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报社主办
搜索
订阅
公告: 《法人》杂志、法人网广告、宣传、发行代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我们整装出发 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总编辑致读者
首页 > 资本法治 > 正文

拼多多“薅羊毛”事件背后的思考

2019-03-04 05:29:32  来源:法人网  评论:0

黑灰产集团的产生与电商平台的发展模式息息相关,对于这类不法利益集团的监管,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个崭新的课题。

□法制日报《法人》记者 李立娟

1月20日,网传拼多多出现了严重的漏洞,用户可以领取100元无门槛优惠券。随后,有网友爆出,用领取的优惠券可以充值话费、Q币。上午9点,网友发现拼多多已将相关优惠券全部下架,直至10点左右,该漏洞才被拼多多官方修复。

针对BUG事件,拼多多方面回应称:“1月20日凌晨,有黑灰产团伙通过一个过期的优惠券漏洞盗取数千万元平台优惠券,进行不正当牟利。针对此行为,平台已第一时间修复漏洞,并正对涉事订单进行溯源追踪。同时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对涉事黑灰产团伙予以打击。”

拼多多漏洞事件再次引发了外界对非法牟利集团——黑灰产的关注,这是伴随着电商平台的兴起,逐渐形成的不法利益手段。在“互联网+”下,消费者的权益如何得到进一步的保护,平台如何有序正常运营,有待法律的逐步完善。

隐形“产值”巨大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事件发生后,拼多多迅速向公安机关报案,警方介入。目前,拼多多平台正配合警方对涉事订单进行溯源追踪,并最终依据警方的调查结果对相关订单做出依法依规处理。

因为本次事件不涉及任何数据安全问题,平台消费者原本正常领取的优惠券使用不会受到影响。为进一步加强“特殊优惠券”相关风控体系,拼多多已成立技术专组。此外,在公安机关的指导下,拼多多表示将坚决打击黑灰产团伙,不会存在半分妥协与让步。

“今天的职业‘羊毛党’已经属于黑灰产业链,呈现团伙化、规模化、自动化趋势,其危害不容小觑。这样的‘羊毛党’如今遍布互联网,通过利用优惠漏洞低价买进高价卖出,大量获利。”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说。

曹磊进一步对记者说,2017年我国网络安全产业规模为450多亿元,而黑灰产业已达千亿元规模,黑灰产业比安全产业发展得更为迅速。此外,从三个数字可以看出黑产的现状:

第一个数字是 150 万,这是 2017 年网络安全生态峰会上评估出的黑产从业人员的人数。跟这个人数相比,目前业界顶尖公司中安全从业人员最多不过千余人,与黑灰产对比可谓凤毛麟角。

第二个数字是千亿,这是网络安全生态峰会上评估的黑产年产值。根据 2017 年的腾讯、阿里两家巨头的财报,两家公司净利润总和接近千亿元,黑产的年产值基本可以与这两家巨头公司并驾齐驱。

第三个是20%,这是根据之前经验评估的营销活动的资损率。举例来说,要做一个新注册的拉新活动,投了100 万去吸引用户,最后会发现至少有20万会进入黑产的口袋里。

在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方超强看来,关于“薅羊毛”的现象,目前并无统一、权威的数据或者报告。但有不少智库、调查公司做过独立的调查,总体而言,“薅羊毛”已经从单人发展到群体化、规模化,形成了专业的薅羊毛团伙和一条上下游分工明确的完整产业链。近几年来,“薅羊毛”事件造成的损失在逐步扩大。

针对“薅羊毛”现象的原因,曹磊认为,此次拼多多出现这个漏洞,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平台出现业务策略漏洞;另一种可能是遭到有预谋的黑灰产组织操作。但目前来看, 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首先,此次事件是凌晨开始出现漏洞,短短几个小时就有上千万的损失,再发酵到网络上谣言四起、各种伪造图片层出不穷。

其次,随着网络黑灰产日益规模化,对包括电商行业在内的整个互联网行业都带来巨大的挑战,如电商巨头京东平台上出售的电脑主机都是七天无理由退货,这原本是保障消费的合法权益,但一些二手商贩就会利用这个规则漏洞,在购买之后将一些芯片、主板等给换成旧的再退回去,诸如此类事件不胜枚举。

