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报社主办
搜索
订阅
公告: 《法人》杂志、法人网广告、宣传、发行代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我们整装出发 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总编辑致读者
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备胎转正是防守更是进攻

2019-06-11 21:58:51  来源:法人网  评论:0

□法制日报《法人》全媒体记者 崔晓林

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的中国女留学生codie(化名),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越来越多在美留学生开始使用华为手机,了解之后她认为,不仅因为顶级的莱卡摄像技术,华为手机的外观和各项操作均不输iPhone,价格也更便宜,最主要的,华为手机似乎更代表了新的时尚。

由于在美国已经买不到华为手机,codie便让父母在北京买了一部Mate20pro,让返校的同学捎来美国。“在中国学生中掀起了‘华为热’”,很多同学都让家长在国内买华为,然后托赴美的亲戚朋友熟人给带来。我的一个同学,春假从国内返校,一下子给同学带回来五部华为手机。甚至学校的加拿大、台湾、印度籍学生,包括美国本土学生,很多人都在寻找门路,希望拥有一部华为手机。”5月28日,codie在微信中告诉《法人》记者。

Codie告诉记者,很多学生认为,美国把华为列入“实体清单”,一定是因为华为的风头盖过了iPhone,是特朗普的“小心眼儿”。但现实的残酷和江湖的险恶,却是这般孩子们所无法想象的。

直面霸凌,华为早有准备

就在几年前,华为、中兴、小米等中国本土手机产品,还被视为低端的“大路货”,追求时尚的年轻人热衷的是美国“被咬了一口的苹果”手机。白领阶层,高校学生,时尚潮人们,无不以拥有iPhone为荣,甚至出现了一批“果粉”。

但从2017年开始,全球三大手机制造企业韩国三星、美国苹果、中国华为,其竞争格局已悄然发生变化。根据市场调查研究发现,2017年底,华为手机的全球市场份额从12%增加至15.8%,这也意味着,华为已经超越苹果,成为仅次于三星电子的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厂商。在人们心目中,华为已经成为全球顶级的高端智能手机,很多年轻人在换了华为手机后,高调地向别人“炫耀”和“显摆”。

“其实,美国在打压中兴的同时,就已经开始在封杀华为,2018年上半年,华为Mate20pro面世;2019年初,p30pro全球发售,但在美国本土,根本买不到华为手机。”5月21日,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的一位高管向《法人》表示,华为分布于全球的科研人员总数超过8万人,这是华为手机实现超越的坚强保证。

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也表示,Mate20pro曲面屏和未来5G手机的柔性折叠屏,都是和京东方等中国企业合作的,和美国没有任何关系。

针对美国的“封杀”,华为在致员工的一封信中表示:美国的所谓“实体清单”决定,是美国政府出于政治目的继续打压华为的最新手段。对此,公司在多年前就有所预计,并在研发开发、业务连续性等方面进行了大量的投入和充分准备,能够保障在极端情况下,公司经营不受大的影响。

居安思危的华为早就预想到,如果有一天,美国供应商不再提供服务怎么办?于是,早在十几年前,任正非就开始推进”备胎”计划。但据记者了解,美国某芯片企业的内部也不无忧虑,他们担心,“如果有一天,大客户华为不再采购他们的产品怎么办。”

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对此,国内一位大学教授认为这是“竹杆打狼,两头害怕”,“美国不顾企业和消费者利益拼死一搏,实属不理智行为。”该教授还表示,在华为之前,中国已经有超过100家机构被列入了美国出口管制的“实体清单”,但华为显然是最受关注的一家。

在通信行业,华为已成长为一家“巨型”企业,根据华为发布的2018年财报,公司在当年的营收为721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5%,净利润59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5.1%。

据华为公司披露,2018年核心供应商名单共有92家,美国供应商占最多,达33家,占比约36%。其次为中国企业,有24家,比例为27%。按产品类别划分,华为对美国的集成电路、软件、光通讯等厂商依赖度颇高。

有报告称,若华为失去美国零件供应,基站核心芯片和高端光学产品将缺乏替代品,如FPGA芯片、射频芯片和讯号处理芯片。软件方面,尤以用于智能手机、电讯设备的电子设计自动化(EDA)工具,用于设计集成电路(IC)及印刷电路板(PCB)的技术,均由美国公司主导,中国或其他地区没有替代供应商。

“但此前华为已经预料到了相关的情况,并且在一些关键芯片领域做了大量的库存准备,同时还启动自主研发芯片的量产。”一位通讯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华为在做好防守的同时,也布局了如何进攻”。

“备胎”养成记:神秘的“2012实验室”

