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线调查 > 正文

上海汇聚培训违规销售基金争议始末

2017-11-09 16:59:02  来源:法人网  评论:0

法制日报·法人网讯:作为“白手起家”的典范,上海浙商实业集团董事长俞凌雄以独特的“创富传奇”成为“中小企业家心中的创业导师和偶像”,且拥有了无数“粉丝”。然而,近日由其亲手打造的汇聚培训却被多名参与投资培训的会员指责,在其光鲜亮丽的“殊荣”背后,是一场利用培训平台违规销售基金的“圈钱大戏”。

在百度词条上,对上海汇聚投资有限公司如此介绍:是中国最具规模、最具实效的企业家学习及资源整合平台,公司致力于通过汇聚产品价值持续落地,帮助中小企业成为行业隐形冠军,帮助中型企业成为世界冠军。公司目前在全国有近百家直营分公司、服务中心以及遍及全国的渠道代理商,拥有专业团队精英近4000人。公司拥有完整的培训课程体系,从顶级的企业家修炼系统到高端的领袖修炼系统、全员核爆系统、商学院落地系统,以及走进企业的落地系统,为客户提供精准、实操、实用的培训和服务。

谈及汇聚培训,便不能不提它的创始人俞凌雄,这位“低调、谦逊、仪表堂堂”的引领者,被无数会员亲切的称之为“导师”,事实上,汇聚培训仅仅是俞凌雄布局的一部分,公开资料显示,汇聚公司隶属于上海浙商实业集团,这家由俞凌雄掌控的战略投资性集团公司,其业务遍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项目、教育、互联网和旅游等多个领域,集团拥有数以十万计的优质企业资源,几乎涵盖了中国所有的行业领域,形成中国最大、最活跃的企业资源平台。

光环背后是否隐藏了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就在今年10月,本刊接到多位参与汇聚培训的会员反映称,汇聚投资和“导师”俞凌雄,以传播成功学为名,吸纳大量的中小企业家为学员,并邀请金融界名人为其站台,在其培训过程中公开违规推销私募基金,导致学员大量亏损,且资金流向不明。

会员的举报,让红极一时的汇聚培训陷入了一场违规销售基金圈钱的争议旋涡中。

俞凌雄其人

初见俞凌雄的人,很容易被其儒雅的外表和不俗的谈吐所打动。在上海浙商实业集团的官网上,《法人》记者看到其简历是这样的:投资家、领袖型企业家、创业家导师、中柬商业协会主席、上海浙商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浙创资本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上海汇聚投资有限公司创始人、道商学院院长、上海凌雄大爱公益基金会理事长、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荣誉理事等等。

而在网络公开资料中,他履历中的信息却只是点到为止,例如:“从19岁做业务员开始,历任经理、大区主管、销售部经理”、“23岁做中国百强企业营销副总”、“24岁成为上市公司营销副总”、“25岁到一家3000人的集团做总裁,同年开上奔驰500”等,这些并不完整的信息,给俞凌雄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在2016年10月美国《财富》中文版杂志上,刊载了一篇名为《专访俞凌雄:走出迷雾的领路人》的文章。文中提到,“凭借着俞凌雄与生俱来的口才天赋,他的公司很快便成为了中国培训教育行业规模最大的公司之一,其单次课程的公司收入最高超过 4000 万元。其数以万计的学员大多数是中国新兴崛起的中小民营企业家,在他的学员名录里,雅戈尔、维也纳酒店集团这样的公司赫然在列,一些企业家对他推崇备至。”

据业内人士介绍,自2007年12月创办汇聚投资以来,这家企业培训机构几乎占据培训市场的半壁江山。目前,汇聚投资集团已经拥有近4000多名员工,30多家直营公司,成为这一行业迅猛发展起来的领军型企业。

而俞凌雄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公开表示,其收费课程主要针对5000万资产以上的企业家学员。如果缴费50万,可以听俞本人教授的所有课程,“最高的纪录是演讲单场营收突破3000万人民币。”

“其实,俞凌雄讲的课程主要不是金融投资知识,更多的是成功学方面的东西。”一名曾上过俞凌雄讲座的知情人称,“刚开始听课是免费的,之后会对前去听课的人进行推销,让其一般弟子、嫡传弟子,再之后便会开始推销他们的基金产品。”

