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报社主办
搜索
公告: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我们整装出发! 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总编辑致读者
首页 > 特别报道 > 正文

惊天骗局|四川“鑫圆共享”百亿传销案侦破始末

◎ 文 《法人》全媒体记者 吕斌 四川眉山报道

一场以“国家战略”为幌子,故弄玄虚、漏洞百出的网络传销陷阱,竟引得众多网民上当受骗,犯罪分子骗取资金超过百亿元——近日,四川眉山警方破获的这起史上罕见的传销大案,可谓震惊四海。

骗子怎样在网上拉人入伙?又是编造了何种谎言让20余万名网民心甘情愿“掏腰包”?被抓捕归案的44名嫌犯又是何许人也?11月3日,在深秋的细雨中,《法人》记者赶赴四川眉山,走进当地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及看守所,先后对多位侦查干警、主办检察官及被抓获的传销团伙成员进行调查采访,随着采访的不断深入,这场令人瞠目结舌的惊天骗局浮出水面。

打着“国家战略”旗号的鑫圆共享

2017年下半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眉山警方发现一家名为“国家共享经济创新交易示范中心—鑫圆共享经济组织”(下称“鑫圆共享”)的网络平台,涉嫌组织传销犯罪。经侦干警从鑫圆共享设在眉山的分支机构入手,顺藤摸瓜,最终捣毁了这一涉案人员众多、涉案金额巨大的网络传销窝案。

据主要参与侦办此案的眉山市丹棱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徐桂华介绍,经侦部门在介入此案后,通过对案情的逐步摸查,以及对犯罪事实的逐步掌握,发现这是一个层级众多、机构庞大、模式极为复杂的传销组织。

“我们最开始谁都没有想到,这居然是一起这么复杂、这么大的案件。”徐桂华向记者表示,立案之后,警方进一步对鑫圆共享的组织结构、运营模式、资金流向等进行了深入调查。相关信息显示,鑫圆共享在全国20余个省区市设立了分支机构,以虚假设立的29个产业中心为载体,以高额返利为诱饵,大肆吸收代理商及会员的资金,全国参与者高达20余万人。

“鑫圆共享打着国家经济战略的旗号,具有很大的欺骗性。”徐桂华告诉记者,鑫圆共享的多位骨干此前也曾参与过其他传销组织和活动。而且设立的所谓29个产业中心,其实都是幌子,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业务经营。“这种病毒式的扩张,很快就会涉及到很多人,这是传销活动最大的危害之处。”

与传统传销案件不同,鑫圆共享搭上了近几年极为火爆的共享经济发展的东风。以“共享”为名,鑫圆系给参与者画了一张可以短期内暴富的大饼。他们对外宣称鑫圆共享平台是国家唯一消费增值官方平台,在海南与国家相关部门合作有9万亿吨页岩油存量,在四川雅安市有价值10万亿元的汉白玉合作开发权。

而据2019年10月的权威数据,全球已探明的油页岩储量,折算成页岩油约4400多亿吨,其中我国可开采页岩油约为476亿吨。鑫圆共享吹嘘的9万亿吨页岩油数据,已经是国际探明储量的20倍有余,是我国可开采储量的近200倍。

这些拙劣的杜撰与欺骗,却让很多参与者以为,自己参与的是极具发展前景,甚至被上升为国家战略的共享经济。

九个总部办公地点同时收网

在两年多的运作过程中,鑫圆共享一方面高调宣传与造势,以吸引更多人的资金;另一方面在运营模式及资金流向上又极为隐秘。

侦查人员向记者介绍,鑫圆共享位于成都高新区的总部办公地点就多达9个。这些办公地点全都配有专用电梯,来访者都会被详细核查,由前台与楼上联系核实,并有专人带领使用专用电梯才能上楼。

在收网之前,警方对鑫圆共享做了大量前期侦查和取证工作。最终确定了14名核心高管具有重大作案嫌疑。在侦查过程中,侦查人员借用消防名义,以消防检查的名义才得以进入鑫圆共享的办公场所进行实地侦查。

“这些办公场所都非常豪华,有的核心骨干人员坐的一把椅子都价值数万元。”徐桂华说。

经过缜密侦查锁定证据之后,眉山警方决定“收网”。据徐桂华介绍,2018年1月22日,警方出动500余人次的警力,在鑫圆共享的9个总部办公地址和眉山的分支机构,同时展开抓捕行动。

行动当天,警方现场控制500余人,缴获数百台电脑,十几台车辆,并对其中78人刑事拘留。收网之后,警方通过长达一个月的继续侦查,在证据基础之上,移交起诉52人,检方根据对犯罪情节的梳理,最终有44人被提起公诉。

在此案中,公安机关选择在2019年春节前夕收网,进行了细致的思考和判断。通常而言,传销组织在春节前往往会有大规模的奖励仪式,涉案资金相对集中,涉案人员相对聚集。

据徐桂华介绍,有涉案人员在审讯时即表示,“其实我们知道你们要来,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据此案参与者描述,鑫圆共享在年底发奖金的时候都是用现金,核心高管的奖励都是百万级别以上,此外还有宾利、劳斯莱斯等豪车奖励,场面宏大。有些传销分子本来打算领到钱就撤出,没想到却等来了警方的收网。

