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报社主办
搜索
公告: 中央第八巡视组巡视司法部动员会召开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我们整装出发! 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总编辑致读者
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法治的硬度和底线

◎ 文 《法人》全媒体记者 彭飞

截至3月初,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社会秩序造成的冲击正在稳步恢复。最新疫情数据显示,除武汉之外,全国绝大多数省市连续无新增病例,多地确诊病例逐渐清零。民众心态渐趋理性,社会生产逐步重启。

疫情发生以来,互联网语境下的“虚假信息”边界、应急机制的启动、行政执法的尺度、司法审判的效能问题,从各个维度考验着我国正在不断推进的全面依法治国方略。对法治系统来说,这场猝不及防的新冠肺炎疫情,挑战着立法、司法、行政执法系统的稳健性和柔韧度,也成为向外界展示依法治国成效的一个窗口。

疫情防控,是对中国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目前疫情防控仍在紧张推进,它给我们带来了哪些挑战和反思?疫情终将会过去,它又会在法治建设上如何影响中国?

“虚假信息”的法律边界

让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是,这次疫情来袭的最早信号,裹挟于湖北武汉几位医生的“传言”中,这也是疫情检验武汉法治化程度的开门大考。

武汉新冠肺炎的第一次官方通报发出于2019年12月31日。当天下午,武汉市卫健委发布了《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首次确认武汉出现了病毒性肺炎,但又称:“到目前为止调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目前,对病原的检测及感染原因的调查正在进行中。”

而此前一天的12月3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便在其大学班级群,发布消息称:“华南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并提醒同学“让家人亲人注意防范”。该微信群的对话截图随后被外传。

之后的事情已经众所周知。这几位最早传播武汉出现“不明肺炎”的信息发布者,事后被证明是关于这次疫情的最早预警者。

民众普遍认为,如果武汉方面对这8位“造谣者”发布的信息给予足够重视,而非作为“谣言”查处,对于更好地防控新冠肺炎,将是一件幸事。

目前,尚无官方对武汉警方当时的执法行为作出定论。不过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有关疫情中谣言治理的文章,其中谈到武汉公安机关处罚“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消息的 8名发布者的事件。文章指出,“试图对一切不完全符合事实的信息都进行法律打击,既无法律上的必要,更无制度上的可能,甚至会让我们对谣言的打击走向法律正义价值的反面,成为削弱政府公信力的反面教材,成为削弱党的群众基础的恶性事件,成为境内外敌对势力攻击我们的无端借口”,“鉴于社会生活纷繁复杂,新类型谣言层出不穷,审查不同情形的行为,应结合其主观恶性与客观影响等情形综合判断”。

1月29日,“武汉发布”再次发布通报称,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部门发布关于肺炎疫情的通报,随后多名网友举报有人在网上发布不实信息,为查明情况,公安机关对8名行为人进行调查、核实。根据调查结果,8名行为人情节特别轻微,当时公安机关分别进行了教育、批评,均未给予警告、罚款、拘留的处罚。

2月7日,医生李文亮去世,国家监委派出调查组赴武汉市,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做全面调查。

人们自发悼念李文亮 资料图片

法律对“谣言”的表述为“虚假信息”。我国刑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法对于发布虚假信息的行为,均有明确法律规定。治安管理处罚法对于“谣言”的界定,是“谎报险情、疫情、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2015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出台司法解释,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情节严重者可入刑。2014年的刑法修正案(九)也增加条款: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行政法研究所教授王天华认为,李文亮医生等人“被造谣”一事表明,言出一孔不仅不利于稳定,且会极大地损害政府公信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法治国情调研室主任吕艳滨认为,法律关于“不实信息”的界定并非不清晰,但实践中却在认定上出现了偏差。传播“不全部真实但基本属实的言论”,本身就不符合无中生有、弄虚作假的要件,几位“造谣者”的行为也不具有扰乱公共秩序的故意。这也给今后的执法提出了更高要求,在认定是否散布谣言时,必须更加审慎、严格认定条件,对传播消息行为慎重定性。

1  2  3  >  


编辑:姚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