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线调查 > 正文

江苏淮安:合法市场缘何被非法市场吞噬

2018-12-06 09:40:49  来源:法人网  评论:0

(被明远公司巨石封堵的宏进市场大门)

一个未经规划审批的非法市场,经过数年的野蛮生长,至今难以取缔,甚至通过蚕食吞噬了一个政府招商引资而来且经过严格规划审批的合法市场,这背后是否隐藏内幕。

法制日报《法人》记者 黄贵耕 李硕秋

“我们是淮安市政府招商来的,并与原青浦区政府签订有相关协议约定,在本市不再规划和批准相同类型的市场。但是,等我们投资数亿元建成市场之后,一个未经政府批准的非法市场横空出世,并采取非法的手段强拉商户进场,政府虽然多次通告其违法,就是取缔不了,直接导致我们的市场无法正常运行,损失惨重,直到现在商户全部被抢走,市场完全被清空,大门还被巨石堵上。”望着遍地荒草疯长、一片空白的市场,姜焯荣气愤而又无奈。

姜焯荣是淮安市宏进农副产品批发市场有限公司(下简称宏进市场)的负责人。据了解,宏进市场是淮安市为建设菜篮子工程招商引资的项目,由香港宏安集团中国农产品公司投资数亿元兴建。

姜焯荣所称非法市场即原淮安市新天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现更名为“明远农产品批发”(市场门头上字样),其公司注册名称为淮安市明远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简称为明远市场)。

记者采访中发现,不具有合法性的市场内车水马龙,合法的市场中却是茅草丛生,空无一人,大门还被人用巨石给堵死。一起典型的“非法市场”打败“合法市场”并将其吞噬,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内幕

非法市场野蛮生长取缔难

公开信息显示,香港宏安集团创立于1987年,1995年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主营住宅、商业、综合体、农批大市场、街市等多种业务,总资产超过100亿港元。

据报道,2012年3月21日下午,香港宏安集团在清浦区投资建设的淮安宏进农副产品国际物流中心项目(下简称宏进市场)签约仪式隆重举行。时任市委书记刘永忠出席仪式并会见了香港宏安集团董事局主席邓清河一行。

当天签订的《合作协议书》第6.7条明确约定:“项目建成5年内,于清浦区行政范围内,不再规划建设相同或相似的农副产品批发物流中心项目,避免重复建设、恶性竞争和浪费社会资源,清浦区政府承诺积极引导淮安市清江蔬菜批发市场经营商户搬迁至新建的淮安宏进农副产品国际物流中心。”

2013年12月16日,淮安宏进农副产品国际物流中心奠基仪式在清浦区举行。淮安市委、市政府相关领导,香港宏安集团董事局主席邓清河及清浦区相关领导出席奠基仪式。

据当时媒体报道,项目建成后,预计年交易量可达600万吨,年交易额达100亿元,有望成为苏北最大的集交易、配送、仓储等功能于一体的区域性综合农产品物流中心,不仅可以有效整合全市农产品资源、做优农产品品牌、促进农民增收致富,而且对于推动清浦区从农产品生产基地向区域农产品商贸流通中心的转型升级具有重要意义。

但是,大大出乎宏进市场投资人的意料,就在宏进市场建设接近尾声尚未竣工之时,淮安新天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下简称新天地市场)提前开业,并将大部分即将等待搬迁至宏进市场的淮安市清江蔬菜批发市场经营商户拉入新天地市场。

据一篇题为《淮安新天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开业 获商户点赞》的网络文章报道:2015年1月29日,淮安不仅迎来了2015年第一场雪,同时也迎来了一个全新的专业型市场入市。坐落于淮安市西安南路388号原经纬钢材城旧址的淮安新天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正式开业。

该报道称:淮安市新天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总投资6.2亿元,占地面积220亩,现有大棚近3万平方米,各类经营店面(二三楼兼容办公生活)450多间、4万多平方米。占地面积及商用房产面积分别是清江蔬菜批发市场的4倍和6倍。

当时就有网友发出慨叹:淮安的宏进市场被另一家新天地市场一锅端,宏进啊?你拿什么开业呢?

