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治日报社主办
搜索
公告: 中央第四巡视组巡视中央政法委机关工作动员会召开 法治日报社《法人》杂志总编辑致读者 105212 人民网评:央地联动,下好深改一盘棋
首页 > 特别报道 > 正文

直击“最难高考”

       文 法制日报社 -法人网 全媒体记者 姚瑶

经过前一天暴雨的洗礼,7月7日,北京迎来难得的好天气。受疫情的影响,今年的高考较往年推迟了一个月,这也是自2003年以来首次在7月举行全国高考。《法人》记者直达北京考场,为您带回现场报道。

考场外“旗开得胜”

早上7点30分,北京市中关村中学的校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送考的老师和家长。据了解,2020年北京参加统一高考的考生达4.9万余人,设17个考区,132个考点学校,2867个考场,而今年北京市最大的考点则是位于海淀区的北京市中关村中学。

教师为考生加油  姚瑶 摄

8点整,校门外的现场工作人员正组织考生有序入场,考生在经过专用通道后,需先测体温,体温低于37.3℃,方可进入考点。为避免考场外等候的家长聚集,学校按照考生的不同考场为家长划分了等候区,家长可在指定等候区或学校对面进行等待。

和以往不同,各考点增设防疫副主考,专门负责疫情防控常规工作和突发情况处置。34℃的高温难抵考场外热情,每一次的加油呐喊似乎也在触碰着家长们敏感的神经。

记者注意到,考场外众多送考家长身着旗袍,而中关村中学的老师纷纷身着红色上衣到达校门口,为考生们加油打气。网上有一个段子,说的是考生家长如何装扮自己:考试第一天要穿红色,寓意鸿运当头;第二天要穿绿色,寓意一路绿灯;第三天要穿灰色和黄色,寓意走向辉煌。还有一个广泛的共识是,考生妈妈要穿旗袍,寓意“旗开得胜”。

今年,也是北京迎来首次新高考,考试时间由原来的两天变为4天,这一届北京的高考被网友称为“史上最难的一届高考”。

“陪考”乐在其中

将考生送入考场后,丁女士久久伫立在考场对面的等候区,她身着红色衬衣,鬓角却难掩岁月痕迹。见到记者后她露出温和的微笑,“家长此时能做的主要是陪伴,再过些日子孩子长大了,可能就不在自己身边了,所以很珍惜这段可以陪伴孩子的时光。”丁女士告诉记者,她家住在西三旗,距离考点较远,为了方便孩子考完就近休息,特意陪孩子在考点附近订了一家酒店。“由于在疫情期间,餐饮方面更需注意安全卫生,孩子的父亲、姥姥、舅舅便决定每天轮流来为孩子送两次饭。当然孩子也很懂事,很心疼家人,但我们做父母的乐在其中,只希望可以为孩子多做一些。”丁女士表示。

丁女士坦言,疫情下,孩子居家学习不能外出,无法见老师、朋友,再加上高考延后了一个月,与线下学习相比,线上学习的效果要稍弱一些,对孩子确实有些影响。家长在此时能做的就是调整孩子的心态,营造一个和谐的家庭氛围。其实对于新高考,家长们也一直在不断地学习,有的学一遍能明白,但有的知识学习多遍依然云里雾里。

在谈到北京疫情的防控措施时,丁女士连连称赞,无论是北京市政府,还是各学校的防控措施都非常到位,所有的做法都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孩子,家长们都非常理解,也同时积极配合。尤其体会到了老师们的敬业——每日的线上教学和单独答疑。“因为要同时面向考生和家长,真是太不容易了。”丁女士说,“有的老师刚刚做完核酸检测,就上线答疑。”

而在谈到孩子期望的学校以及专业时,丁女士坦言,孩子最开始没有喜欢的专业,后来家人有意识地培养孩子各方面的兴趣,孩子慢慢发现自己喜欢建筑相关领域,所以想等这次高考成绩出来后商量一下。“也许他并不知道一种职业的背后真正意味着什么,所以我们家长还是要做好准备,多为孩子收集各类专业的信息。”丁女士说。

