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主管 法制日报社主办
搜索
公告: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我们整装出发! 法制日报社《法人》杂志总编辑致读者
首页 > 特别报道 > 正文

资金盘爆雷现象调查

□《法人》全媒体记者  伍洲奇

“金融企业家的最大缺点之一,是对资金池的产权意识缺失。”8月1日,著名刑辩律师、北京紫华律师事务所主任钱列阳在接受《法人》记者专访时,开门见山地指出金融企业家存在的问题。

此前的7月18日,一则消息在投资圈里传开:中国平安旗下理财平台陆金所,宣布要退出P2P业务。对此,业界人士感慨,“互联网金融由此步入冰河时代”。采访中记者发现,近年来,已有数百家P2P公司和资金盘相继崩盘。

资金盘崩溃后,留下损失惨重的投资者和无数法律纠葛,刑事、民事、行政等多类纷争掺杂其中。因此,投资者利益保护和企业家风险防范,成为时下的热点话题。

资金盘违规乱象

在北京紫华律师事务所办公室,钱列阳递给记者一本新著——《证券期货犯罪十六讲》。钱列阳称,“阅读本书,能让金融人多一点法律意识,让法律人多一点金融知识。”钱列阳表示,很多金融企业家并没有搞清楚,公司资金池里的资金并不是公司的,更不是企业家个人的,他们没有所有权,只能行使管理权。

钱列阳因此认为,金融企业家获得的报酬,只能是佣金,即劳动报酬。而不可能是红利和孳息,只有拥有产权,才能获得红利和孳息。

司法实践中,很多P2P资金盘公司因为种种原因,混淆了公司资金池产权的归属,导致公司高管身陷囹圄的并不罕见。通过对公安机关和媒体披露案件的梳理,记者发现资金盘违法违规形形色色,各有特点。

比较常见且涉案资金最多的,是一些以金交所、文交所、借贷之名行庞氏骗局的平台,如e租宝。e租宝从2014年成立,到2015年末跑路,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将累计交易发生额做到高达700多亿元,涉及90余万人。又如昆明泛亚,这家号称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导致22万名投资者的430亿资金追讨无门;上海中晋至案发时,未兑付金额达52亿元,涉及投资者1.28万余人。

资金盘中,以微商传销的模式更为普遍,例如安徽合肥“云梦生活”案,至案发,该传销组织已发展注册会员28万余人,层级达214层,交纳会费人员达3万余人,涉案金额高达2.8亿元。河南许昌“诚信买卖宝”案,涉及全国20多个省份、注册会员80余万个、涉案金额200亿余元。

一些打着消费返利、合法消费模式外衣的资金盘也让人防不胜防,例如人人公益,上线一个月即非法集资超10亿元;又如万家购物,涉案金额240亿元,董事长最终被判15年有期徒刑。

最时髦的资金盘,当数打着虚拟货币、新概念外汇等国际化口号融资的平台,例如GCB光彩币,注册会员数十万,涉案金额上亿元;EGD网络黄金,注册会员50万人,涉案金额109亿。

最无耻无德的资金盘,则是打着养老、善孝、爱心的平台,例如善心汇、老妈乐,这些资金盘以爱之名,实为诈骗,幕后操盘者最终都难逃法律的严惩。

投资者损失惨重

动辄涉及资金数以亿计的资金盘,一旦崩溃,投资者的财产即将面临血本无归的危险。

记者发现,在微信或QQ群里,聚集了一大拔维权的投资者。有投资者表示,“为了不让风险集中,我把资金分散投入了不同的P2P平台,没想到这些平台全都崩溃了。”网友将其总结为一个段子,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你没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却把所有篮子放在了一辆车上。

“投资有风险,理财需谨慎。”每个“韭菜”都被这句话教育过。记者观察发现,从野蛮生长到泡沫破裂,P2P的盛宴不过数年而已,如今已逐渐难以为继。而投资者只用了几个月,从跃跃欲试到哭天抢地,人性的贪婪与弱点也在其中展露无遗。

不难发现,许多当初一起入坑P2P的投资者,已经成为共同战斗、讨伐平台方的难兄难弟,有的在维权群内愤慨地控诉平台方,有的则一起远赴异地维权。令人惊讶的是,这些集体维权的人中,竟然有卷了他人维权费用跑路的,即P2P维权群再遭集资骗局。

“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会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能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以上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绞首的危险。”一位业内人士引用马克思的话,概括了资本和人性逐利的“原罪”。

毋庸置疑,这些为了利润践踏法律者,必然将面临法律的严惩,但投资者的财产却耗费殆尽,维权举步维艰。

如何规避风险

对于爆雷的资金盘,警方对其侦查工作一直未停歇,在一桩桩案件的通报中,记者发现相比对犯罪嫌疑人逮捕抑或是冻结资产,通报内容里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信息,往往容易被读者忽略,这就是平台的回款能力。

在一波波资金盘的爆雷潮中,受伤最深的是投资者的“钱袋子”,而如何最大程度地将投资者的损失降到最小,相较于变卖资产等筹措资金等方式,平台的回款能力更为直接,这相当于平台自身的造血细胞。

在对涉案资金盘的解决上,除了对房产等资产进行冻结外,警方在关注回款能力的同时,也会和平台合作方约谈,并加大催收力度,内外双管齐下,以解决投资者的资金安全问题。

近日,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发布消息则指出,行业合规自律检查期间,各网贷机构应切实履行主体责任和社会责任,不得以接受检查为由中断或停止正常经营。

在警方层层剥茧、努力为投资者追赃挽损时,还有一些信息需要投资者留意,以配合公安机关更好地处理好涉案平台的问题。记者发现,自近年一些资金盘爆雷以来,国家不断加强对此类公司的监管与整治,以保证正常的金融秩序和投资者的利益不受损失。

2019年7月6日,互联网金融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了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会议表示,要以转型发展和良性退出为主要工作方向,严禁新增互联网金融机构,及时处置随意变更股东或注册地迁址的机构,引导绝大多数机构通过主动清盘、停业退出或转型发展等方式实现风险出清。

会议表示,到2019年四季度,在合规检查、接入系统、数据核验等工作基本完成的基础上,将逐一对在线运营机构进行分类管理,多措并举化解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按照“成熟一家、纳入一家”的原则,将整改基本合格机构纳入监管试点。

此外,会议还表示,下半年整治工作还将加大对已出险机构追赃挽损的力度,及时回应投资人关切和诉求,畅通投诉和维权渠道。

北京德和衡(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蒋阳兵律师对此表示,在互金公司的良性退出过程中,关键在于如何利用好司法的兜底救济进行高效清收止损,因此在现阶段如何能高效地利用司法救济对互金公司进行清盘,是核心问题之一。(编辑 吕斌)

编辑:张凯华