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报社主办
搜索
公告: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我们整装出发! 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总编辑致读者
首页 > 法人访谈 > 正文

陶景洲:40年涉外法律历程见证者

“众人皆知我对红酒的喜爱,但如果在红酒和法律之间进行选择,我会选择法律,红酒是我的生活态度,但法律事业是我此生追求的目标,其挑战性深深吸引着我。”

作为进入法国律师界的第一个中国人,陶景洲见证了中国法律以及涉外法律的发展进程,他的这句话,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他对法律职业生涯信仰坚持的写照。

◎ 文 《法人》全媒体记者 李立娟

6月盛夏的一个下午,记者来到嘉里中心24层,这是陶景洲任职的美国德杰律师事务所在北京的办公地点。明亮有序的办公环境,与陶景洲简单的暗色西装交相辉映,他的一举一动都反映出一名涉外律师的专业素养。

《法人》:作为最早从事跨国业务的法律从业者,在中国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您的个人经历如何?

陶景洲:我是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后,第一批被正式录取的大学生。其实惭愧地说,我参加高考是被爸爸妈妈逼着去的。到后来作为第一批被公派出国的研究生,我又阴错阳差地去了法国。

我的初衷还是去美国,当初被派去法国还是比较沮丧的。但初次走出国门,更多的还是欣喜。

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太多的人到美国进行学习,去法国的却是小众。而现在英语是国际商事领域通用的语言,相比较来说,法语专业人士还是较少的,阴错阳差,成了我的职业优势。另外,相比大陆法系、英美法系来说,从不同的角度看世界,也是不错的。

其实,我的人生轨迹有很多的误会,这些误会共同成就了现在的我,除了不同的机遇,我更庆幸自己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大时代。

我查过当时被公派出国的资料,1981年中国的外汇储备是27亿美元。现在中国的外汇储备是3.82万亿美元。那个时候,邓小平同志决定从27亿美元中拿出一部分钱,公派留学生。幸运的是,我成为其中之一。

《法人》:初入法国律师界的困惑,对您有哪些启发?

陶景洲:我能够进入法国律所开始我的律师生涯,得益于我法国恩师的帮助。我初次进入的法国律所,是法国的第二大律所,这也是我比较幸运的地方。因为大所的行业区分很细,所以我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不同的领路人。在代理中国企业的案件方面,法国律师对中国法律的了解肯定不如我。对于其他案件,则可以寻求不同部门的帮助,比如请诉讼组的律师以及业务部的人共同参与。

外国人在法国执业,困扰并不是没有,而是你如何看待。因为律师都有一个学徒的过程,遇到不会的就自己研究,尽量多做功课。首先应该知道自己的水平有多高,然后向有能力的人寻求帮助。

《法人》:家庭与工作的平衡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问题,您是如何平衡的?

陶景洲:对于家庭的协调,我做得可能不太好,我经常跟助理讲,律师的婚姻需要更多的付出,因为太忙,难两者兼顾。

我和之前的女朋友,第一个圣诞节是在办公室过的,她跟我说,如果我再这么工作,需要在工作与她之间选其一。所以,怎么进行平衡是很难的,需要家庭的更多理解。特别是对年轻律师而言,律师工作是需要付出时间的,工作的时间与家庭的时间肯定存在冲突。

《法人》:就跨国律师的工作体会,对青年律师有何寄语?

陶景洲:对年轻律师来说,首先是要跟对老师,对工作精益求精的老师,会下更多的功夫在起草合同、咨询意见等方面帮助你提高。对于年轻律师来说,也要有对新领域探索的激情,以及独立的思考能力。对于自己不熟悉的领域,要勇于承认自己的不足,不懂装懂是行业大忌。

对于做国际业务的律师来说,要加强对外部世界的了解。如何对中国公司介绍外国环境?如何对外国公司解释中国法律?如何真正起到桥梁作用,把国外的项目引入中国、把中国的项目介绍到外国?都需要涉外律师对两种文化有充分的了解。有时候,法言法语或许并不是商业客户所能明白的优先选项。

这些年来,媒体赠予我很多称谓,有人说我是“中国反倾销第一人”,有人戏称我为“跨国生意的幕后推手”。我想说的是,我一直是一个“难歇”的人:有志,所以难歇。经常有人问我,什么行业比较好?我的回答是:只有你喜欢的行业,你才会把它当成生活的一种享受,当成生活的一部分。”

《法人》:现在,中国企业“出海”已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作为一名从事跨国业务多年的律师,您对“出海”的企业有何建议?

陶景洲:其实我们可以做一个有趣的对比,那就是体育运动员的“走出去”,将这两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件进行对比,可谓妙趣横生。同样是出海弄潮,旨在促进国际交流和竞争达到“共赢”的目标,不同的却是:体坛上的走出去,都是中国的传统强项,是优秀的体育人才走出去,以达到优化配置的目标。

而中国企业的“出海”可谓是险象环生,对于目标公司、东道国经济政治环境等方面的不了解,导致“出海者”很可能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以及不确定性。

因此,无论是“出海”的国家队(国有企业)还是私营俱乐部(民营企业),都需要慎之又慎的态度,从企业自身能力出发,提前做好充分的功课,这才是避免纠纷以及实现利益最大化的前提。(编辑:吕斌)

编辑:张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