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报社主办
搜索
公告: 中央第四巡视组巡视中央政法委机关工作动员会召开 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总编辑致读者 人民网评:央地联动,下好深改一盘棋
首页 > 法人访谈 > 正文

中国企业家要抓住新经济机遇 专访胡润排行榜创始人

◎ 文 《法人》全媒体记者 伍洲奇

2019年12月20日,财经头条“2019全球经济学家年会”在上海浦东举办。

受邀出席活动的胡润,无疑是这场盛典中最活跃的一分子。一来到会场,他便被媒体记者和企业家们围了起来,他兴高采烈地举起赞助方提供的红酒,一边朝着摄像镜头点头微笑,一边和嘉宾们说着地道的中国话。

自1990年来到中国人民大学深造,胡润便与中国结下不解之缘,这似乎与他曾经的设想——在华奋斗几年后便回英国做个中产的想法相去甚远。从1999年推出中国第一份财富排行榜至今,胡润排行榜以数据诠释着中国的变迁。

“骂富”向“学富”的转变

如果没有胡润,可能就没有中国企业家的财富排行榜。

“这些企业家作为一个人群,我研究他们,每年发布一个榜单,算是给他们留下一个‘合影’。”2019年12月20日上午,胡润告诉《法人》记者。当天,财经头条作为主办方,邀请了800多位财经领域的大佬,胡润对他们其中一部分很熟悉。

1988年,胡润还是一名18岁的学生,偶然获得了前往日本留学的机会,留学后返回英国杜伦大学时,胡润选择了中文系。1990年大学期间,胡润来到中国人民大学深造,从此与中国结缘。毕业后,胡润从事了一段时间的会计工作。1997年,凭借中文优势,胡润从伦敦来到上海一家著名会计师事务所安达信工作。1999年,胡润开始对上市公司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利用业余时间和假期,查阅了100多份报纸杂志及上市公司的公告报表,竟然排出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份和国际接轨的财富排行榜。同年9月1日,胡润回到英国,给英国《金融时报》《经济学人》《商业周刊》《福布斯》等专业财经媒体发去了传真,希望可以刊登他的这份榜单。

当时西方媒体从未刊登过类似的排行榜,最终《福布斯》同意与胡润合作,共同“吃下这第一只螃蟹”。但谁也无法预料,几年后,胡润与《福布斯》分道扬镳。

后来,中国国内媒体对胡润排行榜的报道,让“中国第一代富豪”曝光在了国内公众视野中。“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人对富人阶层的认识也在无形中启发了我。”胡润说,“最初中国人认为,有钱人都是靠关系致富的,但一批民营企业家白手起家拼搏的财富故事,改变了中国人对富人的看法。”中国逐渐由“骂富”向“学富”的意识形态转变,胡润也成为其中的受益者。

企业家要关注“ABCDEF”产业

“我的排行榜不会事先征得他们的同意。”这是胡润的工作原则。他告诉记者,不管富豪们是否愿意上榜,他总是坚持发布。随着排行榜发布的越来越多,胡润在中国展开的富豪调查工作也受到了越来越高的尊重。1999年的胡润百富榜,他本人没有联系过任何一位榜单中的富豪。之后,胡润才陆续能够与榜单中1/3以上的人见面,最终与全部上榜企业家取得联系。胡润告诉记者,他已经和很多企业家成为了好朋友。

诸多网友评价胡润“充分了解中国国情和中国市场,抓住了社会转型时期的公众心理”,胡润在富豪排行榜前加上自己的名字,更是形成品牌价值的精明营销。

通过制作榜单,以及上榜人的社会影响力,胡润逐渐在财富评价领域建立了个人品牌形象。以前很多中国企业家排斥富豪排行榜,也有企业家出钱买榜单排名,以制造“我很有钱”的假象,但胡润排行榜的研究是独立的,对企业家的财富调查也是独立的。

当然,胡润不但关注企业家的财富排行,更关心企业家的发展。最近,胡润研究院刚刚发布了一个“全球独角兽榜”,其中包含“ABCDEF”在内的新经济产业,胡润对《法人》记者说,“ABCDEF”即指人工智能(AI)、区块链(Blockchain)、云(Cloud)、大数据(Large data)、电商(Electronic commerce)和金融科技(Financial technology)。“这些产业在中国属于新经济领域,在印度、欧洲、美国同样也是新的。可以说,全球创业者基本处于同一起跑线,大家都在争抢这个机会。我希望中国企业家也一定不要错过,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胡润微笑着总结说。(责编 王茜 美编 刘晓莹)

链接

2019年12月20日,在财经头条主办的“2019全球经济学家年会”现场,胡润在上场演讲之前,欣然接受了《法人》记者的专访,以下为专访实录:

《法人》:自从你1999年发布首期“胡润百富榜”,到2019年岁末,根据你的大数据统计观察与研究,中国富豪的体量与数量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胡润:首先,我不是很认同“富豪”这个叫法,富豪嘛,更多的意思是消费型的,就是买豪华游艇啊、买酒啊这些,他们应当被称之为“超级财富创造者”。

超级财富创造者,才是对地方政府有帮助的人,能够带来经济增长和劳动就业的人。您所问到的中国超级财富创造者的数量和体量,截止到2019年,我的研究数量大概是1900多人,门槛在20亿元以上。与1999年相比,的确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今是5年前的两倍、6年前的三倍、10年前的五倍左右。10年前,这个门槛以上的,大概只有三四百人。如今则1999年到2019年,这20年间,中国企业家的数量和体量呈现迅速增长。

《法人》:在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大环境之下,你对中国的超级财富创造者也就是企业家有什么好的建议?

胡润:这是一个非常有特色的时代,特点就是随着经济的转型,新的机遇都会出来,全球创业者都非常有活力,例如AI(人工智能)。

前段时间,我发布了一个胡润品牌榜。品牌对于企业非常重要,例如餐饮行业,品牌可以占到它估值的50%左右。企业家要多关心品牌和专利,这才是企业的核心资产。

有很多人说,这段时间不适合投资和创业。一些奋斗了几十年的传统行业企业家,停顿下来,什么都不做,出去学习和旅游。例如我认识的广东的一位企业家,他拥有一块地,这块地第二年就double(双倍增值)了。

《法人》:中国企业家是你的研究对象,在新的十年即将来临之际,你对他们有什么祝福?

胡润:我真诚地祝福他们。同时,我希望他们抓住新经济的机会,错过了,机会就再也没有了。但是对于那些传统行业的企业家,可以考虑出去学习和旅游,这是个好的办法。

编辑:姚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