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报社主办
搜索
订阅
公告: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我们整装出发 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总编辑致读者 《法人杂志》官网“法人网”全面改版升级
首页 > 法人访谈 > 正文

唐帅:律师界的手语专家

2019-04-15 08:00:55  来源:法人网  评论:0

2018年4月以后的几个月内,唐帅就接受了超过300家媒体的采访,同样的话重复了几百遍。一时间声名大噪的他,却说自己不喜欢“网红”这个称谓,接受采访,是想抓住每一个机会,将聋哑人的现状告诉大家,让更多的人关注这个被遗忘的群体。

□法制日报《法人》记者 周乔

“不好意思,刚有点事情耽误了。”唐帅比约定的采访时间稍晚了。采访前,《法人》记者已早早从网络上获知了唐帅的许多信息。“80后”“中国唯一手语律师”这些标签已深深留下烙印。

眼前的唐帅,身穿一件黑色过膝宽松羽绒服,有着一定的时尚感,头发微卷,身形适中,与视频中的模样无异,但却透着一脸无法掩饰的倦意。

“您喝点什么茶?”“红茶,谢谢。”

采访就在唐帅熟练的泡茶手法中正式开始了。

不喜欢做“网红”的网红律师

2018年9月,唐帅在《一席》的演讲中提到,自4月以来他已经接受了几百家媒体的采访。

“其实我心里面是很痛苦的,不信你试试,同样的话说300遍。记者们反复都要问,唐律师,你成为‘网红’以后生活上有什么不同?第一,我要纠正一下,我不喜欢‘网红’这个头衔和名称。第二,我更不喜欢出名。”

很长一段时间里,外界对于唐帅是有各种评说的。许多人认为,既然不愿意出名,但还经常接受媒体采访,参加这样那样的活动,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不是的,其实并不矛盾。我愿意不情愿地把同样的话说300遍,愿意接受每个媒体的采访,不是因为我想出名,而是因为我想抓住每一个机会将聋哑人的现状告诉大家,让社会上所有的人关注这个被遗忘的群体。”唐帅眼里的倦意让人丝毫不再去质疑这段话的真实性。

“除此之外,我还想通过我做的一些事情,能够‘勾引’到大家,‘勾引’到社会上的一些有志之士加入进来,我们一起为聋哑人这个团体解决困难,让我这个唯一终将不再是唯一。”唐帅向记者坦言,一直以来他都背负着一些骂名。许多时候,在关于他的报道下面他会选择看一些反面的评价。有人质疑他通过弱势群体挣了很多钱,也有人质疑他的动机。他无奈地说,在做公益的同时,自己还需要锻炼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

唐帅早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当记者问到这个比较隐私的问题时,唐帅的回答有些让人心疼。

“您成家了吗?”“没有。”“有女朋友吗?”

“没有……”这次的回答,唐帅拉长了语调。

“我现在见我外婆和父母的时间一年也就几次,根本没有时间去谈恋爱。我现在已经过着‘非人’的生活,我能保持这样平和的心态,我也很佩服自己。”

身边也有许多热心人为唐帅的婚姻状况着急,给他介绍对象,但都被唐帅一一婉言谢绝了。他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顾及这些私人事宜,也暂时抽不出更多的精力去经营属于自己的小家。

作为聋哑人的父母,更是不知道唐帅究竟在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母亲一直以为唐帅是一名法官。2018年唐帅的母亲生病了,住院50多天,他为母亲请了护工,却抽不出时间时常去探望。在一次跟母亲视频的时候,母亲转过头拒绝了,在她心里这个儿子是不孝的,她却永远也不会理解,正是她的儿子,让跟她一样的2000多万聋哑人多了一位可以为他们发声、为他们争取权益的手语律师。

