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报社主办
搜索
公告: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我们整装出发! 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总编辑致读者
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AI的近利与远忧

◎ 文 《法人》全媒体记者 吕斌

在2019年12月31日晚上举行的“2020年湖南卫视跨年晚会”上,几位黑衣舞者格外引人关注,他们是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制造的全息虚拟影像,在舞台上的表演动作流畅,形象逼真,甚至舞台地面上还有灯光照出的倒影,几乎与真人无异。

这是人工智能一个很小的应用案例,类似的情况已经发生在各个场景中。从苹果手机的Siri到小米的小爱、百度的小度、特斯拉的无人驾驶,以及富士康的机器人流水线,赋能人工智能的产品已经出现在我们生产和生活的方方面面。

据国际数据公司(IDC)统计,2019年全球人工智能市场规模达到375亿美元。其中中国市场规模预计占全球市场的12%,跃升为全球第二大AI单一市场,且仍保持高速增长。

毫无疑问,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和普及,是不可避免的趋势。与此同时,技术发展还远未完善,应用层面、监管层面也面临诸多问题,亟待探索和解决。

全球进入“智能时代”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英文缩写为AI。是研究、开发用于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的智能的理论、方法、技术及应用系统的一门新的技术科学,也是计算机科学的一个分支。

人工智能的研究目的在于生产出一种新的智能机器或系统,可以对人的意识、思维等过程进行模拟。自诞生以来,人工智能理论和技术日益成熟,应用领域也不断扩大,所带来的科技产品正越来越多地投入实际应用。

“从中国市场的发展情况来看,在传统经济向数字经济转型过程中,对人工智能技术及产品将有大量的需求。”中国信息界发展研究院副院长乔聪军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表示。

关于AI产品,乔聪军对于商用机器人印象深刻,商用机器人包括酒店机器人、送餐机器人、零售机器人、安防机器人、物流机器人等等,这类机器人产品能够自主学习,自主规划工作线路,能够与多种数字设备交互,遇障碍的制动反应时间很敏捷。

“而在使用成本上,以租代售等模式已经具备竞争优势,完全可以取代人工。”乔聪军认为。

作为产业投资者,盛景嘉成基金合伙人汤明磊目前接触的项目中,有半数以上或多或少结合了人工智能技术。他认为,目前人工智能在产业互联网、新零售、医疗健康、智适应教育、无人驾驶等领域进入广泛应用阶段,应用技术包括计算机视觉技术、语音识别技术、自主无人系统技术等热点板块。

汤明磊列举了一个他们投资的项目——光辉城市,这是一家建筑表现虚拟现实智能系统公司,汇聚了虚拟现实技术、增强现实技术、实时光线追踪算法、多媒体灯光技术、云端场景交互技术等多种强大的计算机视觉技术,输出包括鸟瞰图、3D投影、720度全景图、视频动画、VR场景漫游等产品。

“人工智能目前正在从人机互动向机机互动演进,正在从‘看、听、说’等感知智能领域向‘数据综合分析、因果推理、持续学习’等认知智能领域演进。”汤明磊说,人工智能正在进入全面商业化时代,智慧城市成为人工智能技术新的争夺战场。

从产业发展来看,技术如何与市场结合,是成功与否的重要参考。尽管目前已有很多场景结合了AI技术,但受访专家普遍认为,应用真正普及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乔聪军认为,首先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技术与各种不同的应用场景如何完美结合,二是成本不能超出用户的承受能力。这是AI技术市场化的最大考验。

中国成全球第二大AI单一市场

2020年1月4日,记者前往由百度公司和北京海淀区共同打造的全球首个AI科技主题公园——海淀公园进行了体验。

进入公园,首先看到的是智能运动排名系统,参与者站到屏幕前可被人脸识别系统记录下面部特征,无需佩戴硬件设备,在步道内进行运动即可实现自动记录运动数据。

在未来空间体验区,一款智能游戏机吸引了很多游客的参与,玩家只要站在指定位置挥动手臂,屏幕上跳出的水果就会被切断,计时结束后成绩会自动计算,系统还会自动拍摄下玩家与成绩单的合影,随后屏幕上会出现一个二维码,手机扫描该二维码便可下载自己的照片。

海淀公园内还设置了一条无人驾驶观光巴士线路,由百度提供的阿波罗L4级量产自动驾驶巴士,按照程序设定线路自动带体验者参观公园景色。记者在无人驾驶巴士上看到,尽管车上有工作人员值守,但全程并未进行任何操作,只是向乘客讲解无人驾驶巴士的行驶线路和工作情况。该车没有方向盘,也没有驾驶位,没有油门和刹车踏板,全程依靠自动驾驶技术来完成。

