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线调查 > 正文

山西临县一村委换届或牵出扶贫“猫腻”

2018-01-10 14:02:54  来源:法人网  评论:0

为慰问贫困户花60元购买的食用油却开了95元的发票

法制日报·法人网讯:山西临县一村委换届选举中,被指收回选票多于发出选票3票后,镇人大主任李某仍然宣布选举有效;记者前往当地走访中发现,不但该村委换届选举确有蹊跷,某些人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或存在涉贪行为。据反映,有人被村里评为2016年的贫困户,而在2015年实际上就脱了贫。

牵出扶贫雁过拔毛的村委换届选举

《法人》记者了解,临县隶属于山西省吕梁市,为山西省、吕梁市贫困人口最多、贫困面积最大、贫困程度深、贫困发生率高的县,是国务院确定的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之一,是吕梁集中连片特困地区重点片区县,是山西省脱贫攻坚的主战场。

然而就在该国家级贫困县,近年来却出现了竞选村干部热潮,并因此频频曝出个别公职人员不惜知法犯法操纵村委换届选举。

2017年12月14日,临县克虎镇苗家洼村委换届选举村委主任(以下简称苗家洼村委)中,因发生发出选票740票却收回选票743票,因此有选委会成员和村民认为选举无效。

于是,克虎镇人大主任、镇选委会主任、苗家洼村委包片干部李保明提出重新核对选票数,有选委会成员则提出5个自然村选票已混合在一起,到底是哪个村选票数出了问题已无法分辨;还有具体是投回选票数有问题还是唱票和计票环节出了问题,因投回选票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有人从中做手脚让选票多或少三五票易如反掌,重新核对选票数恐对竞选人有失公允,而且参加选举的镇政府工作人员也15人中走了11人,因此当天参与选举的10名选委会成员有8人和在场村民离开选举会场回家后,李保明宣布选举有效,并张榜公示了所谓的选举结果。

那么苗家洼村委换届选举中是否发生投回选票多于发出的选票问题?

《法人》记者于2017年12月27日,对李保明进行采访中,李保明表示不是谁说不在场就不在场,也不是谁说选举无效就无效;因在发现投回选票多于发出的选票后,经过对投回选票数重新核对,是唱票人或计票人向两位竞选人1人多计了两票,1人多计了一票;事实是重新核对选票数无误后,选委会成员和村民在落选人吆喝下才离开会场,整个重新核对过程拍摄有录像。

李保明接着表示,出现如此问题是因计票人和唱票人均为落选人一派,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追究二人责任,他们为什么要向落选人多计票数。

那么整个重新核对选票数过程是否拍摄有录像?

《法人》记者提出调取重新核对选票数过程拍摄录像后,李保明当场表示同意,但解释因选举当天拍摄录像的镇政府人员郭某(化名)有事去了临县城,并随即电话联系让郭某办完事立即回镇政府。

记者于28日联系李保明调看录像,李保明告诉记者,郭某去离石参加红枣培训会议去了;随后有人反映郭某其时正坐在李保明办公室。

那么计票人、唱票人和落选人是什么关系?

《法人》记者于2018年1月3日,对苗士永进行了采访,苗士永告诉记者,选举当天唱票人、计票人是他和苗文小(音),李保明说他是落选人一派的是胡说八道;因按关系而言自己是“当选人”的妻舅,苗文小和“当选人”是表兄弟关系,因此如果非要说他和苗文小偏向谁,他们肯定不会偏向落选人,也不会向落选人多计票。

接着苗士永告诉记者,当天计票结束后发现投回选票多于发出选票3票后,在其他选委会成员和村民走后,李保明让他和苗文小数选票,他二人没有数;重新数选票是李保明和苗家洼村委第一书记等数的,具体是选票出了问题还是计票环节出了问题,至今他也不知道。

慰问建档立卡贫困户一桶食用油 95元涉贪约32元

记者于2018年1月3日、5日(4日下雪),先后在克虎镇苗家洼、克虎和乔家圪台村委进行了采访,多位村民告诉记者,建档立卡贫困户无论是已脱贫的还是没有脱贫的,最明显的就是比不是贫困户的多享受了一袋面一桶油。

诸如:建档立卡贫困户享受的粮食直补、煤补,不是建档立卡贫困户的也都享受着,最明显的就是仅2016年克虎镇政府给建档立卡贫困户每户发了一袋面一桶油,而不是贫困户的没有发。

那么老百姓反映是否属实?