29个“产业中心”敛财103亿

鑫圆共享的传销组织模式极为复杂。据本案公诉人之一、丹棱县人民检察院员额检察官黄莺燕介绍,主犯杨志伟等人以“国家共享经济创新交易示范中心”为网络运营平台,筹建“鑫圆共享经济组织”。该组织总部由总裁办、新闻中心、技术中心、财务中心、管理中心等机构组成。

2016年8月,杨志伟等人为启动平台,在网上创建“鑫圆共享商城”和“房产中心”。“房产中心”是鑫圆系第一个所谓的产业中心,以假冒国家房地产去库存名义,收取各级代理商费用,并采用积分制,模式为会员缴纳配置总金额11.7%的资金,享有100%的配置返还总金额。100万元的配置总金额在系统中反映为100万积分,积分每日可按照万分之六的比例转换为可提现积分,积分必须达到3000分才能提现,提现时要扣除体现总额5%的手续费。简而言之,在会员达到一定层级之后,投入的11万余元可一次性提现100万元。

2016年10月,“房产中心”重新确定了代理商加盟的缴费标准,大区代理费1000万元,省级和一线城市代理费600万元,二线城市代理费300万元,三线城市代理费200万元,四线城市代理费30—100万元不等。

随后的2017年1月,鑫圆共享旗下陆续又创建了建材、矿业、扬州易道、油卡、装饰、农业、慈善、贵金属、酒业、教育、电器、生态家居、旅游、物流、园林、休闲、服饰、健康、餐饮、传媒、资产、租赁、商盟、创业、食品、电子、设备、交通28个产业中心。

这些产业中心分别由具体运营商总负责,并以奖励积分和现金的形式鼓励各运营商发展省市区县的各级代理、合伙人以及会员。发展下属分支和层级越多,运营商的奖励也就越多。

为牢牢控制住网罗来的资金,鑫圆共享规定,总部对收取的会员资金统一管理,并于每月15日按各产业中心上月的业绩,将配置金额的16.35%积分和1.5%的现金,作为奖励划拨给产业中心。产业中心再按照业绩比例,下拨相应积分和现金给各级代理商,作为发展会员的奖励。此外,会员推荐他人加入鑫圆共享,也会获得一定比例的推荐奖励。

除返利和奖励之外,鑫圆共享还善用奖励现金和豪车等方式,推动产业中心运营商和代理商不断发展会员加入。据一审判决书披露,此案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除各类资产账户外,仅劳斯莱斯、宾利、保时捷、路虎、奔驰、宝马等各类豪车就有数十辆。

截至案发,鑫圆共享发展的29个产业中心,共计注册会员20.5539万人,其中缴费会员逾10万人,层级多达24级,涉案金额103亿余元,其中有77.3亿余元用于了运营商、代理商、会员的奖励和提现支出。

花样百出的虚假宣传和包装

与很多传销案一样,鑫圆共享也打着各种旗号招摇撞骗。

早在2016年7月,杨志伟、庄健、宋世平等人,就以“国家共享经济创新交易示范中心”这样的“国字号”头衔替自己背书。

在鑫圆系案发后,被其攀扯的多个国家部委及相关机构做出回函或情况说明,均明确表示,从未批准过鑫圆共享杜撰的“国家共享经济创新交易中心”“中国共享经济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农副产品交易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共享经济公益基金管理委员会”等多个平台机构的成立,亦从未与其进行过任何接触。

此外,鑫圆共享还通过召开大型会议、参与大型活动、举办大型演唱会等方式,进行虚假宣传。

2017年10月28日,由鑫圆共享主办的“共享经济之夜”明星演唱会在四川成都双流体育馆举行,该演唱会由名嘴主持,大批当红歌手登台献艺,台下坐了数万观众。

在如此包装推广之下,鑫圆系在全国范围的发展突飞猛进。

在眉山市、丹棱县两级公安机关的协调下,记者前往眉山市丹棱县看守所,采访了鑫圆共享技术团队的负责人赵鑫(化名)。

看守所内的赵鑫,对自己参与之事悔不当初。面对记者,赵鑫详细介绍了鑫圆共享平台网络搭建以及日常维护的情况。这位海外留学回国并拥有国外名校研究生学位的技术人才,因熟人介绍进入鑫圆共享,从雄心勃勃的海归精英,到成为参与传销诈骗的罪犯而锒铛入狱,赵鑫的人生,经历了从巅峰到谷底的痛苦历程。

最初,赵鑫的团队本来有自己的项目要做,他们只是兼职帮鑫圆共享开发软件。后来,鑫圆共享主动给他们提供办公场地、器材、人员工资等,逐渐将其收编。两年时间内,技术团队由五六个人发展到20多人的规模。

