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本法治 > 正文

诉讼后又托管 中植系成中弘股份救兵?

2018-10-11 10:00:56  来源:新京报  评论:0

中弘股份再收关注函,请中泰创展及浙江中泰创展说明先申请强制执行后又提供支持的背景和原因

新京报 记者 赵毅波

点击进入下一页

挥别加多宝等三拨接盘侠的中弘股份,再迎国资和资本大佬联合托管。

中弘股份10月9日晚间发布多份公告:公司及中弘集团与加多宝集团及银谊资本签署协议,各方同意终止一切形式的合作。同时,公司与宿州国厚城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宿州国厚”)、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签订新的经营托管协议。

协议显示:宿州国厚(乙方)将对中弘股份(甲方)实施托管经营,中泰创展(丙方)同意在国厚方面实施托管经营过程中,酌情给予中弘股份流动性支持。委托事项的委托期限为36个月。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植系成员“中泰创展”决定接盘之前,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作为中弘股份的债权人与之刚刚爆发5亿元诉讼冲突。中植系是“先兵后礼”意欲何为?

中植系对此回应称,中弘股份为上市公司,妥善处理其目前面临的债务危机有利于维护投资人和债权人的利益,有利于有序化解中弘股份面临的债务风险。

10月10日,关于中植系公司中泰创展以及宿州国厚联合托管公司,中弘股份收深交所关注函。

关注函称,前期媒体报道称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就5亿元债权事项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你公司、你公司控股股东及你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永红等。请说明浙江中泰创展与本次交易对手中泰创展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者其他密切关系,如是,请具体说明关系情况;同时,请中泰创展及浙江中泰创展说明先对你公司申请强制执行后又签订《经营托管协议》为你公司“酌情提供流动性支持”的背景和原因。

“先兵后礼”,中植系意欲何为?

在中植系成员“中泰创展”决定接盘之前,其作为中弘股份的债权人与之刚刚爆发剧烈冲突。

10月7日,新京报独家报道,与中植系陷5亿元诉讼,中弘股份及王永红列入“老赖”名单,王永红本人也被限制消费。

该次冲突引发交易所关切。10月8日,深交所公司管理部向当事方中弘股份董事会下发关注函,要求中弘股份披露中泰创展申请强制执行涉及事项的具体内容,询问中弘股份对于相关事项及其进展情况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情况,是否构成信息披露滞后;此外,中弘股份需要说明是否与中泰创展签订过借款协议或者担保协议,5亿元债权纠纷的借款主体及担保人情况。

中弘股份10月8日晚间公告,因时间较短,尚未收到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及王永红的复函,相关问题尚需进一步核实,公司无法按期完成关注函的全部回复工作,经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公司延期回复。

中泰创展所属的中植系是国内顶尖的民营资本集团,其创始人为资本大佬解直锟,以擅长资本运作著称。据其官网介绍,中植集团成立22年来,从一家初出茅庐的民营企业,成长为资产管理规模超过1万亿元、员工人数超过1万人的综合金融服务集团。

“先兵后礼”,中植系顺利掌控了中弘股份的经营管理权。不过,一向极度低调的中植系对此并不乐意张扬。

10月10日,有媒体报道,中植系回应称,中弘股份为上市公司,妥善处理其目前面临的债务危机有利于维护投资人和债权人的利益,有利于有序化解中弘股份面临的债务风险。借助宿州国厚的管理团队在不良资产管理运营及中泰创展在债务重组、金融服务方面的丰富经验,使中弘股份尽快摆脱当前的经营困境,才能最大程度维护广大投资人和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宿州国厚系国资背景,中弘注册地为宿州

相比于中植系的“债权人”身份,宿州国厚则是中弘股份注册地的大型国企。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中弘股份由神秘地产商王永红借壳科苑集团而来,而科苑集团的注册地即为安徽宿州,中弘股份借壳完成后仍保留了这一注册地。中弘股份也在宿州有开发项目。企业信用信息系统企查查显示,中弘股份有一家名叫宿州中弘置业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其就位于宿州。

虽然资本操盘经验不如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的中植系,但宿州国厚的股权均为国企背景。

其中,国厚资本系宿州国厚的控股股东,持有宿州国厚40%股权。国厚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持有国厚资本100%股权。

据官网介绍,国厚金融资产是经安徽省人民政府批准设立,并经国家财政部备案和中国银保监会核准公布的国内首批具有金融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业务资质的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公司由中国东方资产全资子公司上海东兴投资控股发展有限公司牵头发起,联合安徽博雅、深圳朗润等省内外优势资源企业共同设立。

宿州国厚的其他股东也是国资背景,宿州城投是宿州市人民政府出资的国有独资企业,陕西省国际信托的大股东则是山西能源国企陕煤集团。

由本地国企接盘中弘的消息并不令市场意外。有媒体称,今年以来,已经有24家A股上市公司的控股权,将由民营转为国资。

中弘股份已迎4拨接盘侠,这次能成吗?

