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治日报社主办
搜索
公告: 中央第四巡视组巡视中央政法委机关工作动员会召开 法治日报社《法人》杂志总编辑致读者 105212 人民网评:央地联动,下好深改一盘棋
首页 > 正文

优化营商环境重在优化法治环境

第四,市场退出机制的立法清理完善。

市场千变万化,有进就有退,有入就有出。根据法理、法律法规与实践来看,市场退出机制主要包括清算、破产机制。

就当前而言,立法上应加快修法,完善非公企业清算、破产等退市机制,特别是要建立正面清单的简易注销机制,并建立正面清单以外企业非正常关闭、停产下的国家或他人合法权益防损机制(如股东、实控人跑路等情况下的应急公益接管),还要根据司法执行中大量存在“挂账企业”或“僵尸企业”的现状,尽快完善“执转破”机制,消除市场主体权益的不稳定状态,加速市场资源的重新配置,从而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

提高营商环境法律制度的实效

良法的存在固然是优化营商环境的首要环节,但不论市场法律制度或良或恶或劣,绝大部分都由行政主体执行,亦即与市场有关的各个方面都涉及行政执行,因而行政执行的合法性、合理性、程序性以及是否廉洁高效、便民公平、诚实守信,直接影响到市场主体的预期、信心与营商环境。

换而言之,行政主体是与市场打交道最多的“有关单位”,其对市场的影响可谓“无孔不入”,直接决定着营商环境的优劣,因而优化行政行为才是优化营商环境的核心与关键环节。

至于行政优化的方法,一是要优化行政执行人员的配置,确保一线执法人员责权一致;二是要优化行政执行内容,亦即行政执行必须符合“法无授权即禁止”原则,不得法外剥夺、限制相对人权益或增加相对人义务,并应遵循合理性原则,不得显失公平或违背常理;三是要优化行政执行程序,按照“有利于相对人”原则完善工作机制,以最简单程序、最少申请材料、最快速度、最少费用来办结相对人所申请事宜;四是要优化行政执行的保障机制,亦即应当提供足够的行政执行职务保障,建立合乎常理常识的容错机制和激励机制,确保行政执行人员敢于执法、创新执法;五是要优化行政执行的监督机制,确保及时纠正对违法或不当行政执法行为,依法追究具有故意或重大过失的行政执法人员责任。

至于行政优化的范围,可以围绕市场准入、竞争、风控与退出四个大的方面进行,比如,对于市场准入来说,不论“法无禁止即允许”原则目前是否已经法律化,企业登记机关应不折不扣地落实该原则以开展登记工作,而税收机关应全流程贯彻纳税便利原则,着力解决长期以来的“报税难”问题(长时间排队、表格复杂及报税程序繁琐、税前扣除凭证要求不符合日常生活经验等等),金融监管部门则应通过奖惩机制鼓励金融机构提高融资便利性,打压高利转贷与营利性民间借贷,解决融资难、融资贵与抽贷问题。

对于市场竞争来说,应不折不扣地落实“法无授权即禁止”原则,杜绝任何形式的行政垄断和不当行政干预,避免不执法、乱执法和选择性执法,避免没有法律依据的行政调控。

对于市场风险防控来说,由于诚信行政是市场主体诚信经营的标杆、榜样、方向、指引,因而应加快建立完善行政不诚信的“否定性评价机制”与故意损害市场主体合法权益的“否定性评价机制”。

同时,要加大违法违规或不道德竞争行为的行政惩处力度,确保行为人不能从违法违规或不道德行为获取利益。对于市场退出来说,应根据“无因管理”原理尽快成立应急公益接管机构,在企业非正常关闭后应急处理相关事宜,妥善处置企业债权债务和人员安置工作。

公正司法为优化营商环境提供保障

司法是维护公平正义与市场道德的最后一道防线和保障,对市场的公平正义与道德具有重要的引领、示范和安定作用,因而理性公正的司法才是营商环境得以优化的保障。

实事求是地说,长期以来,市场主体不怕法制善恶,也不怕行政滥权,最怕的是司法不公,而司法恰恰没有给予市场主体合法权益足够多的保障,以至于司法在市场主体中较为欠缺公信力。因此,就目前优化营商环境语境下,司法的理性公正对市场主体来说尤为重要。

具体而言,侦查机关应加快建立完善以刑事手段介入民商事纠纷的“否定性评价机制”(不能提拔或交流到重要岗位,或应予降级、降职,或追究法律责任,等等),并减少对经济犯罪主体的羁押式侦查。对于检察机关来说,则应加强民事行政检察工作,维护市场主体的民商事权益,并降低经济犯罪案件的批捕率,加强经济犯罪案件嫌疑人的羁押必要性审查和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适用,降低审查起诉阶段的羁押率,提高不起诉比例。

对于法院来说,应独立、公正、高效地维护市场主体的人身和财产权益,确保违法违规或不道德行为人不能根据法律获取利益,确保合法合规或符合道德行为的市场主体不因法律而蒙受不利后果,敢于撤销、纠正违法或不当的行政行为,监督行政主体诚信履行合同,还要尽快清理、甄别、纠正之前侵害非公企业家和企业合法权益的错案冤案,同时要精准针对不正当竞争犯罪主体运用罚金等财产刑,提高其犯罪成本,并且要切实解决执行难问题,加快“执转破”业务,促进市场经济高质量发展。对于司法行政机关来说,则应尽快建立在押人员民商事权利行使保障机制,完善仲裁与调解机制,提高仲裁与调解公信力,推动商事纠纷的快速非诉化解。

提高市场主体法治意识

优化营商环境不仅仅是“有关单位”和公职人员的工作,其实也与市场主体自身息息相关。实际上,市场主体知法守法是优化营商环境的基础性工作。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法律要发挥作用,需要全社会信仰法律”,如果市场主体普遍对法治没有意识,对法律没有信仰,对守法没有信心,人人采用违法违规或违背道德的方式参与市场,那营商环境就不可能真正得以优化。

因此,要创新普法体制机制,精准引导市场主体树立法治意识,使其发自内心地信仰、遵守法律,把法律精神、原则、规范内化为日常的市场行为习惯,并常态化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只有这样,才能为优化营商环境奠定坚实的社会基础。

促进各方优化营商环境同步进行

毫无疑问,职务违法与职务犯罪是影响营商环境的主要因素。监察机关根据监察法和其他法律规定履行监察职责时,应尽快根据贿赂犯罪特点建立市场主体“污点证人”合作机制,促进相关案件的顺利突破,确保“不得不行贿”的市场主体能够不间断地正常经营,稳生产、稳就业、稳税收、稳金融、稳预期。

另外,监察机关还应设立营商环境投诉办理机构,专责监督涉营商环境法律、法规、规章和其他规范性文件的及时清理与完善以及行政执行与司法适用,促进市场投资与交易自由,维护市场公平竞争,净化市场法治环境。(作者系广西能帮法律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九三学社南宁市法律委主任,南宁市人大法制委委员,广西商法研究会副会长)(责编 吕斌 美编 刘晓莹)

<  1  2  


编辑:姚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