由于行驶线路是人车共用,途中遇到运动或游览的行人时,巴士还可以自动识别并减速避让。

据巴士运营人员介绍,阿波罗L4级自动驾驶巴士车身顶部和两侧均配置了激光雷达,主要应用场景是封闭园区和景区等,最高时速在40公里左右。

相关信息显示,国际通用的自动驾驶SAE分级,按照智能化程度将智能汽车划分为5个等级:L1驾驶员辅助;L2部分自动驾驶——车辆不允许驾驶员的双手脱离方向盘;L3有条件自动驾驶——根据路况条件所限,必要时必须交由驾驶员驾驶;L4高度自动驾驶——自动驾驶系统完成所有驾驶操作,驾驶员可以不接管车辆;L5完全自动驾驶——无论任何路况、任何天气,车辆均能实现自动驾驶。

海淀公园内投放的阿波罗L4级自动驾驶巴士,虽然在设计使用场景上为相对封闭区域,但已可实现完全自动驾驶。

目前,以百度、腾讯、华为等科技公司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在人工智能技术上发展迅速,在人脸识别、自动驾驶、语音识别分析、视频识别、工业机器人等领域,均处于全球领先地位。

据中国经济信息社江苏中心联合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共同发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年度报告(2018)》,北京、广东及长三角地区人工智能企业数量约占全国总量的86%。其中,北京占比40%,大幅领先其他省份。其次是上海,占比约20%。广东排名第三,约占16%。浙江和江苏也拥有较多人工智能企业。另外,四川、陕西、湖北、安徽等中部省份也较为活跃。

2017年11月,科技部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暨重大科技项目正式启动,这标志着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和重大科技项目进入全面实施阶段。会议宣布百度、阿里、腾讯和科大讯飞成为首批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更多的开发者可依托这些平台快速搭建自身的产品。

“全球各国针对AI 领域的发展均出台政策大力支持,其中又尤以中国和美国的支持力度较大,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乔聪军说,人工智能产业链大致分为上中下游,上游是芯片和算法,中游是智能语音、计算机视觉等通用技术,下游是行业应用。

中国市场的优势主要在中游和下游,我国有全球发达的消费互联网市场,有各类全球领先的消费互联网平台,这些平台主动使用人工智能技术,并在大力转向工业互联网。

“目前中国的技术很多都是应用型,而不是技术型的研发,我觉得从研发包括算法方面,应该做得更多一些,因为这才是创新的根本。”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董毅智律师对记者表示。

规则与标准待落地

中国拥有世界上体系最完整、数量最多的产业集群带和全产业链,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有更广阔、更纵深的空间。

而技术的落地,往往需要政策环境的配套,比如无人驾驶,此前国内的交通法规还存在障碍。因此从产业角度出发,监管规则与标准有待逐步落地。

在促进和规范人工智能发展方面,中国近年来出台了不少政策。

2016年3月,国务院《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草案)》,人工智能概念进入“十三五”重大工程。

2016年5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央网信办发布《“互联网+”人工智能三年行动实施方案》,明确提出到 2018 年国内要形成千亿元级的人工智能市场应用规模。

2017年3月,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人工智能”首次被写入。

2017年7月,国务院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这是首部国家层面的人工智能发展规划。

2017年10月,人工智能进入十九大报告,将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

2018年1月18日,2018人工智能标准化论坛发布了《人工智能标准化白皮书(2018版)》。

据乔聪军介绍,除“顶层设计”之外,针对某些特定产业及领域的促进政策亦在逐步完善中。

2018年,交通运输部先后印发《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规范(试行)》《自动驾驶封闭测试场地建设技术指南(暂行)》,同时组织起草了《自动驾驶车辆封闭场地测试技术要求(暂行)》。

交通运输部在关于人大代表建议的答复函中表示,自动驾驶汽车涉及汽车制造、基础设施、交通管控等诸多领域,技术尚未完全成熟,大规模商业化应用还需一定时间,立法的理论和实践基础还不充分,所涉及的自动驾驶汽车和相关产品的生产、认证、销售、使用、召回、报废等环节,以及交通规则、责任认定等法律关系尚不明确,短期内难以形成完整的法律制度体系,因此目前建议应以立法前瞻性研究为主,从规范管理入手,开展立法预备工作。

“从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来看,相应监管部门采取的包容监管、审慎监管、创新监管等原则,都被事实证明,是行之有效的管理措施。”乔聪军表示。

2019年6月17日,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治理专业委员会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治理原则——发展负责任的人工智能》,旨在更好协调人工智能发展与治理的关系,确保人工智能安全可控可靠,推动经济、社会及生态可持续发展,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政策环境是投资决策的核心要素,各国都在顶层政策上倾斜支持人工智能技术发展。”汤明磊告诉记者,科技部建设的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就是例证。除了开放平台的监管外,政策还须防止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后数据的垄断和非法使用。

直面“道德挑战”