直到2015年9月26日才正式开业的宏进市场,原本需要迁入该市场的大部分经营户已经被新天地市场捷足先登一步,因此,预计可容纳400余经营户的市场,最高峰也只有70余户入住其中。

对于半路杀出的新天地市场,不仅彻底打乱了宏进市场投资商的经营计划,同时也破坏了淮安市与原清浦区政府对相关专业市场建设的整体规划和布局。

为此,淮安市政府主要领导及原青浦区政府有关主管部门先后通过报纸等形式公开宣布新天地市场为未经规划批准,属于擅自违法建设的非法市场。

2015年4月8日,清浦区商务局、清浦区市场监管局就“新天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问题专门在《淮安晚报》上答复时指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清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已对淮安市新天地农业发展有限公司非法设立农副产品批发市场的行为予以立案查处。目前,商务、市场监督等执法部门正依法对该单位进行调查,并将会同有关部门开展联合执法,依法维护市场管理秩序。

《答复》还特别提醒广大经营户:在该公司场地内从事蔬菜经营活动的经营户构成无照经营行为,属于违法经营。

宏进市场投资人还专门向市长举报新天地市场违法经营,侵害其合法权益,时任淮安市长曲福田对此举报做出批示:要求相关分管市领导调查核实,研究解决方案,并责成青浦区要坚持依法行政,帮助企业解决问题,营造良好的投资环境。分管副市长窦立夫亦批示,要求青浦区政府对违法办市场与超范围经营依法依规查处,依法履行与投资人签订的协议。

从2015年1月至9月,先由青浦区发展改革委、商务局、工商局、国土局、交通运输局及规划局六部门联合发布通告指出,“经查新天地市场未取得规划许可,未依法领取工商营业执照,涉嫌擅自设立市场,其广告宣传的淮安市新天地农产品批发市场”不符合市场规划布点,目前,工商、商务等执法部门正依法对该单位进行调查,并会同有关部门联合执法,依法维护市场管理秩序;随后,再由青浦区商务局、市场监督管理局、国土局及规划局四部门联合发布通告,对新天地市场涉嫌的违法占地、违章搭建交易大棚及继续违法开办市场的行为责令其停止违法行为,对其违法占地与违章搭建依法拆除。

尽管如此,新天地市场却始终毫发无损,且依然蒸蒸日上,最后仅仅通过一次更名为淮安市明远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便安然无恙。但其实际做的仍然是农产品批发市场的经营业务。

(由政府规划,招商建成的宏进市场杂草丛生,空无一人)

“市场”改名“公司”继续做市场合法吗?

“法无禁止即自由”。原新天地市场老板,现淮安市明远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简称明远公司)董事长王永钢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说,“法律没有禁止公司搞农副产品批发,我们明远公司登记注册的经营范围就有农副产品批发业务,因此,我们按照公司登记的范围经营就是合法的”。

采访中,王永钢还给记者提供了一份《宏进和明远的矛盾由来及争议焦点》中称:2015年4月,淮安市明远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收购位于武墩镇的经纬钢材市场,并把市场打造成蔬菜批发项目,青浦区政府动用公安、工商、商务、食药监、发展改革委、城管六部门要求取缔明远公司,明远公司通过法律诉讼并最终赢得行政官司,得以保留。

记者当即要求王永钢提供行政官司的判决书,王永钢称回去公司找到再提供。但是直到截稿前,王永钢也没有提供出他所称赢得行政官司的判决书。

“王永钢没有打赢什么行政官司,他虽然有起诉过市工商局,但最后是他自己撤诉结案。” 在随后接受采访的现清江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王副局长如是说。

11月29日,王永钢在与记者通电话时,也承认未取得胜诉和撤诉结案的事实,并要求记者不要报道此事。

但截稿前,王永钢又给记者发来邮件,内容是关于《宏进和明远的矛盾由来及争议焦点》中有误描述的更正及补充,其中称:我公司递交给贵社的《宏进和明远的矛盾由来及争议焦点》第一段存有部分错误描述,具体为“清浦区政府动用公安、工商、商务、食药监、发展改革委、城管六部门要求取缔明远公司,明远公司通过法律诉讼并最终赢得行政官司,得以保留”描述有误,正确的应为“发展改革、商务、规划、国土、工商、交通六部门发布联合通告,具体通告内容见附图。在市场监管局申请强制执行时,新天地公司通过抗辩,法院做出对‘责令当事人立即改正上述违法行为’不准予执行”。