出名后的唐帅,被拉进了上百个聋哑人甚至残疾人聊天群里,似乎在一夜之间全中国的聋哑人都知道了有一位手语律师可以帮他们沟通有声的世界。

唐帅说,这些日子以来,他要解答来自全国数以万计聋哑人的咨询。聋哑人报案找他,打官司找他,甚至一些聋哑人没有工作也会第一时间找到他。

“您看看我的手机,每天都有太多的信息要去阅读,我要翻到您那条,需要花很长时间。” 这时记者才得知为何每一次的联络都会过许久才得到反馈。采访中,有同事进唐帅的办公室,拿走了几盒茶叶。“多少钱,我回头微信转给你。”门口的那一箱箱茶叶,不是客户送来的礼品,也不是律所准备招待客人的。这些茶叶是此前有聋哑人因为找不到工作来寻求唐帅的帮助,他联系到福建的茶厂,让他们销售茶叶维持生计。眼看就要过年了,销售成了问题,他主动承担起了销售的工作。

“其实说老实话,律师这个职业在老百姓当中误会太深、误区太大。除了帮助聋哑人,我更希望有一天可以为律师这个职业正名。”唐帅补充道。

打造帮众服务平台

提起唐帅,就不得不说他的“帮众法律服务”。这是一个专属于残疾人的法律服务通道。

打开这个公众号,不难发现,里面有许多付费项目。当记者问及这个公众号是否有盈利时,唐帅笑了,脸上露出一丝无奈。

“全部是39.9元的咨询。39.9元,我们算了一下,去年运行大半年,几万次支付39.9元,但是980元的支付代书,却只有一个,一番讨价后,最后我们收的是380元。其实我们设置这个的目的在于,提高聋哑人的维权以及享受法律服务的意识。”

唐帅说,此前他从来没有向媒体谈过这个问题。在帮众法律微信公众号之前,他们还做过一个app,对全国的聋哑人全免费。

他补充说,那个app有个最大的弊端是文字解答,而聋哑人的阅读能力往往很差,因此用文字解答的方式其实效果非常不好。

在这个app存续的一年零七个月的时间里,唐帅和他的团队为聋哑人提供的服务是全免费的,咨询也是全免费的。但与此同时,app后台的运行团队,以及为全国聋哑人解答法律问题的十多位律师却是需要资金支撑的,所有的费用全部是由唐帅个人支付的。

资金的拮据让唐帅无奈之下关掉了app。但为聋哑人普法和提供法律服务却必须继续,这时候“帮众法律服务”公众号诞生了。这个公众号有了质的改变,不仅限于文字解答。公众号通过微信功能,还能进行线上一对一的视频解答,这样一来对聋哑人就很直观了。

“这里边有个小笑话。按照重庆市司法局制定的律师向社会提供咨询法律服务的收费标准,是每小时200到2000元,两小时就是400到4000元。但我们综合测算了一下,我们对聋哑人提供的咨询,两小时内只收39.9元,仅可以覆盖成本。”

“笑话在哪儿?笑话在我把手语翻译的成本漏算了,只考虑律师和后台运行团队的成本,没考虑到手语翻译的成本。这个成本跟律师的成本是相当的。就是说一个咨询的成本大约在70元,但是我们还是收39.9元没有变。”最后,手语翻译人员这一部分费用又是唐帅自己在承担。

“有没有想过去寻求投资方呢?比如企业赞助。”

“我没有向人讨要过一分钱,也没有拿着话筒向社会求助,那种跳梁小丑的做法我不会做。”唐帅的这一席话,透露出硬朗和坚定, “也有许多企业和基金会找过我,我都拒绝了。因为隔行如隔山,我怕的是如果这个东西我不了解,万一给聋哑人造成了伤害,哪怕一次不可逆的伤害,我都将无言以对。”虽然对方开出的条件十分诱人,最后唐帅还是选择了自己扛,他说他的每一次谨慎决定,都是不想给这个本已非常脆弱的群体再增添一丝误解或者伤害。