《法人》记者在克虎镇赵家山村赵世斌、赵世财、克虎村崔有兵、乔改生(音)、杜文娥、高家里组郭存厚家走访中,看到挂在墙壁上的临县贫困户精准扶贫政策牌(以下简称扶贫政策牌)主要帮扶政策享受和措施中,每户扶贫政策牌写的享受和措施各不相同,因此记者不敢妄言克虎镇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是否比不是贫困户的仅多享受了一袋面一桶油。

赵世财家墙壁挂的扶贫政策牌

一袋面一桶油折合200元

《法人》记者在克虎镇赵家山村赵世财老人家走访中,看到墙上挂着的扶贫政策牌中写的慰问(油+面)200元;记者问赵世财老人镇政府发的是什么油和面(商标)中,赵世财老人告诉记者面早就吃完,袋子也扔了不记得了,油指着放在木箱上还剩约二分之一的白色塑料油桶,告诉记者就是那一桶;记者看到被指镇政府发的油,厂家为兴县山村香精制胡麻油厂,商标为兴县特香胡麻油(以下简称兴县胡麻油),重量为5公升。

那么镇政府发给贫困户的油是否为兴县山村香精制胡麻油厂所生产?购买实价又是多少元?

按兴县胡麻油商标上留的手机号码,记者首先拨打了尾号为11的号码;对方在电话中听到记者要大量购买后,告诉记者每箱240元(4桶);记者在电话中和其讨价还价中,对方让记者和留在商标上的另一手机尾号为46的联系。

记者拨通尾号为46的手机后,告诉高某(化名)拟大量采购一批油,高某问记者计划购买什么商标的油,记者告诉兴县胡麻油后,高某问记者是不是克虎镇的,记者随声附和后,高某又问记者是不是克虎镇政府的,记者再次随声附和后,高某告诉记者每桶60元;记者和高某在电话中讨价还价中,高某告诉记者去年克虎镇政府也是一桶60元购买的,发票上开的价格是95元,问记者今年计划发票上开多少钱,同时告诉记者去年还有的乡镇每桶油发票上开了100元。

高某还告诉记者,每桶油60元包含将油运到指定地方的运费,但是每桶油约不到3元的税费由所谓的购买人出;同时还告诉记者,兴县山村香精制胡麻油厂就是她开的;记者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山西)查询,高某确为该油厂法人。

其中,据克虎镇政府不愿署名人员告诉记者,2016年镇政府慰问建档立卡贫困户共1514户,共购买1514份油和面,发票上开的每桶油为95元,面每袋98元。

脱贫户仅有居住窑洞用塑料布覆盖

2016年的贫困户2015年脱了贫

记者在克虎镇乔家圪台村走访中,今年56岁的高锦龙告诉记者,自己是2016年的贫困,但在2015年就脱了贫,而且和他同样情况的脱贫户村里还有七八户。

那么高锦龙是怎么知道自己不是贫困户的?

高锦龙告诉记者,他在2015年被村里评为2016年的贫困户后,在村里让他缴医疗保险中,因其他贫困户不缴,他就问为什么让他缴;在村干部说他不是贫困户后,他就去克虎镇政府进行了查询,镇政府人员查询后告诉他,他在2015年就脱贫了。

《法人》记者就高锦龙的遭遇毫不避讳的说,因一开始高锦龙提供不出自己当过贫困户的一丁点迹象,因此误认为高锦龙是在说假话和无理取闹。

那么高锦龙是否在说假话和无理取闹?

《法人》记者通过他人提供的克虎镇2014、2015、2016、2017年贫困户信息表查询,高锦龙确实为2015年的脱贫户,因此高锦龙的遭遇让记者百思不得其解。

那么高锦龙怎么脱贫的?