王副局长还表示,从市场监管的角度调查发现,新天地市场存在名称与经营范围与登记注册内容不符,因此,在对其做出相应处罚的同时责令整改。

“既然认定新天地市场属于擅自违法开办的市场,并涉嫌违反城市规划和布局以及超范围经营等问题,为何六部门都不能取缔这个违法的市场?”记者对王副局长发出疑问。

王副局长表示,因为后来他们不再称市场,并以明远公司的名义变更经营范围为农副产品批发销售,房屋租赁,同时又与进场经营人员签订劳动合同及承包经营合同,将整个市场变成了一个经营实体。

清江浦区政府给记者发来一份《关于淮安市明远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有关问题情况说明》(下简称《情况说明》)基本印证了王副局长的说法。

《情况说明》称:2015年1月,原清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在检查中发现,新天地公司擅自以“淮安市新天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名义从事农产品批发市场经营,先后向其送达了《责令改正通知书》和《行政指导意见书》,并于2015年5月19日依据《行政处罚法》《公司登记管理条例》,对新天地公司做出行政处罚:1.处以罚款 7万元;2.责令当事人立即改正违法行为,处罚决定已履行。之后“新天地批发市场”即淮安市新天地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已停止经营。

淮安市明远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于2016年4月7日经淮安市工商局核准注册,核准经营范围为:农业技术研发;农副产品销售;房屋租赁。目前,明远公司主要采取公司员工承包经营方式,以淮安市明远农业发展公司名义对外开展农副产品营销。

《情况说明》中强调,明远公司成立后,我区各有关部门依法依规对其经营行为进行监管,对该公司存在的1000多平方米违章建筑进行拆除。明远公司投资200万元,建立淮安市明远食品安全快速检测室,由明远方自行开展蔬菜农副产品质量检验工作。

(明远市场大门)

但明远公司实际又是如何经营呢?

记者实地调查发现,在新天地市场原址门头上虽然只有“明远农产品批发”并没有“市场”二字,但是就在其第二行大红底金色字体写着“争创全国首批农产品安全示范市场”。

记者在明远市场暗访中还发现,该市场实际还是在做蔬菜的市场批发生意,其入住的数百商户,与所谓的明远员工的身份完全不符。

目前仍在明远市场经营蔬菜批发生意的朱先生(化名)告诉记者:他不是明远公司的员工,也不知道有啥承包经营,他在明远市场租的摊位费是2.32万元/年,每天他进明远市场的蔬菜都有十几吨,进场要过磅,要交60元/吨的进场费。一位从该市场做二级批发的商贩告诉记者,每天他采购了菜出市场都要按20元/吨交出场费,实际就是交易费或者市场管理费。

随后,记者在市场走访,随机询问了几家商户,并拿到了几张进出明远市场的过磅收费凭证,证实了朱先生等人的说法。

明远公司自己的网站和今年的对外宣传册均介绍称:淮安市明远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占地约200亩,总建筑面积8万余平方米,拥有经营门面房436套、摊位800多个。公司自2015年4月8日正式开业以来,已有500多户经营户入驻经营,是淮安市唯一的一级蔬菜批发市场。

公司目前已经成为苏北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是全国首批农产品安全示范市场争创单位,淮安市商务局指定保供单位,江苏省蔬菜协会副会长单位。

从上面的介绍中可以看出,明远公司反复自称为市场,并自曝有“500多户经营户入驻经营”,与市场监管局所称该公司为唯一经营主体的说法完全不符。

(明远公司自行投资设立的检测中心,被冠以政府职能部门标牌)

到底谁在欺行霸市?

