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报社主办
搜索
公告: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我们整装出发! 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总编辑致读者
首页 > 法人访谈 > 正文

朱晓磊和他的星权密码

◎  《法人》全媒体记者 彭飞

这是一家在明星光环中迅速走红的律所,也是一家常常将明星推上热搜的律所。

它发布的案情播报和辟谣声明 像一束光,穿透明晦不清的 娱乐尘嚣。诽谤刘诗诗与吴奇隆离婚、 吴亦凡涉毒、范冰冰怀孕等谣言的律师声明均出自它之手,它因此成了明星维权的代名词。

它就是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短短四年时间,律所帮助上百位明星打赢上千场官司,并迅速成为一种现象,很多人对星权的走红充满好奇。

它的创始人叫朱晓磊,36岁,出身于山东潍坊农村。北漂十年,创业四载,从籍籍无名到声名鹊起,迅速占据的法律细分市场的半壁江山。外界看得到的是他和星权代理过的数以千计的耀眼案例,看不到的是这群年轻律师在每一起案件背后的执着与较真;看得到的是他和星权在明星光环映照下的荣誉和喝彩,看不到的是灯火楼台下他们对法律专业和信念的传承与坚守。

星权速度

7月的一个周四下午,《法人》记者如约来到位于北京市霄云路霄云中心的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朱晓磊刚刚接待完下午的第一拨来访者,他被簇拥在一群合影的年轻学生中间,像一位大哥哥,耐心地听从着摄像师的站位指引。人群中的朱晓磊古铜肤色,身材健硕,很有亲和力。因为帅气的五官,他常被形容是“现实版的何以琛”。

朱晓磊身旁这些20岁上下的年轻人,是来自湖北武汉几所高校的法学院学生,利用暑假时间慕名来到星权律所参观学习互联网法院的具体办案流程。这家办公面积不算很大的律所,从创立以来已经数次迁址,随处可见的明星标识和印记,让学生们兴趣盎然。

朱晓磊的办公桌正对面是一面明星签名墙,上面依稀可以看到郎朗、吴镇宇、吴奇隆、黄奕、李小璐等明星的签名。

“星权律师,守护星权。”张贴在办公室一侧墙体的所标下写着这样一行字。四年前,朱晓磊创办了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那时他刚刚三十出头。

星权的发展速度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四年时间,星权就已摆脱大多数小型律所缺乏案源的苦恼。22名执业律师,30多名实习律师、律师助理,一整套明星维权案件的管理流程,工作非常饱和,但人手却显得紧张。

微信里,朱晓磊有逾百位明星好友,并和很多人保持频繁的工作互动。微博上,星权律所的粉丝近3万人,它发布的很多信息都能成为当日的重磅娱乐事件。

范冰冰、黄晓明、李冰冰、林志颖、黄渤等逾百位明星,均是星权的常年客户,除了大陆还有港澳台及海外明星。朱晓磊曾帮助李连杰打赢了一场名誉权官司,随后李连杰向好友向华强也推荐了星权。明星之间口口相传,以至有了如今的星权客户版图。

去年星权律所成立三周年晚会上,张绍刚担任嘉宾主持,著名主持人鲁豫亦应邀参加。成立于2015年5月4日的星权,收到54位明星的视频祝福,大量明星送来花篮庆贺。

案件标准化

2019年7月初,杭州某饮品公司擅用艺人Angelababy肖像,法院全额支持了Angelababy的诉请,饮品公司被判赔礼道歉,并需赔偿100万元经济损失。这条信息在新浪微博话题榜上达到了2.6亿的阅读量。

类似的明星名誉权、肖像权胜诉案例,在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比比皆是。仅仅以星权律所7月份发布的微博信息来看,他们就成功帮助Angelababy、董洁、李小璐、鹿晗、林俊杰、安以轩、井柏然等人打赢了官司,并帮助王力宏、萧亚轩、朱正廷、王一博发布律师声明、准备前期诉讼工作。

事实上,微博上披露的案件只是星权代理众多案件中的冰山一角。朱晓磊向记者透露,目前星权已完成公证并需要进一步处理的案件就有数千例,有些明星单人胜诉案例便已过百起,已经判决的案件中,胜诉率接近百分之百。借由这些案件,星权帮助众多明星一次次走出舆论风暴,明星肖像被“习惯性侵权”的社会乱象也在一定程度上得以改观。

在朱晓磊代理的一些案件中,也并非所有案件一审就获胜诉。在代理秦昊名誉权案时,一家网站利用微表情理论,对参加节目录制的伊能静现任老公秦昊的表情进行解读认为,秦昊嫌弃伊能静。一审判决认为微表情分析属于有一定依据的理论,且明星须有必要容忍的义务,故驳回了秦昊的所有诉求。

收到这一判决后,朱晓磊坚持认为一审判决的裁判观点存在诸多问题,“人家新婚燕尔,你通过一组微表情就说一方讨厌嫌弃另一方,而且在当事人明确回应相关解读结论失实的情况下,仍然持续散播此类无益讯息,不管从哪个角度考量,此种行为都应受到法律的否定。”二审开庭前一天晚上,朱晓磊抱着卷宗睡着了,第二天一早通过再次比对视频,形成了新思路。经法官耐心调解,案件被告在二审期间满足了秦昊提出的合理诉求。