在华为内部有一个神秘的部门,这就是被称为“中国黑科技工厂”的“2012实验室”,实验室的研究方向,不仅限于华为的科技应用,还包括很多与华为现阶段业务关系不大的基础科学。这个实验室的名字来源于2009年上映的电影《2012》,任正非觉得,华为也需要造一艘自己的“诺亚方舟”。

“2012实验室”下设中央研究院、中央软件院、中央硬件院和海思半导体等二级部门。实验室创办之初,任正非就对海思负责人何庭波说,我给你每年4亿美金的研发费用,给你两万人,我们要做自己的高端芯片,争取早日摆脱对美国的依赖。

任正非向媒体表示:“我们唯一觉得困难的是美国。别的国家没有困难,英国这些国家是非常欢迎我们大规模投资的。美国走不通也没关系,我们把加拿大的人才用尽了吗?英国人才用尽了吗?这个世界的人才除了美国就没有了吗?我不相信。”

美国封杀华为,让海思这个锁在华为保险柜里十几年的“备胎”一朝天下闻,但很少有人知道,海思的成立是一个坎坷而曲折的故事。芯片的研发,是短期内无法见到成效的,而又需要高成本、高投入,即使是华为内部,也有许多人认为海思是一个“烫手的吸金娃娃”。但任正非义无反顾把超过千亿研发经费,投给“不受待见”的海思,而后者卧薪尝胆、艰难前行,美国“实体清单”的出台,“意外”地成就了海思的凤凰涅槃。

海思半导体有限公司成立于 2004 年 10 月,前身是创建于1991年的华为集成电路设计中心,是中国大陆最大的无晶圆厂芯片设计公司,全球排名第五(数据来源:DIGITIMES Research)。

对于通讯行业从业者而言,海思其实并不陌生,大名鼎鼎的麒麟芯片就是出自海思。当然,除了手机芯片,海思的产品还有服务器芯片(鲲鹏系列)、基站芯片、基带芯片、AI芯片,而在电视机顶盒芯片和安防用芯片领域,更是有霸主级优势。美国 60% 的监控摄像头设备使用华为海思芯片,而在全球,海思芯片则占据70%的安防市场。

2009年,海思推出了首款应用处理器K3V1,主要供当时的山寨机使用,但很快就被市场抛弃了。这在华为内部引起了不小争议,很多人担心自家生产的不能用,会连累华为手机业务。任正非亲自拍板:将移动终端芯片从海思转移到手机公司:手机和芯片要共存亡。

2018年,海思推出麒麟960,这一芯片奠定了华为在移动芯片市场上的领先地位;最新的麒麟980已经搭载在了华为mate20、荣耀V20、mateX、P30等旗舰机型上,销量业绩和用户口碑都非常好。

2018年,海思的营收规模近76亿美元,同比增幅30%,排名国内同行业第一名。目前,海思已开发200余种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芯片,并申请了5000多项专利。在国内手机厂商都高度依赖高通芯片的情况下,华为成为了唯一敢对美国高通说“不”的中国手机厂商。

据外媒报道,过去10年,华为的研发投入接近4000亿元人民币,这其中芯片研发项目大约占到40%,即芯片研发的投入可能在1600亿元左右。

有专业人士认为,美国对华为的种种制裁,真的像他们所说的是源于对“安全”问题的担忧吗?恐怕中国公司快速发展的脚步才是真正的原因。以全球ICT产业为例,从企业市值排名来看,中国的总体技术水平和产业规模在世界上位居第二,仅次于美国,这也是中美贸易冲突先在ICT领域上爆发的原因。

尤其是华为在未来5G产业上的诸多优势,让美国感到压力甚至恐惧。PC时代诞生了英特尔,移动互联网时代造就了高通和苹果,5G和人工智能时代,谁又能成为霸主呢?以华为的成就和行业地位,多数人的预期是华为,而美国害怕的正是这一点。

华为作为全球最大的通信设备供应商,全球市场份额占比28%(数据来源:IHS Markit),独揽了5G标准的1600多项核心专利,最新推出的5G芯片巴龙5000,更是让华为名声大噪。

据华为2018年年报披露,2018年华为的研发费用为1015亿元,较2014年增长了149%,投入占比销售收入14.1%。截至2018年底,华为在全球累计获得授权专利超过8.78万件。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数据则显示,仅在2018年,华为就向其提交了5405份专利申请,位列全球第一。

从第一个自主芯片k3问世,到今刚好十年。我们不得不佩服华为的战略思维,正如海思总裁何庭波在信中所说:“今后的路,不会再有另一个十年来打造备胎然后再换胎了,缓冲区已经消失,每一个新产品一出生,将必须同步‘科技自立’的方案。”

