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本法治 > 正文

皇氏集团跨界尝“苦果” 急售子公司遭监管问询

2018-05-15 08:21:43  来源:新京报  评论:0

近日,皇氏集团宣布挂牌出售旗下业绩出现大幅下滑的盛世骄阳子公司,进而引发监管部门关注。

自2014年起,自称“中国水牛奶之王”的皇氏集团就频繁跨界,主营业务从乳制品扩大到影视娱乐、幼儿、互联网渠道等。而新入子公司也是麻烦不断,先是御嘉影视原股东陷入经济纠纷股权被冻结,后有盛世骄阳实际负责人违规减持而遭深交所批评。而就乳制品业务而言,皇氏水牛奶奶源情况一直成谜。其官方客服甚至承认,皇氏所有水牛奶产品中均混有花牛奶。

业内认为,从近几年皇氏集团的投资套路来看,其大股东的兴趣不在经营实业,无法长久维持。其主打产品“水牛奶”也陷入了高售价难被市场接受、混花牛奶降低成本又涉嫌欺瞒消费者的悖论,其“打造西南第一乳业”的目标恐难实现。

急售子公司遭监管问询

5月7日,皇氏集团宣布拟以8.12亿元的价格出售全资子公司北京盛世骄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100%股权。皇氏集团解释称,此次资产出售主要是基于产业结构调整考虑,拟退出回报期较长的高投入项目,集中财力发展乳业、电视剧制作发行及信息服务业务。

但深交所很快在当天向皇氏集团下发关注函,要求其对股权转让原因、定价合理性、公司董事会对盛世骄阳经营管理措施的有效性、转让后或未转让对公司的业绩影响等进行说明。

事实上,从完成收购到挂牌出售,盛世骄阳易主皇氏集团仅不到3年时间。2015年7月,皇氏集团作价7.8亿元购买徐蕾蕾、盛大网络等7名对象持有的盛世骄阳100%股权。当年,盛世骄阳即为皇氏贡献了约4.22亿元,占皇氏营收的1/4。作为国内领先的影视节目数字版权运营商,盛世骄阳一度被皇氏列为公司文化板块的重要部分。2015年10月,皇氏还使用募集资金向盛世骄阳增资8000万元。

然而2016年,盛世骄阳运营收入比例指标仅完成38.22%,低于业绩承诺的55%。2017年,由于受数字电视整治政策、版权运营成本高企等影响,盛世骄阳扣非后净利为3065.44万元,运营收入比例实际完成31.13%,远低于业绩承诺的1.08亿元、65%。

受盛世骄阳拖累,皇氏集团对此次收购计提商誉减值1.91亿元,并对2017年度业绩快报大幅向下修正,由此受到监管部门问询。2017年、2018年一季度,皇氏集团净利分别为5674万元、952.62万元,分别同比大幅下降80.48%、42.90%。

业内认为,皇氏出售盛世骄阳资产与后者业绩大幅下降不无关系。同样,此次一同被皇氏集团挂牌出售的另一家全资子公司——广西皇氏甲天下食品有限公司,其净利也从2015年的774万元逐年下降至2017年的-786.7万元,下降幅度超过200%。

广投资少管控埋下隐患

公开资料显示,皇氏集团前身皇氏乳业于2001年5月成立,2010年上市,2014年更名为皇氏集团。从其近十年发展来看,皇氏几次业务调整和资产处置均与业绩下滑时间契合。

2012年,皇氏集团净利下滑44.61%,结束了6年的连续增长。由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乳品销售未达预期,皇氏当年即决定转变营销网络投资策略,聚焦广西及广州、昆明、贵阳3家分公司。

乳业扩张遇挫后,2014年11月,皇氏集团购得御嘉影视100%股权,报表合并新增7家公司。2015年,皇氏集团再度拿下盛世骄阳100%股权和完美在线60%股权,当年新增合并报表公司15家。

而至2016年,在收购完美在线剩余40%股权、入股母婴跨境电商臻品悦动和SAAS 平台易联视讯后,皇氏主营业务已由两大支柱扩大至乳制品、影视娱乐、幼儿、互联网渠道四大板块。同年,皇氏集团控股的上海赛领皇氏基金还参与了万达商业私有化的要约收购。今年又有消息传出,皇氏集团将在四川资阳投建55亿元“柠檬小镇”项目。

