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线调查 > 正文

记者调查|网约车困局 安全隐患改变的生态

2019-02-28 14:06:04  来源:法人网  评论:0

一方面是令人担忧的安全隐患,另一方面是巨大的市场需求,如何理性看待安全事故和开发新的商业模式以争夺市场份额,是业界关注的焦点。

□法制日报《法人》记者 伍洲奇

“卒。”

2月13日晚上23点50分,北京市朝阳区启阳路路口,肖舒发出的滴滴快车订单显示,“排队180人,预计2小时以上。”寒风中,肖舒截图后在微信朋友圈发出孤零零的一个字,心情无比惆怅。

打不到网约车,这在中国很多城市已经是普遍现象。

在历经野蛮生长之后,不断提高的出行成本、日渐收紧的网约车政策,以及存在的安全隐患,使网约车陷入了新的困局。2月16日,湖南知名律师叶翔锋告诉《法人》记者,他起诉滴滴公司涉嫌“短斤少两”的诉讼已获法院立案,向行政主管部门的举报暂未获得回复。

不过在此期间,滴滴公司的合规大刀已经砍向网约车与司机的审查,部分不合规的网约车与司机或主动或被迫离场。“滴滴一下,马上出发”所宣扬的共享出行便利,或将成为历史。

在滴滴无人应答的窘态下,乘客需求选择向顺风车和专车两极延升,但是二者显然也无法满足乘客需要。此刻,网约车赛道上已经涌入越来越多的参与者,包括强势入局的美团,有国企背景的首汽专车、享道出行,以及曹操出行、嘀嗒出行、哈啰出行等。

严格遵守法律状态下,开发新的商业模式以争夺市场份额,所有网约车公司或许还需要更长时间的探索周期。

“你约的车可能不合规”

2月11日,春节后返京第一天,李艳便因打车吃了苦头。

在机场苦等了近一个小时后,李艳终于等来了一台网约车,车型为丰田凯美瑞。张姓司机告诉李艳,她捡到便宜了,他这个车型本来是滴滴专车车型,但现在却只按照快车计费。

一开口,张司机的口音出卖了他,户籍河南的他在北京开了多年网约车,每一次政策收紧,都会导致司机队伍缩水,因为非京籍户口,张司机看着多位老乡同行相继离开北京,返回故乡谋生。

“这样下去,网约车只会越来越难打,现在打网约车等一个小时还真不奇怪。”张司机告诉李艳,因为家庭原因,他最终没和其他老乡同行一样选择离开,但审查越来越严,非京籍户口的他或许哪一天会突然选择离开北京,或者放弃这个行业。

李艳对张司机很客气,张司机的车开得四平八稳,李艳并不关心司机的户籍。抵达目的地后,李艳非常客气的感谢张司机,“等会儿给您五星好评。”

和李艳不一样,叶翔锋却非常较真。叶翔锋是湖南一星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兼任湖南省律协公益委员会副主任,热衷于挑战公司垄断、企业依靠强势地位侵犯消费者权益等行为,曾发起或代理的多起公益诉讼获评为湖南省优秀公益诉讼案例。

2月2日,湖南长沙,叶翔锋站在办公室俯瞰着一辆辆汽车驶过繁华的街道,笑着告诉记者,“你约的车可能不合规。”看着记者诧异的表情,叶翔锋拿出一张A4纸,纸上印着《长沙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简称《实施细则》),《实施细则》中载明了网约车如下几个要点:具有长沙市湘A号牌、车辆轴距达到2650毫米以上或价格在12万元以上、车辆初次注册未满三年。

根据《实施细则》,要在长沙做网约车司机,则需取得长沙市户籍或在长沙取得居住证,无暴力犯罪记录,驾龄3年以上。同时,记者通过查询发现,全国绝大部分城市对于网约车和司机都有相应的门槛规定,越是在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要求越是严格。