由于讲课生动,言之有物,加上有不少行业内的“大佬”为其站台,现实中有不少迫切渴望成功的中小企业家为此趋之若鹜。

《法人》记者调查发现,俞凌雄的“生意经”并不仅仅给中小企业家提供培训,除了培训外还包括利用自己的个人影响力举办大型高端论坛、讲座并出版光碟书籍,再向学员推销,从而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

名人站台

“正因为他圆滑的推销模式,加之自己迫切渴望成功的心理,这才掉进一个精心编织的骗局之中。”已在生意场上“摸打滚爬”20多年的刘轩(应投诉人要求化名)告诉记者,由于听信了汇聚投资的话术,不惜投掷重金参加课程,之后又陆续投入约千万元,购买了“名师”在课上所推荐的理财产品,最后损失惨重,苦不堪言。

据刘轩其介绍,其在南京从事健康产品生产销售,在接触汇聚投资之前,他曾参加过一个名为“胜者”的总裁培训班,并结识了汇聚投资的两位会员,后由该二人介绍,加入汇聚投资。

让时间来回到2015年7月的一天,刘轩突然接到一位朋友会员的电话,说汇聚公司准备在上海举办一场隆重的“招商会”,届时将会有来自五湖四海的上百名企业家及精英汇聚于此,所以想邀请他一同参加。当他如约前往上海,但在现场却发现并非“招商会”,而是一场有关企业管理方面的培训。

据其回忆:在免费听了半天课程之后,汇聚培训的员工便将一位自称是汇聚投资上海区负责人介绍给自己认识。在交谈过程中,对方称刘轩的公司是一家具备研发和生产产品的企业,可以通过汇聚投资平台进行招商,他们曾经帮助过多家企业招到几千万元的资金,且后期收益十分客观。

“当时这位负责人还说,此次培训课上也有招商环节,建议我去试一试。”刘轩说,“但是按照企业规定,要想继续听课就必须要先成为俞凌雄的弟子,一般弟子要缴纳55万元,嫡传弟子则要缴纳200万元,如此以来,想参加招商也就得缴纳弟子费。”

面对该负责人的强势推销,刘轩最终动了心。于是,他向汇聚投资缴纳了55万元的弟子费,成为俞凌雄“十万弟子”之一。

没过多久,他又被通知参加一个企业培训课。这次培训,除了俞凌雄本人亲自演讲成功学之外,他还请来了磁晅资本董事长刘宇前来授课,据说其是中国O2O模式最早的探索者,具备多年自主创业及O2O领域管理运作经历,也是中国第一支O2O基金发起人,旗下基金管理规模近40亿。

“刘宇号称是中国投资界的神童,很多投资界的大佬都跟在其后面投资,如果没有他的站台,我也不会上当受骗。”刘轩说,“正由于刘宇的强烈推介,我才下定决心加盟汇聚投资的。”

2015年10月,刘轩的公司与乙方上海浙商实业集团签订了一份《一级代理商项目合作协议书》(以下简称协议书)。协议书约定:甲方向乙方支付代理费用100万元,乙方则授予甲方一级代理商资格和身份,同时甲方还获得乙方的会员产品《资本汇》会员1名和课程产品《金融导师密训》参课名额两名,且为乙方举办程进行推广,获取代理收益。

10月15日,刘轩依照协议约定支付了100万元给上海浙商实业集团,之后对方出具了一份《一级代理商权利确认书》予以确认。

“可是,等我支付完协议书的款项后,他们既没有依据合同履行相关义务,也未提供任何课程或举办任何活动。”刘轩愤怒地说,“根据合同规定,介绍他人入会浙商集团还将支付给介绍人提成,但此后这些承诺都未兑现,且拒不退回代理费。”

投资亏损

继刘宇站台之后,汇聚投资又陆续邀请了国内知名企业家、业内大咖出现在培训课现场,为其造势。“在培训课上,这些名人不仅分享成功经验、传授金融知识,还不时向台下的中小企业家学员推介上海浙商实业集团旗下的金融产品。”另一位来自南京的王姓的会员向《法人》记者如此描述。

根据他提供的材料显示,2015年10月、2016年1月,他分别购买了上海浙商实业集团旗下子公司上海盈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推出的两款私募基金,其中“盈衡8号基金”购买了100万元、“盈衡10号基金”购买了600万元,同时两支基金固定存续期限均为12个月。

俞凌雄作为担保人还向刘轩出具一份《担保函》,承诺“此次投资年收益率不低于30%,如收益率低于30%,则由担保人个人不足到30%的年度收益率”。

然而让这位投资人意想不到的是,上述两基金相继到期后,管理人上海盈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却迟迟不能兑现合同。“在此期间,我多次电话联系俞凌雄,对方始终关机不接电话,无奈之下,我赶往上海找到基金管理人,但被告知俞凌雄已经失联多日。”