涉足领域过多却为皇氏集团管理埋下了隐患。2016年由于个人身陷经济纠纷,皇氏集团时第二大股东、御嘉影视原股东李建国持有的11.87%股权均被质押及司法冻结。2017年11月21日,皇氏集团前董事、盛世骄阳实际负责人徐蕾蕾因股份质押遭平仓,被动卖出所持部分皇氏股份且未及时披露,进而引发深交所问询,要求皇氏集团对盛世骄阳的管控能力等进行说明。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皇氏名称从“乳业”到“集团”,说明其水牛奶业务在完成IPO使命后将逐渐退出主业角色,一方面是因为水牛奶业务成长空间有限,不足以支撑上市公司的持续发展;另一方面是水牛奶的收益状况较低,缺乏资本市场想象空间。“通过其蹭投资热度、拉高股价、再融资、不断进行资产重组的套路,说明皇氏管理层或大股东的兴趣不在经营实业。虽然这种操作带来了短期收益,但无法长久维持,最终会为此付出代价。”

水牛奶奶源一直是个谜

皇氏集团号称是“中国水牛奶之王”。由于单产低、成本高,乳业专家宋亮认为水牛奶恰恰是制约皇氏扩张的主要因素。“目前水牛奶单产最多为2吨/头/年,原料成本高达6元/公斤-8元/公斤,这决定其只能生产高端产品,但市场接受度是个问题。”

新京报记者从皇氏官方客服了解到,目前其产品已退出北京、上海线下渠道。皇氏直营微信电商平台显示,其摩拉菲尔系列两款水牛纯牛奶的价格为66元/件、88元/件,高于同规格伊利金典和蒙牛特仑苏售价。

由于水牛奶的稀缺性,皇氏奶源问题曾遭到质疑。2012年,广西中升营销咨询公司公布的一项实地调查显示,皇氏95%的水牛奶来自合作奶农(场),奶源质量堪忧;实地调查推算其2011年水牛奶产量约为5475吨,与皇氏预计的2.9万吨相差巨大。该调研负责人甲忠生当时表示,“要么掺水稀释,要么以普通奶冒充。”

尽管皇氏高层当时对这项调查结果极力否认,但其水牛奶奶源情况近年来一直成谜。官网信息显示,皇氏目前拥有和控制的奶牛数量为2万余头,其中还包括荷斯坦品种。

此外,皇氏官网显示的50多个乳品中,明确标出“水牛奶”的产品仅约占1/5。5月14日,新京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咨询皇氏官方客服,其回应称,“因为水牛奶产量比较小,皇氏所有水牛奶产品中均混有花牛奶,配料里写有生水牛乳、生牛乳,但没有标注添加比例,可以理解为产品售价越高其中水牛奶添加比例越高。”

宋亮表示,纯水牛奶售价高,市场很难接受。而一旦混入花牛奶降低成本,又涉嫌欺瞒消费者。目前来看,皇氏水牛奶战略显然陷入了一个悖论。

“西南第一”目标难实现

在皇氏集团大举对外投资的同时,传统主业乳制品营收比重从2014年的77.24%下降到2016年的44.84%。尽管如此,皇氏集团仍提出了“打造西南第一乳业”的目标,试图以广西、云南为基地,以湖南、贵州为突破重点,辐射广东、四川市场。

目前,皇氏集团共有华南乳品厂、广西来宾、云南来思尔、湖南优氏4个乳品生产基地,遵义十万吨乳品加工项目也在推进。不过从财报数据来看,湖南优氏乳业2017年亏损1181.36万元,剩余3家公司除云南来思尔外,对皇氏净利影响均未超过10%。

乳业专家宋亮认为,目前皇氏尚不能与其西南地区最大竞争对手新希望乳业抗衡。“四川地区是新希望大本营,云南市场有新希望旗下昆明雪兰、云南蝶泉,广东地区则有燕塘、风行等主要对手,而水牛奶在湖南地区认可度也不高。”数据显示,2017年新希望西南市场营收为26.38亿元,而皇氏乳制品板块收入为11.99亿元,尚不足新希望的一半。

针对出售资产、子公司管控、水牛奶奶源等问题,新京报记者自5月10日起联系皇氏集团,其董秘办人员称将以邮件回复,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其反馈。记者 郭铁

  稿件编审:阮加文   编辑:新媒体部

今日推荐

“管”住上市公司实控人 实控人违

法制日报·法人网讯:上市公司实控人的违规违法行为严重损害投资人利益,不利于资本市场健康发展。针对上市公司实控人的监管,应做好立法的完善及各项保障工作,并不断扩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详细]

上市公司雅百特业绩造假 虚构跨境

近期,证监会查处了一起上市公司跨境财务造假案,这家公司不仅将建材自买自卖,假冒跨国生意。而且还想乘着一带一路的东风,把假生意做到巴基斯坦,但经过监管机构跨境调查,参与巴基斯坦的...[详细]

剖析:共享汽车监管新思维

随着《征求意见稿》意见征求的结束,互联网汽车分时租赁作为互联网+下又一应运而生的产物,或能像共享单车的发展一样势如破竹。文 《法人》记者 李立娟6月1日起,由交通运输部会同住房和城...[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