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报社主办
搜索
公告: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我们整装出发! 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总编辑致读者
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养老产业负重前行

◎ 文 《法人》特约撰稿 金茂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中长期规划》(以下简称《规划》)。《规划》是到本世纪中叶,我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性、综合性、指导性文件。《规划》的发布为我国应对人口老龄化所带来的挑战指明了方向,明确了人口老龄化是今后较长一段时间内的基本国情,同时要大力发展养老产业以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所带来的挑战。本文主要对我国人口结构近几十年来的变化、养老产业现状及发展方向进行研究和分析。

老龄化“倒逼”养老产业发展

人口学家的研究表明,随着一国经济的发展,人口类型在三个阶段呈现出不同的特征。在人均收入较低的阶段,人口类型通常呈现出高出生率、高死亡率和低自然增长率;随着经济的发展,人口类型呈现出高出生率、低死亡率和高自然增长率;在更高的经济发展阶段,人口类型呈现出低出生率、低死亡率和低自然增长率。

新中国成立后,民不聊生的战乱生活结束,我国居民死亡率迅速下降,由此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形成了“婴儿潮”。随后,上世纪80年代死亡率下降趋势缓和,出生率下降趋势明显,这一时期人口自然增长率略低。自1998年以后,人口自然增长率便一直低于10‰,2004年以来进一步降到6‰以下。依据国家统计局人口统计数据,2018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仅为3.8‰。很明显,我国已经迈入第三个人口类型特征阶段。根据经济社会发展规律,可以预见未来人口老龄化是基本国情:一方面人口老龄化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另一方面我国人口老龄化过早出现,呈现出“未富先老”的特征,即在我国尚未迈入高收入发达国家行列时,人口老龄化迅速接近发达国家水平。这种情况的出现“倒逼”我国要加快发展传统养老产业的同时,积极探索发展新型养老产业。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60岁及以上老人达2.5亿人,占总人口的17.9%。世界卫生组织预测,到2050年,我国或有35%的人口超过60岁,成为世界上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在政策支持、技术发展、社会变迁和市场需求驱动下,中国养老产业快速发展,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养老产业市场规模已达6.57万亿元,2021年预计将达8.81万亿元。目前中国养老产业已形成包括原料和能源等资源供应商、养老用品供应商、养老房地产商和养老服务提供商、个人和机构消费者在内的产业链环节,行业发展态势良好,2018年部分养老企业营收达上亿元。

探索养老商业模式是大势所趋

与国际上养老产业伴随着较长的老龄化过程而逐渐成熟不同,中国的老龄化进程明显快于发达国家,呈现出“未富先老”的特点。根据我国实际情况,我国养老产业的经营模式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纯粹投资型的经营模式;一类是“投资+运营管理”型的经营模式。

纯粹投资型的经营模式是指投资者主要投资养老设施,养老服务外包给其他机构。这种经营模式的盈利主要是通过养老设施的产权进行一次性销售或租售实现;“投资+运营管理”型模式主要依靠兴办养老社区,涉及投资养老住宅和提供养老服务。国内养老社区的实践常常以美国的太阳城为模仿对象,以建立集居住、商业、医疗为一体的成熟养老社区为经营目标。

另外,新型养老模式的探索层出不穷。物联网、5G技术、生物医学技术的发展,在极大程度上也赋能养老产业,促进了养老产业向着智慧养老、医养结合方向不断发展。

随着我国养老问题逐渐成为社会重点,结合通信、互联网和物联网技术的“智慧养老”作为一种全新的养老模式,为老龄化产生的问题提供有效解决方案,并成为大势所趋。2012年我国开始智慧城市建设,城市智能管理网络技术的探索发展,实现了城市各项服务功能的技术化和信息化,为智慧养老发展提供了客观条件。适用于智能养老终端的低功率、微型化智能传感技术,室外高精度定位技术,大容量微型化供能技术,低功率高效能处理器,轻量操作系统已经发展起来。适用于健康管理终端的健康生理检测、监测技术以及相关海量数据处理技术近年来快速发展。同时在5G网络下,诊断和治疗服务将突破地域性限制,养老资源更加平均。健康管理和初步诊断将家居化,个人、家庭和机构的分配和对接将更加高效。

在国家政策的推动下,医养结合也成为养老产业发展新热点。医养结合是指推进现有医疗卫生和养老机构合作,发挥互补优势,实现社会资源利用的最大化。预计2021年,中国医养结合行业市场规模将突破1万亿元。

《关于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5〕84号)提出,全面部署进一步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到2020年符合国情的医养结合体制与政策法律基本建立,医养结合服务网络基本形成,并明确了五大重点工作方向。

养老产业发展痛点急需破解

我国养老产业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障碍,主要体现在体制障碍、养老模式僵化以及支付能力不足等几个方面,而体制障碍集中表现在产业性质、主体性质以及管理主体。

首先,是产业还是事业?养老产业的性质徘徊在这两者之间,养老产业中的非竞争性行业和竞争性行业区分不明确,缺乏政府介入还是市场介入的明确划分;其次,是民营还是公办?民营资本在融资服务、财政支持、土地使用、医保定点等方面先天不足,享受不到公办机构的优惠政策,无法公平竞争;最后,是“统一管”还是“多头管”?中国政府在养老产业管理上处于条块分割、多头管理的局面,易造成管理上的真空和职权交叉,缺乏相互协调,政策制定和执行效率低下。

时至今日,中国的养老产业尚未探索出真正成熟的模式,也不存在以养老产业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养老产业作为一个涉及面较广的新兴市场,有待进一步开发。目前中国的养老服务模式主要分为传统的家庭、机构和社区养老三种。

另外,我国是在未富先老的情况下进入老龄化社会,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进入老龄化社会的进程要短很多。人口老龄化不断加剧的情况下,养老金的支出压力逐步增加导致养老基金的赤字。比如,养老金方面,我国养老保险整体参保人数增速有放缓的趋势,养老保险基金的总支出增速持续超过总收入增速,累计结余金额呈现下滑趋势。同时,养老金缴纳费率下调也对养老基金收支带来较大的挑战;企业年金方面,我国的养老保险制度有超过 60 年的历史,但是在企业年金领域尚存在发展的不足。企业年金和基本养老保险在缴纳水平、运作方式及风险方面均存在不同;补充养老保险方面,2014 年我国开始推行商业保险政策,2017 年商业养老保险正式被纳入养老保险体系。但目前商业养老保险密度和深度较发达国家仍存在不小的差距。(责编 王茜 美编 刘晓莹)

编辑:姚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