记者通过多个会员群了解到,在导师俞凌雄失联的那段时间内,汇聚公司的管理一度陷入混乱,曾有员工和公司高管发文“寻找导师”,甚至还出现了会员聚众闹事等不可控制的局面。

此后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后,俞凌雄再次出现,他告诉会员们,自己因身体原因前往美国进行手术和疗养,但多位会员对此说法并不认可,“手术和疗养并不能成为失联的原因,其再次出现系迫于压力。”

除了上述盈衡基金外,记者了解到,汇聚公司平台还发售了包括地产类基金在内的多只基金,根据会员所反映的情况来看,大部分处于亏损状态,而这些基金共募集了多少资金,暂无明确数字可查,但据多位会员提供的信息来看,这些基金募集的资金保守估计不少于拾亿元。

而再次出面的俞凌雄多次表示,公司和个人会对会员的亏损负责,此后,汇聚公司通过一款CDK平台对会员进行了还款,记者在一位高级会员的手机上看到了这款软件,通过兑换积分的方式,每位会员会根据自己投入的比例,得到数额不同的还款,“但按照这个速度算下来,要还大概两年的时间,这个过程中一旦有什么风险,钱自然就还不出了。”这位高级会员告诉记者。

在汇聚培训的会员中,张易(化名)系南京一家颇具知名度的私募基金公司的负责人,他告诉记者,此前经朋友介绍层多次上海参加了汇聚投资举办的讲座听,现场俞凌雄除了成功学演讲之外,还公开推介了由该公司发售的多款私募产品。

张易告诉记者,由于跟自己专业相关,自己对其发售的基金产品做过研究,根据《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私募基金只能通过非公开发售的方式募集资金,单只私募基金的金额不低于100万元,且投资者人数具有一定限制,比如:合伙制私募基金的投资人数应当不得超过50人,“契约型”私募基金的投资者人数最多不超过200人。

“然而,在推介的过程中,俞凌雄不管参会者是否具有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受能力,却一味地鼓动他们参与投资。”张易说,“当时俞还称这些私募产品已得到众多投资界‘大佬’的认可,所以安全可靠,但我总感觉有点忽悠人,讲座听了一半就离开了。”对此,张易认为,汇聚投资通过“拉人头、交会费、办讲座”的方式,公开向非合格投资者宣传推介私募产品,明显属于违规行为。

此外,对于私募基金信息披露的问题,张易告诉记者,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私募机构有义务向投资者披露基金发生清盘或清算的信息,但作为私募发行人上海盈衡资产管理公司在清盘时却未向投资者披露相关信息,这也涉嫌违规。

为了核实有关情况,记者多次致电俞凌雄,浙商集团副总裁朱容稼,均未得到回复,又致电俞凌雄的助理陶琳,她电话中回复记者,公司无人接待,要等一个星期后再与记者联系。此后记者又赶往了汇聚公司位于上海的办公地点,但通过前台人员与公司联系后,公司接待人员告诉记者公司领导均不在,无人接待,而记者再多次拨打包括陶琳在内的多个电话均无人接听,截止发稿之日,记者并未接到任何采访回复。

对于汇聚公司发行基金的后续问题,本刊将持续关注。(记者 王磊磊 汪定强)

  稿件编审:阮加文   编辑:新媒体部

今日推荐

盐城环保产业园:百万工程款遭冒领

私刻印章,伪造票据,领走100万元工程款——这是诈骗犯罪还是经济纠纷?为何报警5年,司法机关仍然没有清晰的结论?发生在江苏盐城环保产业园的这桩案子或许另有隐情。法制日报社《法人》记者...[详细]

宗客网涉传销被查 无锡、淮南两地

( 无锡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官网下线文章截图)近日,网络上流传一篇《宗客网被工商定性为传销,却依然从事违法活动》的文章,在该文章里有一张配图无锡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官网无锡市工商局积极开...[详细]

杭州桐庐:夫妻神秘坠桥溺亡 追尾

2018年1月26日夜晚,在杭州桐庐县西武山大桥发生一起四车追尾的交通事故,第一辆事故车上的黄民忠、叶小珍夫妇给保险公司打完报险电话后,随即在事故现场神秘消失——之后第二天、第三天,在...[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