宏进市场投资人给法制日报《法人》的书面举报材料《关于请求查处淮安市王永钢黑恶势力团伙、维护当地农副产品正常流通秩序的情况反映》(下简称《情况反映》)称:淮安市当地以王永钢为首的一个团伙,他们依托“淮安市新天地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淮安市明远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等公司名义,租用政府规划功能为钢材贸易市场经营场地,既不符合城市农副产品市场布点规划、更不符合土地利用规划和商务网点规划,也未取得“农副产品批发市场经营”许可的情况下,乱搭乱建,擅自开办非法农副产品批发市场——新天地农副产品批发市场(现更名为“明远市场”),超范围经营,目的就是乘老市场搬迁之机,窃取市场商户资源,操控农副产品流通领域,牟取非法暴利。

《情况反映》还强调:非法市场“明远市场”自开办之日起,王永钢就纠结大量社会闲散人员,采用暴力恐吓、金钱收买等各种恶劣手段威逼利诱经营商户和采购商户到其非法市场经营、交易,商户稍有不配合的,就强行罚款、扣车、封门,更有甚者进行围堵和威胁。

为此,记者根据相关线索,采访了两名因拒绝去明远市场采购的商户,遭到明远市场雇用的社会人员威胁、恐吓并将其货车车胎捅破、将门面房卷帘门砸坏等暴力侵害的受害人。

淮安市洪泽区的蔬菜采购商姜平(化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2015年6月的一天夜里,他在淮安老清江市场采购时,被新天地市场的人员骚扰、恐吓,要求其到新天地非法市场采购蔬菜,他不愿意去,新天地市场的人便于凌晨12点,将他运菜货车的两个轮胎扎破,他到当地清安派出所报了案,但至今没有结果。

同年5月的一天晚上,淮安市涟水县的采购商章永(化名),在涟水县东城市场,被新天地市场来的十几名人员威胁、恐吓,也是要求其到新天地非法市场采购蔬菜,遭到他拒绝后,新天地市场的人员将其门面房的卷帘门砸坏。章先生当即报警,涟城派出所出警,将新天地市场的3名人员带回派出所。章先生告诉记者,当时派出所的警察出面调解,提出让新天地方赔偿他1500元了事,把肇事者放了不追究。他迫于压力同意了调解方案,但事后他两次去派出所,领取新天地市场赔偿他的钱,都没有拿到,此案至今不了了之。为此,章先生气愤地对记者说,希望媒体曝光此事。

王永钢在接受采访时,同样也指责宏进市场存涉黑问题,雇用保安威逼经营户去宏进市场卖菜,并砸坏经营户的车辆,这些保安均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最后被法院判刑,有刑事判决书为证。

记者查阅到清江浦区人民法院[2017]苏0812刑初458号刑事判决书,对宋某等七名被告人均以寻衅滋事罪分别判处八个月至一年六个月的有期徒刑和缓刑。

“这些人能够获得缓刑都是宏进市场与我们明远合作之后,我们为他们向法院写了谅解书才判的缓刑,不然,一定都是判实刑。”王永钢补充说道。

但宏进市场负责人姜焯荣否认是王永钢写的谅解书让法院做出缓刑判决的,而是被告人向两名受害者真诚道歉并给予经济补偿后,受害者向法院提交了谅解书,导致法院判处缓刑的。

上述刑事判决书也证实姜先生的说法,判决书认定被告宋昊等人犯罪后有自首、坦白交代犯罪事实及案发后取得被害人的谅解等法定从轻与酌情从轻情节及悔罪表现,故可以宣告缓刑。

今年11月22日,在宏进市场大门口发生用货车拦堵大门,阻止菜农进入该市场卖菜,双方矛盾进一步激化。

据宏进市场负责人反映,当天王永钢亲自跑到宏进市场声称要将“宏进市场大门”砌墙封堵。事后于11月25日,王永钢果然派人运来数块钢筋水泥巨石,横挡在宏进市场大门进口的四条通道上,彻底封死了宏进市场车辆的通行道路和消防通道。

为此,宏进市场分别以书面形式向淮安市清江浦区盐河派出所及清江浦区公安分局报案。但是,当地公安机关对此未予立案,也没给报案方说明不立案的理由,并且在收下宏进市场负责人的报案材料后,也没有按照《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一百六十八条 公安机关接受案件时,应当制作受案登记表,并出具回执。