据新华社2019年11月援引英国媒体的报道称,剑桥大学日前举办了一场AI机器人与人类共同参与的辩论赛,参与者是IBM公司开发的机器人——“辩论家”计划(Project Debater)和几位大学生。

在开篇立论中,机器人引用了来自人类预先提交的1100多份意见中的观点,并利用应用软件对这些论点进行分析,进而生成自己的论点。在代表“人工智能弊大于利”的辩论观点时,它说:“人工智能可以造成许多伤害。人工智能将无法作出一个在道德上正确的决定,因为只有人类才讲道德。”

最终,反方以51.22%的微弱优势,证明了“人工智能对人类弊大于利”。

尽管这只是一场辩论赛,却在一定程度上凸显了人工智能的隐忧,AI技术的大范围普及,必将对人类生活产生影响。在很多影视剧里,人工智能出于保护人类的目的而伤害人类,已是很普遍的主题,未来是否将出现类似的情节,尚未可知。

关于人工智能,目前仍有很多技术瓶颈需要突破。例如,无线信号传输问题、系统故障、断电等突发问题的预防和解决,还有法律约束、出现事故责任认定等监管和法律层面的问题,此外还包括技术标准、道德和伦理规范甚至机器人对产业工人的替代等社会问题,这一系列问题均需厘清。

当地时间2018年3月18日晚10点左右,Uber的一辆自动驾驶汽车在亚利桑那州Tempe市发生交通事故,导致被撞伤的女子在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这起自动驾驶事故致死案件,是无人驾驶领域最著名的安全事件之一。由此也引发了业内外对于人工智能技术安全性的争议。

在人工智能技术发展方面,目前还面临标准体系构建、基础设施建设、法律伦理规范、知识产权交易等多个方面的问题。

2019年12月3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电话机器人滥用刑事执法和威慑法案》,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部联邦反机器人呼叫法。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2019年1月到11月,全美国手机用户总共接到了540亿通由电话机器人拨打的骚扰电话。仅11月一个月就有57亿通,平均每个美国人当月接到17通。

此类骚扰电话不仅在数量上给用户造成了困扰,更存在经济安全隐患,统计数据显示,这些打给手机的机器人电话中约44.6%为诈骗电话。2019年;诈骗电话给美国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已经达到了2.852 亿美元。

类似的情形不只发生在美国,随着技术的进步,相关问题也困扰着每一个追求人工智能发展的国家,中国同样面临相应风险。

“对于人工智能领域来说,技术和政策都是非常不成熟的,不仅是在国内,国外也是这样。”董毅智表示,目前专门针对人工智能的法规尚属空白,而且各个地方的监管口径也不统一。相关政策还是处于政策指导的状态,远未落实到法治的层面。

董毅智认为,人工智能与过去的技术相比是颠覆性的,企业应该在现有框架下做一些合规方式的创新,而不是一味忙于突破。

万亿级市场的竞争

“小爱同学,打开电视。”

“小爱同学,关掉厨房灯。”

“好的,小爱帮你搞定。”

这是小米AI音箱工作时的对话场景,作为一款智能语音生活助手,它不仅可以告诉你海量的信息和知识,可以播放音乐和视频,还能帮你控制小米生态链上几乎所有的家居设备。

市场上类似的产品还有百度旗下的小度智能音箱、阿里巴巴旗下的天猫精灵、华为Sound X智能音箱、喜马拉雅FM推出的小雅AI音箱,以及海外血统的亚马逊Echo智能音箱,等等。

这还只是智能音箱一款产品,人工智能的应用可远不止这些,但厮杀已然惨烈。

综合来看,2020年国内人工智能市场规模将超千亿元,而根据国务院的新一代人工智能规划,到2030年国内人工智能的核心产业规模将达到万亿元,相关产业规模将达10万亿元。

在乔聪军看来,未来的智慧生活,智能设备将是无处不在的。在5G时代甚至6G时代,所有的设备都将互联互通,信息的获取和传输将面临质的飞跃。作为消费者,通过语音指令将可以调动和指挥各类数字设备,工作和生活的便利性将大大提高。

“毋庸置疑,在A(人工智能)B(区块链)C(云)D(大数据)I(物联网)+5G时代到来之时,人工智能绝对是未来技术和创新的重要发展方向。”汤明磊认为,如今正在从消费互联网时代向产业互联网时代迁移,未来除了C端的基础数据以外,从C端(客户)到B端(企业)到F端(资本)的数据也会被打通,当产业路由器之间开放后,数据将会变得完整、全面、实时和灵活,智慧生活会实现产品服务的千人千面、千店千面和千日千面。

董毅智的预测则更为保守,他认为,人工智能肯定是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社会受人工智能的影响将超越此前所有的技术创新。“但是生活能不能变得更好,目前还难以明言。”(责编 崔晓林 美编 刘晓莹)

编辑:姚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