对于背景深厚的宿州国厚和中泰创展而言,其面对的是一家千疮百孔的上市公司。作为传奇商人王永红所创立的房地产企业,中弘近年来急速崛起,并以一系列旅游地产等资本运作而闻名。但自从2017年底,中弘一步步滑向一系列违约和诉讼的泥潭,而王永红则被爆远走香港,中弘方面对此的解释为“主导重组”。

在此之前,中弘股份已经迎来了三拨接盘侠,但均无一久留。

3月21日,中弘股份公告,中弘集团、实控人王永红与中国港桥旗下的港桥投资签署协议,拟以成立重组基金形式对中弘集团全部资产进行重组,该基金拟定向募集不超过200亿元人民币。

但到了4月17日,中国华融董事长赖小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而港桥投资与中国华融多有交集。到了5月,港桥投资的输血宣告终止。

6月,中弘股份迎来第二拨“救兵”,中弘集团拟将所持有的中弘股份22.28亿股股份转让给新疆佳龙,占中弘股份总股本的26.55%,后者将成为中弘股份的控股股东。但随着中弘股份在8月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这笔交易流产。

8月27日晚间,中弘股份公告,公司与加多宝等多方签署了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协议,加多宝等相关方拟向中弘股份提供流动性支持及管理服务,以解决中弘股份的债务危机。离奇的是,加多宝迅速否认这一协议,这一第三轮援助无疾而终。

目前,中弘股份的业绩仍在衰退,违约债务继续膨胀。

中弘股份8月29日披露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4.77亿元,同比增长9.04%;亏损13.26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625.39%。

10月8日,中弘股份公告,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55.87亿元。

不过在利好消息刺激下,中弘股份昨日股价一度涨停,重新触及1元,不过至收盘仍收于1元下方,为0.98元,已连续14个交易日收于1元下方。

■ 焦点

揭秘中泰创展

擅长资本运作,也曾踩雷乐视

托管中弘股份,标志着中国最大民营资本派系中植系再度走到前台。

公开信息显示,中植系作为一个庞然大物“潜行”多年,很长一段时期里,中植系及其主人解直锟只是传说般的存在,但其众多的投资平台则颇为活跃,中泰创展即是其中之一。

据公开介绍,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创建于2008年,是中植集团旗下大型新金融控股公司,由解直锟的近亲解茹桐掌舵,专注于行业资源整合和创新金融服务。截至2016年末,资产管理规模345亿元,营业收入25亿元,净利润8亿元,资本市场浮盈约15亿元。

在托管中弘股份之前,中泰创展的较近一次公开资本运作为星美集团资产的A股上市。

今年1月10日,中植系上市公司宇顺电子公告称,拟由上市公司通过发行股份、支付现金或两者相结合的方式购买成都润运100%股权,作价200亿元,该次交易构成借壳上市。

成都润运为星美控股旗下影院的运营主体,成立于2010年,主营业务为电影放映及影院运营,即电影票务销售、影院卖品销售及整合营销等,背后则是天上人间的前老板覃辉。

星美控股2017年3月公告显示,中泰创展以其三家附属公司现金向成都润运作出共人民币15亿元之注资,交易完成后其持有9.37%股权。这意味着,去年8月以15亿元取得9.37%股权,在新的交易方案中成都润运估值升至200亿元,该笔股权价值升至18.74亿元,增长25%。

不过,这笔交易未能最终落地。今年4月,宇顺电子公告,重组标的实控人覃辉或将被证监会处罚,公司拟终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

在这一资本运作受挫前,中泰创展曾“踩雷”乐视。

今年4月,有消息曝出,因与中泰创展的纠纷,贾跃亭的妻子甘薇也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老赖)名单,案号(2017)京03执646号,原因是“违法财产报告制度”,本案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立案时间为2017年8月8日。

据悉,甘薇需要向浙江中泰创展支付人民币14.03亿元。10月10日,新京报记者查阅最高法院被执行人信息平台,甘薇的这一“老赖”条目仍然存在。

中弘股份与三拨接盘侠往事

●3月21日,中弘股份公告,中弘集团、实控人王永红与中国港桥旗下的港桥投资签署协议,拟以成立重组基金形式对中弘集团全部资产进行重组,该基金拟定向募集不超过200亿元人民币。

●5月,港桥投资的输血宣告终止。

●6月,中弘集团拟将所持有的中弘股份22.28亿股股份转让给新疆佳龙,后者将成为中弘股份的控股股东。

●8月27日,随着中弘股份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与新疆佳龙的这笔交易流产。

●8月27日晚间,中弘股份公告,公司与加多宝等多方签署了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协议,加多宝等相关方拟向中弘股份提供流动性支持及管理服务,以解决中弘股份的债务危机。离奇的是,第二天加多宝迅速否认这一协议。

●10月9日晚间,中弘股份公告称,中弘股份及中弘集团与加多宝集团及银谊资本签署协议,各方同意终止一切形式的合作。

  稿件编审:阮加文   编辑:新媒体部

今日推荐

犀牛优品披着商业“马甲”违规放贷

犀牛优品借道生鲜电商违规现金贷 用户被迫缴纳逾期费年化利率高达400%经历了此前的多次整治,多家开展现金贷业务的平台靠降息、砍业务退回监管红线以内。然而,仍然有部分平台换了马甲,顶...[详细]

“管”住上市公司实控人 实控人违

法制日报·法人网讯:上市公司实控人的违规违法行为严重损害投资人利益,不利于资本市场健康发展。针对上市公司实控人的监管,应做好立法的完善及各项保障工作,并不断扩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详细]

上市公司雅百特业绩造假 虚构跨境

近期,证监会查处了一起上市公司跨境财务造假案,这家公司不仅将建材自买自卖,假冒跨国生意。而且还想乘着一带一路的东风,把假生意做到巴基斯坦,但经过监管机构跨境调查,参与巴基斯坦的...[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