鑫圆共享旗下最早上线的房产中心系统,起初是赵鑫团队按照正规的线上电商交易平台来开发的,包括交易资料审核、第三方中介资质要求等程序都很完备。

“后来他(杨志伟)觉得我们弄得太正规了,就让我们把这些功能全部砍掉。结果系统就从以前需要上传凭证变成了刷空单的状态。”赵鑫告诉记者,此系统在鑫圆共享所有的业务线都在用,只是将同一套代码分成了28种不同的模式。

他表示,自己最初也是被鑫圆共享的表象所诱惑,以为鑫圆共享确实在参与政府项目,慢慢才发现很多事情都是造假的。“没看出有什么具体业务,却每天源源不断地在进钱。”赵鑫曾一度提出辞职,但“公司的意思是,我们突然走了,对公司的影响比较大,希望我们再做一段时间,结果2018年底就案发了”。

在一审判决中,赵鑫因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获刑两年,并处罚金20万元。赵鑫对记者表示自己不打算提起上诉,对于这个结果,赵鑫表示:“既然都已经进来了,就坦然面对吧,至少要对自己做过的一些事负责。”

传销大案凸显社会治理痛点

2019年10月18日,眉山市丹棱县法院对这起涉案金额高达103亿元的网络传销案作出一审判决,44名犯罪嫌疑人分别获刑。其中,主犯杨志伟因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2000万元。

这是眉山市乃至四川省有史以来破获的涉案金额最大、涉案人员最多、社会影响最广的传销案件。眉山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罗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眉山警方为侦破此案,举全局之力,始终坚定不移地应对各种压力与挑战。

在罗毅看来,与传统犯罪类型相比,传销案件涉及不特定对象,往往涉案人数众多,金额巨大,社会影响恶劣。而传销活动的存在,又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社会治理水平尚待进一步提高。

记者在鑫圆共享案一审判决书中看到,一审法院最终判处主犯杨志伟、庄健、宋世平等5人10年至4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其他39名被告人分获不同刑期。同时,对各被告人的违法所得和办案机关查封、扣押、冻结在案的涉案财物及孳息予以追缴。

多达44名被告人的鑫圆共享案,加上64位辩护人,以及出庭的公诉人、鉴定人、证人等,开庭时将丹棱县法院审判庭挤得满满当当。

由于涉案金额巨大、涉案人员众多及案情复杂,此案亦给司法机关带来很大压力。作为本案公诉机关的丹棱县检察院,抽调了全部7名员额检察官中的4名,以及4名检察辅助人员,组成了案件办理组。

“审查起诉期间,正好赶上国庆假期,办案人员连续加班,在两个半月时间完成了审查起诉工作。”丹棱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春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为办好此案,丹棱县检察院把能用的人手都用上了,眉山市检察院也派出专人,对办案过程全程指导与参与。

传销犯罪的危害性毋庸置疑,但近年屡屡曝出的网络传销大案,也给社会治理提出了新的问题。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传销案件也一改往日口口相传、聚集洗脑的老套路,而是大肆利用网页或APP、大数据、网上转账等新兴手段。这一方面使传销活动的波及范围更广、发展速度更快,另一方面也提高了打击传销犯罪的难度。

罗毅对记者表示,鑫圆共享案的案情复杂、犯罪行为复杂、机构设置复杂、经济网络关系复杂,其侦破难度极大,对社会的危害也极大,必须坚决打击,以绝后患。

“对于眉山警方来说,此案也是打击犯罪的一个里程碑,即原来是立足本地打击本地犯罪,现在是立足本地打击全国犯罪、世界犯罪。”罗毅说。如今,电信诈骗、集资诈骗、网络传销三类犯罪,是公认的社会危害性突出的犯罪,将打击锋芒针对突出犯罪,可最大限度保护人民群众的合法利益。通过类罪模型,充分利用信息化等大数据手段,可以发现更多的犯罪行为,更好地掌握犯罪证据,打出法律的威慑力,让参与者看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让百姓了解不同形式的传销犯罪现象,也是一场法治教育。

“打击犯罪是治理社会的最后一道防线,我们衷心希望社会监管体系加大力度,让这道防线尽量前移。”罗毅感慨道。“罪刑不相适应”是罗毅提出的另一个感慨,传销犯罪对社会经济的破坏严重,但涉案人员最终所受的处罚相对较轻。以鑫圆共享案为例,一审获刑最长的核心主犯杨志伟,也只有10年有期徒刑。

另一个问题是监管体系的不健全,长期活动的传销组织,成立了大量的公司和机构,有关部门对这些公司和机构的日常审查和行为监管并未完全到位。

据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鑫圆共享案判决之后,已有部分嫌疑人提出上诉,本案已经进入二审审理阶段。与此同时,公安机关近期又移交起诉了一名嫌疑人,另有多人被刑拘,部分逃匿人员亦在追捕之中。该案虽然主体已尘埃落定,但后续工作,仍在进行之中。(责编 崔晓林 美编 刘晓莹)

编辑:张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