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报社主办
搜索
订阅
公告: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我们整装出发 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总编辑致读者 《法人杂志》官网“法人网”全面改版升级
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西风烈—外资企业在华40年回顾

2019-04-14 07:58:47  来源:法人网  评论:0

□法制日报《法人》记者 崔晓林

40年前,中国从冰冷刺骨的年代走出来,站在了明媚的春光里。

透过虚掩的国门,国人睁大眼睛,好奇地审视着外面的世界。鱼贯而入进而争先恐后的外企,在这片辽阔且有些荒凉的土地上,传播着全新的营商理念和商业文明。

从北京前门的第一家肯德基,到广东虎门的服饰贴牌加工,从松下电器,到奔驰宝马——外资企业刮起了一阵阵猛烈的西风,穿越城市和山林,冲击着、搅动着、丰富着贫瘠的中国内地市场。

截至目前,中国吸收外资规模已连续25年位居发展中国家首位,在过去5年里,中国累计实际利用外资超过6000亿美元,跨国公司在华投资地区总部、研发中心超过2800家。外资企业占中国企业数量不到3%,但提供了1/10的城镇就业,贡献了1/5的税收收入,1/4的工业总产值,近1/2的进出口额。

未来已来,未来可期。我们相信,在这个春暖花开的4月,注定是一个美丽的新起点。今年3月15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这部法律的颁布,从法律层面进一步确保了外商来华投资的权利义务,这对于中国的“走出去”和外资的“走进来”,对于中国和世界,都将无比重要。

1978年10月27日下午,天空飘着小雨。正在日本访问的邓小平,乘坐新干线从东京到达大阪。

在松下电器大阪茨木电视机厂大门外,松下电器创始人松下幸之助站在雨伞下等候邓小平。见邓公从车里下来,松下先生下意识地理了理头发。

“松下先生,你能否为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帮点忙?”邓小平操着浓重的四川话问道。 “无论什么,我们都将全力相助。”松下毕恭毕敬的表态后面,是对中国这一巨大市场的好奇和渴望。

深秋的细雨中,74岁的邓小平和83岁的松下幸之助历史性地有了第一次会晤,两只饱经沧桑的手,促成了中国改革开放元年的第一单“国家生意”。

从1978年开始,松下电器领跑,日立、东芝、索尼、三洋等众多日本品牌跟随,蜂拥而至的日本电器,成为中国各大百货商场的“紧俏货”。随后,世界各国纷纷把目光投向敞开怀抱的中国,中外合资企业、独资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涵盖人类生活各个领域的洋产品冲击着、搅动着、丰富着贫瘠的内地市场。

40年,无论顺风还是逆风、好风还是坏风,来自西方的劲风从未停歇。外资企业的大量涌入,不仅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世界。

风从西边来

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最显著的特征之一,是外资企业和外国资本的进入。从1978年改革开放到现在,外资规模从无到有,再到万亿级,创下了人类经济史的奇迹。

从1978年到1998年的20年间,中国利用外资最常见的方式是“三来一补”(来料加工、来料装配、来样加工、补偿贸易)经济。因离香港比较近,且语言无障碍,广东东莞成为最早利用外资的地区之一。1978年7月,东莞县太平服装厂与港商合作创办太平手袋厂,成为全国第一家来料加工企业,并获得了国家工商总局颁发的第一个牌照 “粤字001”,开启了广为复制的“东莞模式”。

1978年12月13日,可口可乐与中粮集团在北京饭店签订协议,采取补偿贸易的方式和其他支付办法,向中国的主要城市和旅游区提供可口可乐,并在中国设厂灌装销售。

“第一次喝可乐,难喝得差点吐出来,怎么一股中药味儿?还苦不丢的。”提起第一次喝可乐,48岁的北京籍王女士记忆犹新,她告诉记者,上初中的时候,从第一次的排斥,到后来喝可乐上瘾,“那时候总是背着我妈偷偷买可口可乐,有一段时间,我家的猫都只喝可乐不喝水了。”