冰火两重天:“封杀”致美股暴跌A股飙升

一份最新的研究报告显示,美国“实体清单”在短期内会给核心供货商带来5%到10%的冲击。若长期执行,将会殃及供应链中的其他厂商,冲击金额将达到250亿美元。而中国与亚洲的供货商将有机会在华为的供应链中取代美国厂商而崛起。

5月16日,“实体清单”发出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华为的美国供应商鲁门特姆(Lumentum)、科沃(Qorvo)、思佳讯(Skyworks)、高通(Qualcomm)、赛灵思(Xilinx)、新飞通(NeoPhotonic)等全线走低,市值一日内就蒸发近百亿美元。

对于美国光学元件供应商鲁门特姆(Lumentum Holdings)和射频解决方案供应商科沃(Qorvo)来说,华为是仅次于苹果的第二大“金主”,“实体清单”使得鲁门特姆公司的股价在16日大跌11.54%,市值蒸发5亿美元;科沃则大跌7.14%,市值蒸发6.45亿美元。

更惨的是光纤通信零件制造商新飞通(NeoPhotonic),由于有接近一半的收入来自于华为,股价暴跌了超过20%。

还有“躺枪”的。无线半导体公司思佳讯(Skyworks)只是在财报中提到了华为对公司的净收入贡献为10%,其股价还是在5月16日大跌了6.04%,市值蒸发8.23亿美元。高通(Qualcomm)和赛灵思(Xilinx)甚至都没有对外具体提及华为对公司的业绩贡献,但高通的股价大跌4%,市值蒸发42亿美元;赛灵思大跌7.27%,市值蒸发21亿美元。

而反观A股,“华为概念股”、国产芯片等板块普遍走强,华天科技等多只个股涨停。360公司也在官方微博表示:360 IoT(智能硬件)全线产品将全力支持海思等国产芯片,携手打造国产科技全产业生态链。

任正非:我不是民族英雄

任正非祖籍浙江省浦江县,1944年出生于贵州一个靠近黄果树瀑布的小村庄。任正非兄妹6人,父是当地乡村的中学教师。

1963年,任正非就读于重庆建筑工程学院(已并入重庆大学)。大学毕业后,任正非参军入伍成为了一名建筑兵。1983年复员转业至深圳南海石油后勤服务基地。

1987年,任正非集资21000元人民币创立华为公司。创立初期,华为靠代理香港某公司的程控交换机获得了第一桶金。

1991年9月,华为租下了深圳宝安县蚝业村工业大厦三楼作为研制程控交换机的场所,五十多名年轻员工跟随任正非来到这栋破旧的厂房中,开始了他们充满艰险和未知的创业之路。

任正非43岁才开始创业,一手把山寨公司变成了震惊世界的科技王国,同时创立了开中国企业先河的企业治理大法。在判断企业市场时又极具预见性,在企业繁花似锦的时候却说这很可能是企业的“寒冬”。

作为华为的创始人,75岁的任正非理性而充满自信,他就像一个宽厚的长者,轻描淡写,但异常坚定地维护华为的平稳运转。他是一个见过大场面的人,经历过文革和三年自然灾害的他,深知中国改革开放对于中华民族的意义,深知这个多灾多难、从未低头的民族,需要企业家具备哪些担当。任正非以一位中国企业家的身份,身体力行地传播着现代企业精神,重申了一些人容易遗忘的常识,为中国企业面对外部压力如何保持定力树立了榜样。

5月19日,任正非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即使高通和其他美国供应商不向华为出售芯片,华为也“没问题”,因为“我们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任正非说,美国禁止华为业务的影响将是有限的,华为的增长预计会放缓,营收增长年率预计低于20%,“但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却为中国的科技发展提供了动力。”任正非表示,华为没有犯法,因此不会接受美国以对待中兴的模式来监管华为,也不会改变管理层。美国如果提出华为要将5G生产线设在美国,华为也会拒绝。

关于主要竞争对手苹果手机,任正非轻松而豁达地表示,“我们家人现在还在用苹果手机,苹果的生态很好,家人出国我还送他们苹果电脑,不能狭隘地认为爱华为就爱华为手机。

对于美国的“围剿”,任正非冷静地拒绝了“民族英雄”这样一个称号。“任何时候我们是在做一个商业性的东西,商品的买卖,不代表政治态度。”他说。

  稿件编审:贾宝元   编辑:新媒体部

今日推荐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新闻热线:010-89537282 84772563 84772559 网站纠错QQ:2560023661 网络纠错:010-89537282
版权所有(C) 2005-2019 法人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9 www.faren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制日报社主办 版权所有
网站ICP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29608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