《法人》记者在当地走访中,一不愿署名者告诉记者,2015年12月初高锦龙被村里评为2016年的贫困户后,村里上报镇政府后,镇政府就登记了高锦龙的信息,因此高锦龙就成为贫困户了;随后在12月中旬,因贫困户名额有限,而村干部要让自己的近亲成为2016年的贫困户,因此该村干部就偷偷的将高锦龙向镇政府上报为脱贫户,镇政府立即又将高锦龙列为脱贫户,而高锦龙就又成了2015年的脱贫户;而此过程高锦龙并不知道,认为村里评的自己是2016年的贫困户,就是2016年的贫困户;而在镇政府查询到自己在2015年脱贫后,因此就说成自己是2016年的贫困户,在2015年还没有当贫困户就脱了贫;还有不是高锦龙说的自己没有当贫困户就脱了贫,而是在2015年短时间内又当贫困户又脱贫的。

那么脱了贫的高锦龙现在生活状况怎么样?

1月5日,随着我国大范围的降雪,可以说在我国有为数不少的地方天寒地冻白茫茫的一片,因此高锦龙的村庄乔家圪台村也是如此;然而让记者意想不到的是,在我国实施危房改造多年的背景下,高锦龙仅有居住的一孔窑洞因年久失修窑口有一处塌方,竟然用塑料布覆盖着窑洞口,并借住在隔壁弟弟的窑洞中,和弟弟合伙居住着;同时记者还看到,即使高锦龙目前借助的弟弟的窑洞,在进门约数十公分处,也裂着约数公分宽的缝。

扶贫保险断崖式降低赔付

《法人》记者在当地走访中,一位不愿署名人士告诉记者,2016年9月14日,吕梁市政府下发的《吕梁市关于2016年度红枣保险指导意见的通知》吕政办电【2016】59号明电(以下简称吕梁市59号明电),清清楚楚写着老百姓投保的是红枣保险,投保费为市财政专项资金每亩补贴15元,投保县财政每亩补助10元,投保主体(老百姓)自筹每亩5元,合计每亩保费30元;对应保额最高每亩500元,对应赔偿比例为100%;免赔率为每次事故10%,损失率在20%(不含)以下的不予赔偿,损失率在20%(含)以上的予以赔偿。

因此从吕梁市59号明电看,保险公司要么是1分钱也不陪老百姓,要赔每亩最低就得赔90元(扣除10%的免赔率);可是在2016年临县的红枣几乎绝收后,保险公司一开始每亩只赔了老百姓16.2元;后在媒体报道后,保险公司又每亩加了20元。

同时该人员表示,这就是典型的腐败问题,为什么文件写的清清楚楚,而到赔付中就变了样?又是谁让保险公司如此赔付的?依法依规保险公司是应该每亩赔付老百姓16.2元、还是36.2元、还是最低的90元,为什么如此问题在媒体报道后还没有人管?

吕梁市副市长李俊平向记者表示,已责成中保险公司山西分公司依照吕梁市59号明电解决!最终,老百姓投保的红枣保险能否按吕梁市59号明电得到理赔?本刊将继续关注!记者 王永红

  稿件编审:张凯华   编辑:新媒体部

今日推荐

盐城环保产业园:百万工程款遭冒领

私刻印章,伪造票据,领走100万元工程款——这是诈骗犯罪还是经济纠纷?为何报警5年,司法机关仍然没有清晰的结论?发生在江苏盐城环保产业园的这桩案子或许另有隐情。法制日报社《法人》记者...[详细]

宗客网涉传销被查 无锡、淮南两地

( 无锡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官网下线文章截图)近日,网络上流传一篇《宗客网被工商定性为传销,却依然从事违法活动》的文章,在该文章里有一张配图无锡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官网无锡市工商局积极开...[详细]

杭州桐庐:夫妻神秘坠桥溺亡 追尾

2018年1月26日夜晚,在杭州桐庐县西武山大桥发生一起四车追尾的交通事故,第一辆事故车上的黄民忠、叶小珍夫妇给保险公司打完报险电话后,随即在事故现场神秘消失——之后第二天、第三天,在...[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