数据显示,1994年,随着可口可乐在中国全域销售,中国市场的销售排名在可口可乐全球系统中从排名第51位上升到第21位。而目前,尽管受到中国本土饮品的强力冲击,可口可乐在中国的销售,依然稳居可口可乐公司全球系统前三名。

提起皮尔·卡丹,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肯定不会陌生。中国改革开放,皮尔·卡丹是最早进入中国的外国服装品牌,也是当时中国大众对奢侈品概念的第一印象。

1979年4月,法国服装设计大师皮尔·卡丹应邀第一次来到中国,他不仅成立了中国第一支模特队,还举办了中国第一场T台秀。色彩丰富、款式夸张的皮尔·卡丹系列时装令国人大开眼界,也开启了皮尔·卡丹在中国疯狂而短暂的梦幻之旅。当时,皮尔·卡丹是高档、奢华、身份、时尚、国际化的代名词,是显示身份地位的“炫富神器”。

如今,路易·威登、爱马仕、巴宝莉等国际大牌早已夺取了皮尔·卡丹的江湖地位,作为“前浪”,皮尔·卡丹被“后浪”们拍到了沙滩上,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美国的肯德基是最早进入中国的快餐连锁品牌,54岁的北京人邵青山,是肯德基北京前门店的首批店员,他见证了肯德基门店的“疯狂”,“1978年11月,肯德基北京前门店开张营业,记得当时的一份套餐是7.3元,这个价位,现在看真是便宜得要命,但在当时,七八元钱相当于一个普通工人半个月的工资。”邵青山回忆,开业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每天就餐的人都从店里排到了外面,又从外面顺着马路排出去500多米,“开业第一天,肯德基前门店的单日销售额为人民币30万元。”

如今,5600余家肯德基餐厅遍布中国1200多个城镇,与麦当劳、必胜客等洋品牌一道,丰富着中国的快餐市场。肯德基不仅带来西方的全新味道,也开启了中国的快餐时代。标准化、供应链管理、品控体系等新兴餐饮业经营方式因肯德基、麦当劳而进入中国。

说完了吃和穿,我们再说说“行”。

中国作为农业大国,其工业基础薄弱,尤其汽车工业,起步晚,技术低,产量少,与发达国家差距巨大。在改革开放初期,国产小轿车只有长春一汽的红旗和上海的上海牌轿车,且产量根本无法满足市场需求。

当时,因外汇紧张,中国的汽车整车进口大多来自前苏联、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等东欧国家,上了年纪的人也许还记得伏尔加、拉达、菲亚特、波罗乃兹等轿车。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辆菲亚特126p,售价15万元左右,最为抢手的、被作为出租车使用的,是波兰产的波罗乃兹,其售价为10万元左右,而日本车在当时的身份是“高级豪华轿车”,一般日系轿车的价格都在20万元以上,属于土豪标配。当然,同属于土豪级别的还有德国的捷达轿车,1984年,作为第一批在中国开展业务的国际汽车制造商之一,德国大众汽车进入中国市场,旗下的桑塔纳系列轿车,成为有车族的宠儿。

40年来,中国向世界打开大门,电子轻工、医药健康、餐饮服务、文化娱乐、高端科技、工业产品、金融保险等各个领域,大量外资企业和资本进入中国市场。截至目前,中国吸收外资规模已连续25年位居发展中国家首位,在过去5年里,中国累计实际利用外资超过6000亿美元,跨国公司在华投资地区总部、研发中心超过2800家。外资企业占中国企业数量不到3%,但提供了1/10的城镇就业,贡献了1/5的税收收入,1/4的工业总产值,近1/2的进出口。

回顾历史,我们发现,伴随着一次次与外国产品和商业模式的美妙相遇,中国社会发生着令人振奋的巨大变化,人们的衣着鲜亮了,视野开阔了,对幸福生活的向往变得愈加强烈和具体。