三位穿着旗袍的美丽妈妈   姚瑶 摄

“只有亲身体会过,才知道考生和家长的不易。以前在电视里看家长带孩子来参加高考,和今天亲身站在考场外面的感受是截然不同的,正如期待做母亲和实际做了母亲的感受也不一样。”言语之间,丁女士不觉已经湿润了眼眶。

“生活中有很多事情必须要妈妈来做,比如陪考。多数人以为女孩子会喜欢粘着妈妈,但事实上很多男孩子也希望妈妈来陪考,所以我也很珍惜这次机会。”提起和孩子一起共度的时光,丁女士温柔地笑道:“这次我能跟我儿子一起住酒店很开心,可能下次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丁女士的感受让记者想到那句话:有时候,是家长离不开孩子,而不是孩子离不开家长。

疫情是一种考验

“这次疫情对于孩子来说是一种考验,从某种角度来说,也许是一件好事。”考场旁等待考生的曾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孩子长大以后,会发现这个社会可能存在各种各样的变数,没有什么是公式一样固定不变的。我觉得疫情对孩子不会有什么影响,因为对于所有人而言都是一样的,但是通过这样的经历,可以更早地锻炼学习能力,这样到了大学,就会发展得更好。”

曾女士表示,自己本身是医生,前一段时间也特别忙,这几天刚好有一点公休假的时间,同事们纷纷支持她来送考。“今年各行各业都不容易,对于考生来说,在人生中的关键时期,遇上了特殊情况,学会如何调整学习状态,这成为他们必不可少的人生一课,对他们的成长来说也许是一件好事。”

在谈到疫情对于报考的影响时,曾女士分析说,今年主要对考虑出国读书的孩子影响比较大,而对想留在国内读书的孩子报考没有太大影响。 “这段时间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关于疫情防控,教育部门还有很多学校的配合工作做得特别好,考虑得非常严谨、周全,针对居家隔离的考生都有不同的应对方案,考点还特别准备了备用考场等,我们国家的教育体系真的很厉害。”曾女士由衷感叹:“这次疫情可以看出是整个行业体系在努力,而不是单纯依靠个人在奋斗,这是一次面向所有人的高考。”

打消留学念头

在教师进修学校 附属实验学校旁边的考点等候区,家长秦女士接受了《法人》记者的采访。她表示,以前孩子考虑过出国读书的计划,但发生疫情后,家人的思想发生了很大转变。国内对于疫情的防控措施非常全面,要远超国外,于是便打消了出国留学这个念头,决定以后要更周全地去考虑其他方案。

秦女士表示,之前网上讨论说国外飞国内的机票每张18万,还被一抢而空,很多人不相信,但其实这种例子正发生在自己身边。“有的家长担心出现这种问题,特意帮孩子一次性购买了5张机票,就是为了避免发生类似的情况。

“我真的希望我国的教育可以更成熟,让国外的孩子也能感受到中国的强大。”秦女士说。

组团赴京陪读

“我们这些家长都是从外地来的,为了支持孩子高考,我们一起组团来到北京陪读。”李女士身着旗袍,兴奋地向记者作着介绍,“我们的孩子都是同班同学,但我们本身不在北京居住,为了孩子高考,我们很久之前组团来到北京,在北京舞蹈学院附近合租了一套房子,疫情这段时间一直陪孩子在家‘闭关’,做后勤保障工作。这些家长在一起有共同的目标,就是希望孩子都能考上理想的大学。毕竟这是比较特殊的一年,孩子们也学到了很多,虽然考前一直在家上网课,但还是要保证安全第一。”李女士表示,家长们平时主要负责买菜做饭,让孩子们能够安心学习,但是高考考点离家比较远,中午回家做饭的时间比较紧张,所以在考点附近订了宾馆,等孩子上午考完陪他在宾馆吃饭、休息。“孩子在里面考试,我们在考场外等着,心里踏实。”李女士说。(责编 王茜 )

(版权属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编辑:刘晓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