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线调查 > 正文

“黑金帝国”坐拥十亿称霸古交 巡视组督办耿四心插翅难逃

2018-05-25 09:09:16  来源:中国商报  评论:0

耿四心的公开身份只是山西省古交市河口镇耿家庄村的村支书、古交市人大代表,但他的影响力已经从古交“威震”到了太原;耿四心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村霸”,他已经是超凡脱俗、称霸古交市的黑恶势力。

耿四心亲自“挂帅”殴打村民

古交市是山西省太原市代管的县级市,位于山西省太原市西北部,是全国焦煤生产基地,也是吕梁山东麓的交通枢纽和商品集散地,是连接省城太原和晋西北的现代化工矿城市。河口镇是古交市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煤炭储藏量最丰富的乡镇。

“耿氏双雄”履职古交15年

耿四心赶上了那个私挖滥采的山西黑煤窑年代,并因此赚得第一桶金。上个世纪90年代,耿四心开黑煤窑就偷漏税3000多万元,古交警方对其取保候审之后,此案至今没有了结;同样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耿四心开黑煤窑将一名童工打死,但最终也是被取保候审,之后案情便“沉淀”。

在那个年代,耿四心只能算一个心狠手辣的黑煤窑老板,直到当上耿家庄村村主任、村支书之后,其“身价”才开始倍增,并逐步在古交市缔造出名副其实的“耿氏黑金帝国”。

耿四心混迹“黑窑江湖”期间,犯下很多事包括刑事案件,在耿家庄村入党几乎不可能,后来通过非正常手段在金业公司入了党,并将组织关系转到了耿家庄村。

耿四心于2003年“当选”为耿家庄村的村主任,时任村支书石丁山介绍,他这个村主任的职位是“竞选”来的。在选举期间,耿四心开着奔驰车走乡串户拉选票:“选我村主任的,每票600元”,就这样,耿四心当年高票“当选”为耿家村庄的村主任。

石丁山说他当了六年村支书,就被耿四心殴打了三次。就在耿四心走马上任当年(2003年),耿家庄的三个自然村选举村民小组长,耿四心公然要求村民必须选他信任的人当村民小组长,对于不听招呼的村民则拳脚伺候。村支书石丁山制止了耿四心的行为,其当众一拳向石丁山打了过去。

2006年,耿家庄村换届选举村支书,尚未入党的村主任耿四心在主席台上主持,石丁山当着在场河口镇党委的领导质疑耿四心的做法,耿四心再一次当着所有参会党员的面殴打了石丁山。

据石丁山介绍,2007年,耿四心同样用花钱拉选票的方式,“当选”为古交市人大代表。同年3月19日,当上人大代表之后,耿四心在古交的一家豪华酒店大摆庆功宴。作为村支书的石丁山迫于工作关系也应邀出席。酒宴期间,耿四心指使其马仔找茬,打掉石丁山的三颗牙齿。经山西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石丁山伤情鉴定为轻伤、伤残评定为十级伤残。

2008年,被耿四心打骂六年的村支书石丁山卸任,耿明亮通过其弟弟耿四心的影响力“当选”为耿家庄村的村支书。

耿明亮在担任村支书期间,因到澳门赌博和与“第三者”超生等问题,2016被开除党籍、撤销村支书的职务。为此,耿家庄村的村支书、村主任由耿四心一肩挑,仅过去一年时间,被开除党籍的耿明亮又“当选”为村主任。

从2003年至今,耿四心用了15年的时间,以村主任、村支书、市人大代表的“红顶”身份,完成了他在古交市第一“黑恶势力”的布局,如今,耿四心、耿明亮已经成为古交市家喻户晓的“耿氏双雄”。

坐拥10亿资产的“黑金帝国”

离古交市区不足10公里就是鼎鼎大名的耿家大院,高调的“耿家大院”四个大字横扫过往的车辆和行人,耿家大院就是耿四心位于耿家庄村的私人别墅。

据当地村民介绍,耿家大院不但住着耿氏兄弟及其家人,还有数名保镖看家护院。对于耿家庄村的村民来说,耿家大院就是一个神秘莫测的地方。

耿家大院对面的“四心集团”,就是村民所称的耿四心的洗煤厂。洗煤厂大院内还挂有耿家庄村党支部、耿家村庄村民委员会的牌子;“四心集团”右上方的山顶,是耿四心为自己建造的游泳场,这个私人游泳场是专供耿四心及“保护伞”游泳、娱乐的。

侵占村民林地修建“四心集团”

据村民们介绍,耿家大院、四心集团、游泳场一共占地约300亩,这些用地均是侵占村民的退耕还林土地;耿四心为了修建祖坟,曾动用挖土机,损坏荒山荒地200余亩,砍伐林木4万余株。

自耿四心掌控耿家庄村以来,即对河口镇村办煤矿、曹家乡炭窑沟煤矿、东沟洼煤矿、沟芦煤矿等煤矿私挖滥采,盗采国家矿产资源约44万余吨;据《中国经营报》报道,耿四心于2009年以45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邢家社乡办煤矿,转手即以1.72亿的价格被华润集团收购。