风向改变了

时间转眼飞逝到了1997年。这一年,备受全球瞩目的大事不少,其中和中国有关的,有一件好事和一件坏事。好事是,7月1日,被英国租借了155年的香港回到祖国怀抱;而坏事,则是始于泰国和东南亚,进而波及全亚洲、影响世界经济的“亚洲金融风暴”。

“亚洲金融风暴”爆发于1997年底,并于1998年全年对亚洲各国造成巨大“杀伤”。风暴导致亚洲股市持续大跌,许多大型企业倒闭,工人失业,社会动荡。一些国家的经济开始出现大萧条,一些国家的政局也开始混乱。

风暴之下,没有人可以高枕无忧。中国政府本着高度负责的态度,从维护本地区稳定和发展大局出发,做出人民币不贬值的决定,承受了巨大压力,付出了重大代价。此举对亚洲乃至世界金融、经济的稳定和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尽管风暴并没有对中国经济造成大的影响,但细心的人会发现,“风暴”过后,外资企业在华投资的模式和领域已悄然发生变化。而中国政府,在操心完亚洲的事情后,也意识到,已步入改革开放深水区的中国,需要及时调整前进的步伐和方向。

时间进入21世纪,与改革开放前20年相比, 外资企业在中国,无论产业规模还是模式,都有了很大不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承接外资企业的方式多为“三来一补”,劳动密集型、低技术含量的加工业占了外资总量的83%。

2008年上半年,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加工贸易出口总额的占比,已从过去的2/3下降到目前的1/3,更多的出口,被中国本土企业生产的家电和新能源产品所替代。

风起云涌的西风,在中国刮了20年之后,渐渐变弱。

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期间,沙特基础工业公司一位高管向记者表示,尽管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在不断加大,中国经济的增速也在放缓,但这些都算不上威胁,令外企感到紧张的,是中国本土企业的迅速崛起。

中国由高速发展向高质量发展的战略转型,催生了大量本土高科技企业的诞生,一些高附加值产品也在逐渐抵消着那些曾被追捧的洋品牌。以家电为例,中国的格力、格兰仕、创维、海尔、华为、小米等品牌越来越被世界各国的人们所喜爱,有些品牌,已连续多年全球销量第一。

一边是中国企业的高歌猛进,一边是包括韩国三星,日本东电、奥林巴斯,美国耐克、大迪达斯在内的部分外企生产基地,不得不撤离中国。据美国一家媒称,耐克和阿迪达斯正把更多亚洲制造业务从中国迁往越南。2018年,阿迪达斯44%的鞋类产品是在越南生产的,同比上升13%;2018年,耐克鞋的“中国制造”比例已从32%降至19%。

以上数据,似乎验证了坊间炒作的“外商撤离潮”,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撤离的都是低端产业链、劳动密集型、缺乏科技创新的“过气”产品。作为全球制造业的基石,中国已成功踏上高质量发展的道路。以制鞋业为例,走了“老气横秋”的,来了“新派奢华”的。目前,巴黎世家、普拉达、巴宝莉等奢侈品牌,都已在华开展生产业务,并宣布中国“具备生产更优雅别致鞋类产品的非凡技能”。在这些高端品牌眼中,中国不再是只能从事大规模生产的低成本制造大国。

中国企业的经营模式也已从过去的“代工”转向“自主品牌”,并且不再是“廉价品牌”。越来越多的国内制造业企业,已经具备了不逊于海外同行的厂房和生产线,并且在产品研发能力和营销渠道构建上相当成功。

  稿件编审:贾宝元   编辑:新媒体部

今日推荐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新闻热线:010-89537282 84772563 84772559 网站纠错QQ:2560023661 网络纠错:010-89537282
版权所有(C) 2005-2019 法人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2019 www.faren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制日报社主办 版权所有
网站ICP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29608号-1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