涨。

“一边评测,一边卖货”引争议

在“老爸检测”的官方网站,不难发现“魏老爸”发掘消费者检测“蓝海”的背后,是消费品安全之忧,以及消费者维权困境。在有过十多年体制内检验检疫经验的魏文锋有过担忧:中国的不少消费品标准存在问题,而消费者想要自己维权,成本太高了。

于是,在售卖各种产品的二维码下方,都有这样一句话——“烧钱做检测不是办法,开店是为了自我造血。”

在“老爸评测”官方网站公示的平台矩阵中,覆盖了微信公众账号、有赞商城、抖音、小红书、今日头条、知乎、B站,以及淘宝店铺,在有赞商城和淘宝店铺中,“老爸评测”除了宣传评测视频外,更主要的目的是售卖产品。

然而,这其中售卖的同类产品,引起消费者质疑变相营销。

在老爸评测的淘宝店,一款称被检测过的学生用品——红领巾,售价为35元。在“产品详情”的界面,“魏老爸”告诉消费者,针对这款红领巾的偶氮染料、甲醛含量、耐摩擦色牢度、PH值、纤维成分等参数,“老爸检测”给出了相应的检测结果。在售价方面,“老爸评测”还专门介绍,因为布料、人工、运输等成本的增加导致了价格上涨。在产品质量方面,专门提示了首次洗的时候,会有浮色。

可在消费者的评价页面发现,多数消费者直言,就是冲着“老爸评测”的品牌选购的。然而,8月中旬到9月初,有购买过红领巾的消费者评价称,红领巾掉色严重。而这一点,在产品介绍页面,“魏老爸”因为掉色问题专门检测的参数——耐摩擦色牢度,显示为“合格”,并专门做了介绍。

以几款畅销的日用品售出界面为例,在产品介绍的区域,可以看到“老爸检测”拍摄的评测视频,儿童牙膏、玻尿酸安瓶、去黑头精油、有色口红唇膏、补水面膜等产品的评论区,有不少消费者留下了中评或差评,纷纷表示“相信老爸评测才买的,但效果不佳。”

有网友专门撰文称,靠着评测毒包书皮、毒跑道扬名的“魏老爸”,店里少不了铅笔、橡皮、红领巾这样的家长必备款;测评了18款防晒衣不合格,自己的淘宝店立马出现多款测评合格的防晒衣,测评了麦饭石锅具,店里就有“老爸定制”的套锅,有部分网友评论表示东西太贵,是一种变现的营销方式。

评测≠检测,消费需理性

事实上,“老爸评测”并不是直接对商品进行检测,而是与第三方检测机构合作,委托有资质的第三方市实验完成数据报告。拿到检测机构出具的报告后,“老爸评测”使用易懂的图文或是活泼形象的小视频,通过社交媒体账号对外发布。

这其中,“检测”和“评测”都是对产品质量所进行的评价活动,但具有明显的区别。

具有相应资质的实验室依据各类正式发布实施的标准(包括企业标准)才可以“检测”。由政府监管部门或其他组织专门委托(如第三方实验室)或按照某种规则程序安排(如企业实验室),检测活动本身和对检测活动及其结果的解读需要一定的专业知识和技能,检测结果通过特定渠道发布或用于专门用途(如产品放行),具有权威性和法律效力,是产品质量合格判定和相关部门对产品质量监管的技术依据。

“评测”活动的主体,可以是非官方授权或认定的、可以是非专业的组织或个人,可以是第三方或非第三方的组织。这些组织或个人可以不具备专业知识和技能,可以不需要专业设备和场所,可以不以现行标准为依据,但“评测”条件和追求的目的更贴近实际消费环境和消费状态。“评测”结果通常不具有权威性,不具有评判产品质量合格性的法律效力,但更容易受到消费者的关注和理解。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副教授赵萌曾就此接受媒体采访称,老爸评测现阶段的模式有风险的。“最大的风险就在于它的公信力本身是脆弱的,它并不是真正的靠一个严谨的机制来进行,更多的是靠口碑,靠他以前的故事,铁杆的粉丝。但有可能因为一些不可控事件受到严重打击。”

在赵萌看来,“老爸评测”很好地切中了一个社会痛点,但目前仍需在商业模式上有所改进,走出“检测网红+电商”的模式,以保证在产品安全层面更令人信服。

“口碑就像水可载舟,如果被利用或遇风险事件亦可覆舟。”赵萌认为,老爸评测未来需要加强几个关键维度,“比如将检测过程做到高度透明化,建立具有共同使命的供应商网络和标准,以及把模式从用户花钱买安全升级到吸引用户为使命而支付。”

中国质量万里行提醒消费者,购买相关评测机构的产品时需理性,评测机构在几个因素都可能影响消费品购买预期,一是评测机构选择的产品品类覆盖面,二是送检时的关键参数的饱和度,三是评测机构解读的专业性。由此,在购买相关产品时,消费者需综合判断几方面因素,根据实际需求,再做出购买决策。

编辑:张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