“我们堵住大门是防止菜农进入市场后发生冲突,引发恶性事件。”王永钢在接受采访时虽然承认用车辆和巨石封堵宏进市场大门的事实,但同时强调说:“我们是有合作协议的,宏进市场已经按照协议把市场交由我们经营,我们堵门是合法的。”

针对王永钢说的合作协议,姜焯荣告诉记者,当时是出于宏进市场的商户资源被新天地非法市场利用各种手段抢夺,后来新天地市场方通过中间人撮合,提出与宏进市场合作经营。姜焯荣认为,王永钢的明远市场违约在先,没有遵守和履行合作协议的关键性条款,导致“宏进蔬菜交易区”已成为无商户的空壳市场。其次,按协议成立的合资公司长期无经营收入入账且自2018年9月起未足额向宏进市场支付按协议约定的保底分成款。日前,宏进市场一方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解除双方合作协议并解散合资公司。

王永钢则指责宏进公司未按规定把市场所占土地使用权拿到手,因此,他们有理由不把蔬菜区放在宏进市场经营。

“你们市场的现金收入为何不入合资公司的账户?”记者问。

“这是我们的商业机密。”王永钢回答说。

但专业人士指出,经营收入不入公司账既不符合财务制度,也存在偷漏税嫌疑。

(封堵宏进市场大门的明远公司看守人员与记者对拍)

宏进市场与明远市场均指责对方涉黑,记者就此问题采访清江浦区政府,该政府在《情况说明》中回复称:关于“明远公司”是否有涉黑涉恶行为,经梳理警情信息库,自清江浦区成立以来,未接到相关警情。11月22日至23日两次110报警,皆因宏进市场一方组织菜农进市场卖菜,而明远市场一方员工予以阻拦引起的纠纷和冲突,接警后盐河派出所均派警力到现场处置,虽未发现违法犯罪行为,仍将相关负责人带回派出所做工作,并责令不准发生违法过激行为。

《情况说明》还就政府诚信履行投资协议问题做出回复:2014年10月7日,淮安宏进农副产品有限公司与原清浦区人民政府签订《关于清江蔬菜批发市场整体搬迁合作问题的备忘录》。清浦区政府承诺“项目建成后五年内,不再规划建设相同或类似的农副产品批发物流中心项目”。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与宏进方的合作,自《备忘录》签订以来,不论是原清浦区,还是现清江浦区严格履行协议承诺,未审批过任何一家相同或类似的市场。

记者采访中发现,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明远市场未经规划审批,不仅多年实际存在,而且俨然已经通过相关手段及最后的合资合作方式,将符合城市规划、业经政府审批的宏进市场彻底变成无一商户的空壳市场,并发展至大门被封堵,有关部门对此视而不见,宏进市场虽多次以书面形式报案,依然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回应。

宏进市场大门被封堵,最后是记者在采访中向清江浦区相关领导反映之后,相关领导责成王永钢尽快挪开巨石,疏通宏进市场大门和消防通道。王永钢虽然向记者振振有词地强调其堵门合法,但是,在相关领导发话之后,就在记者采访行将结束离开淮安时,堵住宏进市场大门的巨石终于挪开了。

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今天,宏进市场这个合法市场和未经规划审批而实际运营的明远市场,在法治的前提下最后如何走向?《法人》继续关注。

  稿件编审:张凯华   编辑:新媒体部

今日推荐

盱眙司法拍卖被“内定”?中院介入

拍卖界有句行话,叫落槌无悔,意思是拍卖师那一锤子敲下来,谁都不能反悔。可是,盱眙县人民法院今年7月,在网上公开拍卖某公司的房产和土地等物,竞拍人金先生拍下后,几个月下来,却一直无...[详细]

长江边排污 他们顶风作案的勇气从

近几年,长江流域生态通过治理修复,干流水质总体保持优良。但仍有个别地方在共抓大保护上不作为、慢作为,顶风而上、违法违规。近期,记者随生态环境部调查组对沿江11省市进行明查暗访,发...[详细]

福建建瓯:一民企中标政府工程

(福建省建瓯市公安局交警大队)一家民营企业为何要向交警队讨要工程款?漫长的10年讨债之路是否折射出民营企业成长的烦恼?法制日报《法人》记者 张会甫 张凯华每年元旦之前,叶明华都会来到...[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