专业的“薅羊毛”集团

对于黑灰产团伙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如何界定其性质?方超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称之为“黑灰产”团伙,实际上还是有“黑产”与“灰产”的区别,根据2015年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对“黑产”的范围界定,主要包括“黑客攻击”“盗取账号”“钓鱼网站”三种类型。而“灰产”则是游离于合法与非法边缘的牟利行为。

“我个人看来,黑灰产团伙就是专业通过互联网方式谋取不正当利益的不法团伙,从大部分的黑灰产行为来看,触犯刑法的概率非常高,称之为犯罪团伙也不为过。”方超强说。

在方超强看来,利用系统漏洞进行不法牟利的行为需要从多维度去分析,例如,一、有无利用系统漏洞进行黑客攻击和其他损害计算机系统的行为,如有,则涉嫌破坏计算机系统罪;二、根据黑灰产团队变现或者获利的方式不同,既有可能涉嫌诈骗,也有可能涉嫌盗窃;三、如果同时有多种行为的,完全有可能数罪并罚,且刑期绝不会短。

而北京亿达(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则对记者说,这种行为警方的定性还是很准确的,确实可能属于网络诈骗,那么罪名应该就属于诈骗罪,只不过是通过网络这种渠道利用系统的漏洞来实现。这可能是一种新型犯罪形式,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未来这种事情可能会越来越多。

“如何界定的话,我觉得与诈骗罪本身犯罪构成还是一致的,是利用不法的手段让平台的系统产生错误的认识,基于这个认识,产生不法的犯罪利益,因此犯罪构成还是按照诈骗罪来界定的。”董毅智说。

对于拼多多的案件,上海警方已以“网络诈骗”的罪名立案并成立专案组,并依据“财产保全”的相关规定,对涉事订单进行批量冻结。董毅智认为,在法律后果上,因为形式上涉及诈骗罪,对涉案财产进行保全,没有太大的问题。

董毅智对记者强调,对于“薅羊毛”主体的不法后果,要区分对待。如果消费者的行为并无诈骗的意识,他的初衷仅仅是“薅羊毛”行为,那么从主观上并不构成诈骗罪犯罪要件。因此,如果仅仅是为了享受优惠的政策的情况,拼多多平台和警方应该区别对待。

对于一些非正常的行为,董毅智说:“我觉得平台本身可能在前期运营推广上,为了增加客户黏性,也采取了一些措施。那么消费者也逐渐一种消费习惯。所以说,消费者可能也在电商平台上养成了这样一种‘薅羊毛’的习惯,在短时间内,消费者的这种心态可能并不能马上改变。”

他进一步说,尽管民事上可能会构成不当得利,但具体情况还要区分对待,且每个个体的情况可能也要区分对待。根据现有的情况,可能构成不当得利。如果构成不当得利,那么是应该返还的。

对于普通消费者“薅羊毛”的行为,方超强也对记者表示:“首先,从性质上看,普通盲从消费者所得优惠券确实构成不当得利,应当予以返还;其次,拼多多平台用户注册协议本身也对此类情况有所规定,禁止利用BUG谋取不正当利益。从前述两个方面看,普通用户应当是需要返还优惠券的。”

  稿件编审:贾宝元   编辑:新媒体部

今日推荐

青浦纳税冠军上海达尔威涉嫌传销

青浦纳税冠军达尔威涉嫌传销披着微商新马甲拉人头?中国经济网北京3月1日讯 (记者 李荣 马先震) 近日,张庭、林瑞阳夫妇旗下公司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达尔威)陷入涉嫌传销...[详细]

融钰集团:“假央企”风波发酵 遭

北京商报讯(记者 孟凡霞 马换换)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吉林证监局罚款50万元之后,假央企事件对融钰集团(002622)造成的负面影响仍在持续。2月27日晚间,融钰集团披露公告称,因假央企事件,公...[详细]

爱屋吉屋五年存亡实录:人去楼空

爱屋吉屋死了,死得悄无声息。这家曾经的独角兽于近日悄然停止运营,官方网变为一楼房东,爱屋吉屋App则显示服务器迷路。爱屋吉屋联合创始人邓薇对《第一财经》YiMagazine回复称:爱屋吉屋的...[详细]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新闻热线:010-89537282 84772563 84772559 网站纠错QQ:2560023661 网络纠错:010-89537282
版权所有(C) 2005-2019 法人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9 www.faren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制日报社主办 版权所有
网站ICP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29608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