多年来,耿四心利用村主任、村支书、市人大代表的身份,在古交市建立了庞大的关系网,并以这些关系网作为保护伞,抢占煤矿、私挖滥采,积累了巨额的财富,缔造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耿氏“黑金帝国”。

在山西实行煤改之前,耿四心就通过“黑金帝国”建立的关系网,垄断了古交的运输和建材行业。

古交距离太原仅22公里,但大巴车票价竟然高达18元,原因是沿线40辆大巴车全部由耿四心垄断经营;曾有网络媒体报道,市民向古交市有关部门提出质疑,22公里的车程为何不开通公交车,得到的回答竟然是“因为耿四心不同意”。

耿四心收购古交建筑市场之后,为了扩大建材市场的规模,不是合法地征用土地,而是强行将桃园街道办石家河村的8亩林地毁坏,扩建成建材市场的一份子。

以煤炭、运输、建材为主业的耿氏“黑金帝国”,总资产早已经超过了10个亿,雄厚的经济势力助推耿四心成为古交第一“黑帮老大”,而且多个部门的领导也心甘情愿成为他的“保护伞”。

中央巡视组交办耿四心涉黑案

在古交街头,随便问某个市民,他们都知晓,耿四心的影响力是“打出来的”。

长期以来,耿四心组建了以耿威龙(耿四心的儿子)、耿二兵、张二宝、程建军、张志斌、郭建军、郭卫民等为核心成员的“武装队”,横行乡里、称霸公路,被这个“武装队”殴打致伤、致残的达100人以上。

由于耿四心修建洗煤厂挖断了村里的道路,2011年9月10日,张巨兵的母亲出殡时,洗煤厂成为必经之地。耿四心不允许出殡队伍经过洗煤厂,其“武装队”成员将张巨兵、张巨平兄弟俩打成轻微伤。

2013年,古交市河口镇河口村村民与开发商发生纠纷,开发商则请来耿四心“解危”。耿四心的“武装队”组织了30多人,将村民杨国华、武明量、武永明等人打成重伤。

张毛货写给媒体的控诉材料称,他曾经拉着一车煤经过耿家庄村,正好碰到耿四心(当时并不认识耿),便下车询问“开铲车的在哪里”。耿四心不但不告之,而且反问道“你为什么问老子,你TM算老几?”张毛货后来才明白,耿四心的意思是他没有资格跟耿四心讲话。

发生口角之后,耿四心当场打断张毛货的六根肋骨,后经法医鉴定为重伤。由于鉴定结果是“重伤”,耿四心才勉强支付了医疗费,刑事责任被古交警方给“免”了。

耿四心垄断古交至太原的大巴车之后,他的“武装队”又开始称霸客运市场。2009年至今,耿四心的“武装队”一直扣留(车牌号为晋A9388、晋AA388、晋AA5668)三辆合法客运车。车主马建军介绍,他的三辆客运车被耿四心的“武装队”扣留的这九年时间里,每年都得年检,直接经济损失达500万元。

娄烦、岚县发往太原的客运车辆,古交成必经之地,耿四心的“武装队”规定,这些客运车辆不能经过古交市区,只能绕道古交外环通过,而且只能下客不能上客,一旦被发现,古交的运管、交警的配合下拦截车辆,“武装队”成员则一拥而上,砸车、打人。

对于拼车、滴滴车,一旦影响耿四心垄断的客源,都是“武装队”打砸的对象,甚至连一些私家车也得被盘查。

古交市民反映,耿四心及其“武装队”在古交涉案200多起,而且大多为刑事案件,多人被打成重伤、轻伤、轻微伤,但均被多个“保护伞”掩盖。

在打黑除恶的专项行动的号角声中,2018年3月,古交市200多名市民联名向中央巡视组、山西省纪委举报黑恶势力耿四心和他的“保护伞”。

古交纪委向古交警方的交办函

此案引起中央巡视组和山西省纪委的高度重视,并将此案交办给古交市纪委;经古交市纪委执纪监察专题会议分析研判,耿四心确实“存在涉黑问题”;4月2日,古交市纪委将此案移送至古交市公安局,古交警方已经对耿四心“涉黑案件”展开侦查,但目前尚无实质性的进展。

对于耿四心涉黑案件,我们将继续予以关注,同时期望“保护伞”能早日浮出水面。(来源:中国商网)

  稿件编审:阮加文   编辑:新媒体部

今日推荐

盐城环保产业园:百万工程款遭冒领

私刻印章,伪造票据,领走100万元工程款——这是诈骗犯罪还是经济纠纷?为何报警5年,司法机关仍然没有清晰的结论?发生在江苏盐城环保产业园的这桩案子或许另有隐情。法制日报社《法人》记者...[详细]

宗客网涉传销被查 无锡、淮南两地

( 无锡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官网下线文章截图)近日,网络上流传一篇《宗客网被工商定性为传销,却依然从事违法活动》的文章,在该文章里有一张配图无锡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官网无锡市工商局积极开...[详细]

杭州桐庐:夫妻神秘坠桥溺亡 追尾

2018年1月26日夜晚,在杭州桐庐县西武山大桥发生一起四车追尾的交通事故,第一辆事故车上的黄民忠、叶小珍夫妇给保险公司打完报险电话后,随即在事故现场神秘消失——之后第二天、第三天,在...[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