大量案件的经验积累,让星权律师逐渐树立一种标准化的判断力。“过去我们也会因为同一个法院出现同案不同判而备感困惑。但随着我们做了足够多的案件,我们会把同一类型的案件标准化,不可控因素现在变得可控了。现在我们已经建立起一种行业自信,能够做到给当事人更精准的反馈和分析。”

借由星权成功代理的一起起自带传播流量的明星维权案例,正在一点点地扭转长期存在于娱乐行业的一些风气,“过去明星遭遇侵权,不管多无稽、多离谱,常常能忍则忍。现在已经不一样了,一例又一例的造谣者、侵权者被判高额赔偿、赔礼道歉的案件出来之后,谣言炮制者明显收敛了很多。”

保持新鲜感

在明星维权领域,星权逐渐驾轻就熟。而一些新问题的出现,一方面激发他们的好胜心,一方面让他们保持着持续的新鲜感和兴奋感。比如《爸爸去哪儿》拍完后,有人用林志颖父子的背影和侧影照片宣传,算不算侵权?还有人把完整肖像的鼻子以上部分切掉,只保留鼻子以下部分,但是仍然能够识别出是这个明星,这个构不构成侵权?

前段时间有个网络短剧意欲在腾讯上映,预告视频都发出来了,演员是一位通过整容等方式刻意模仿范冰冰的人,这个剧的名字就叫《我不是范冰冰》,“你说这个侵不侵权,她没说她是范冰冰,她就说她不是范冰冰啊。还有一个类似的,有一首歌,叫《我不是黄渤》,像这样的攀附类案件该如何处理,会激发我们去深入探讨、研究。”

当向记者如数家珍地分享案例时,朱晓磊眼睛里闪烁着光芒,“不管当事人是不是明星,把每一例案件认认真真地研究透,保证每一例案件的代理效果是取得当事人信任的关键。我们真的不可以说星权是最专业的,但是在很多艺人眼中,星权似乎已和专业画上了等号。这种信任来源于我们多年的积淀、钻研。”

从代理第一起演艺维权案件起,朱晓磊便有这样的热情。那时,朱晓磊还是一位尚未拿到正式执业证的实习律师,他特别邀请了一名正式执业律师共同代理,实际上由他负责具体工作。通过数月拉锯式的沟通、谈判,侵权方最终不仅承认了侵权事实,不仅对这名平面模特进行了道歉和赔偿,还向这位平面模特发出了代言邀约,与她签订了形象代言协议。这起案件实现了多赢的局面,给了朱晓磊很大的启示和信心。

朱晓磊目前担任中国传媒大学文法学院在校研究生的业界导师,以及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在校研究生硕士论文评议老师。课堂上,他会把星权办理的案例拿出来分享给学生,“很多案例,可能我讲课的时候还在审理阶段,我只是把案例抛出来,让学生自己去思考,去分析可能的结果。课程结束时,法院的判决结果刚好出炉,我们再回过头去看当时的分析和讨论,这非常有意思。”

星权有密码

星权有两个工作微信群,一个是对外文件审核小组,一个是案源审核小组。

“所有的文件、律师函必须经过对外文件审核小组的审核才能发出去,这是我们的底线。”审核小组已有了既定的规则,不同的错误对应不同的错误单元,如果审核出错误,过错方将会根据错误单元数而被扣发定额绩效金,然后律所再按过错方被扣绩效金的一定倍数进行补贴,一起作为审核小组成员的额外绩效金。

而对外案源审核小组,则是依据专业进行判断,比如一个案件是否可诉,是否可发律师函。

“帮助明星做出理性选择,是我们要做好的第一课。公众人物要有适当的容忍,并不是说明星心里面觉得不适了,就可以发律师函甚至诉讼。甚至有些攻击性的言论,并不必然被法院认定为侵权行为。我们要再从中选择,最大程度避免败诉结果的发生。”朱晓磊说,当星权决定要做一个案子的时候,往往已经把法院对该案的预判做了事先的模拟和严谨的推演,推演的依据不仅是相关法律法规、司法解释,还有既往的同类判例。

细致、严谨、保密,是星权对所有人的要求。以一份小小的律师声明为例,从模式到标点符号,都要求不出差错。“我们发布过很多的律师声明,但是不知道您注意到没,我们的律师声明有严格的格式要求,声明前面的事实描述部分,一定会注明,情况是谁介绍的,证据是谁提供的。这些细节,既是对明星负责,也是对律所及署名律师负责。”

“甘心于小,着力于精,致力于强。”朱晓磊目前被朝阳区律师协会中小律所发展中心选为发展顾问,之后他才知道整个朝阳区95%的律所都是中小律所。朱晓磊并不期待星权成为一个行业巨无霸,但他却要求星权一定要成为一个专业化的精品律所。

2019年5月,朱晓磊获“2015—2018年度北京市优秀律师”荣誉,这是三年评选一次、含金量颇高的北京律师界的殊荣。

如果从成立时间来看,这是一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的年轻律所。如果从发展规模来看,它也是一个羽翼有待丰满的中小型律所。但这一切都没影响行业对它的期待。

“作为一名律师,我期望的状态是:勤勉专业,既善于法律风险防范又善于法律纠纷处理,同时要有悲悯之心和家国情怀,不仅仅着眼个案代理,更关注个案的辐射意义和延伸价值,洞察到法律政策规定的滞后性和不合理性,从而推动既定规则的改良。”采访中,朱晓磊如是回应自己理想中的律师形象。如今,这位年轻的法律人正走在通往理想的路上。 (编辑 吕斌)

编辑:张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