2月20日,记者发现搭乘的一辆滴滴快车涉嫌不合规,向滴滴公司提出了质疑。针对记者2月16日的滴滴快车单被大众新捷达的司机接单的疑问,滴滴公司“3361号客服小文”承认轴距仅有2604毫米的捷达车,低于北京关于网约车“轴距不低于2700毫米”的规定要求。但因目前乘客用车需求量大,司机数量较少,车主又是在规定出来之前审核通过的,因此公司只能循序渐进去剔除这些不合规的车辆。但是,客服人员并不能给出一个准确的剔除时间表,仅表示“反馈给上级领导,加速对司机的审核和剔除。”

针对网约车不合规,叶翔锋律师则发起了一场针对滴滴公司涉嫌“短斤少两”的诉讼。

叶翔锋律师告诉记者,2018年7月11日,他和助理搭乘一辆银色现代瑞纳网约车前往法院办事,助理抱怨了一声“这辆车好小啊”。随即,叶翔锋律师通过查询相关规定发现这辆现代瑞纳汽车并不合规:网约车的轴距应当至少为2650毫米,而现代瑞纳的轴距为2570毫米。继续翻看滴滴打车记录,叶翔锋发现这种情况并不罕见。

“有法律、有规定就应当严格遵守,否则社会就乱套了,滴滴公司的这种行为明显侵犯了乘客的利益。”叶翔锋律师经过研究后认为。他决定对滴滴公司之前涉嫌“短斤少两”的行为既往不咎,仅以当天打车行为作为依据,向法院起诉请求滴滴公司双倍返还打车款32.24元。

“我并不是冲着钱来的,而是希望通过这起诉讼告诉滴滴公司,有法必依,侵权必究。”叶翔锋律师称,他对乘客的纵容行为并不赞同,认为乘客的放纵会导致监管失灵,甚至可能导致严重后果的发生,虽然这种概率极低。

安全隐患改变的生态

事实证明,叶翔锋律师的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

2018年,两起网约车恶性事故,引发了全社会对网约车业态的反思。继2018年“5.6郑州空姐嘀嘀打车遇害案”后,2018年8月24日下午,浙江温州乐清市女孩赵某在虹桥镇乘坐滴滴顺风车前往永嘉县,在向朋友发送“救命”讯息后失联。随后,警方在柳市镇抓获犯罪嫌疑人钟某,滴滴司机钟某对奸杀赵某的行为供认不讳。两起刑案,滴滴公司均被指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事实上,并非滴滴一家公司深陷安全隐患危机。2019年1月26日,有广州乘客搭乘嘀嗒顺风车出行,将要抵达目的地时被车主要求加价100元,乘客不同意后双方发生争执,嘀嗒车主用刀具将乘客手指砍伤。

针对上述恶性安全事故,滴滴公司下架了顺风车业务,嘀嗒公司以永久封禁涉事司机账号告一段落。

为了杜绝安全隐患,2018年9月11日起,交通运输部、中央网信办、公安部等多部门组成的网约车、顺风车安全专项工作检查组陆续进驻首汽约车、神州专车、曹操专车、易到用车、美团出行、嘀嗒出行等网约车和顺风车平台公司,开展安全专项检查。与此同时,全国各地也相应对网约车平台公司进行安全检查,很多不合规的网约车和司机因此主动或被动离场。

  稿件编审:贾宝元   编辑:新媒体部

今日推荐

苏州营财保安:医院安保领风骚 砥

在全国,从事保安行业的企业可谓多如牛毛,但记者关注的目光却集中到了一家市级安保企业身上,这是为什么呢?作为江苏省第一家、全国第二家在新三板挂牌上市的专业性保安服务企业,江苏苏州营...[详细]

记者调查:30元一次的“幸运盒子”

如果有一款产品能给你带来超值体验的幸运,你会买吗?近段时间,就有一款名叫幸运盒子的机器出现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的各大商场。按照商家的宣传,其幸运之处在于消费者只需花30元...[详细]

佳美口腔疑现“霸王条款”中途退费

3·15国际消费者权益保护日将至,2019年中国消费者协会确定消费维权年度主题为信用让消费更放心,重点关注建立消费领域信用体系以营造更加令人放心的消费环境。医美行业这两年可以说是让人又...[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