致力于聋哑群体法律服务

纵使前方困难重重,唐帅说,他为聋哑人服务的初衷是不会改变的。

积累了这些年为聋哑人服务的经历,唐帅总结了两个他认为可以真正帮到聋哑人的方案:“帮助聋哑人自己创造实体,让聋哑人自己来救助自己,这是一个方案。第二个方案就是集合聋哑人来创立机构,让聋哑人来替自己服务。”

唐帅告诉记者,这也是他花费那么多时间和物力、财力去呼吁、去宣传,要成立一个全国性的手语翻译协会的意义所在。

2019年,成立手语翻译协会是唐帅重中之重的工作。他为聋哑人做了那么多,也深知这个群体的法律服务不可能仅仅依靠他一个人的力量。他需要越来越多的有意帮助这个群体的人加入。

唐帅在他的《法治推进之下聋哑人的司法现状以及解决方案浅析》一文中写道:“虽然依照我国诉讼法的规定,聋哑人在参与诉讼时,相关司法机关应当聘请‘通晓聋哑手势’的人在场为聋哑人翻译,但这一条规定是一条很笼统的规定,没有具体的实施或者衡量的细则,导致司法机关在适用时根本无法掌握。一些情况下手语翻译在诉讼中沦为形式和过场,严重背离了立法目的,使聋哑人在诉讼中无法实现依法享有的诉讼权利。”

在代理过一些聋哑人的案件后,唐帅觉得是时候用自己的影响力再去为聋哑人做些什么了。他直言不讳地指出,现今的聋哑人司法案件中存在诸多问题。

比如手语的差异导致沟通仍然有很大的障碍,使案件事实受阻;比如社会上的手语翻译人员以及聋哑学校的教师并非法律专业,无法对聋哑犯罪嫌疑人针对法律名词等做出有效的解释,使得聋哑犯罪嫌疑人根本就不清楚自己所享有的诉讼权利和义务;再比如担任案件翻译的手语翻译人员并非司法机关工作人员,也非公务员,在翻译这项工作上没有组织或者单位的管理和约束,加之其非法学专业人士,法律意识不高,仗着手语翻译在案件中的绝对重要地位搞权钱交易、做伪证。

“我希望这个协会可以培养出更多真正懂手语和法律的专业人士,让聋哑人案件的判决公平公正。”即使遭遇了那么多的质疑与不理解,唐帅还是会坚定地走下去。

如今有许多电影公司找到唐帅,想把他的故事拍成电影,他坦言自己也有些心动。

“如果这部电影能够真正去披露聋哑人的现状,能够给政府和立法机关一定触动的话,如果能改善聋哑人的现状,我想我是愿意的。”

与此同时,唐帅也坦言,现今律所代理的聋哑人案件不得不控制在一定的比例内,否则整个公益事业将无法继续,因为他需要挣钱去贴补这块的资金缺口。

采访结束之时,唐帅告诉记者,80后应有的娱乐方式他都没有,也不敢有。他现在的排解方式就只有品茶和写毛笔字。

“唯一的运动是打坐。”唐帅说。

记者手记

在局外人眼里,唐帅收获了太多的荣誉,可背后太多的艰辛又何曾有人知晓。同为85后的记者,看到眼前这位被媒体追捧得满脸倦意的同龄人,却怎么也羡慕不起来。他要为一个不能“发声”的群体发声,他不是要做“网红”,却早已不能做自己。采访时,记者甚至并不确定是否能完成这篇稿件,因为害怕这样一位满腔热血的好人被过度消费、捧杀又被舆论撕裂。33岁的人生还要走很长的路,唐帅说庆幸2018年活着过来了。自觉无力协助的当下,只想说愿好人一生平安。

  稿件编审:贾宝元   编辑:新媒体部

今日推荐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新闻热线:010-89537282 84772563 84772559 网站纠错QQ:2560023661 网络纠错:010-89537282
版权所有(C) 2005-2019 法人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9 www.faren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制日报社主办 版权所有
网站ICP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29608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